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9章

第9章

原以为自己少了那张世上最珍惜的冰晶所砌、以珍珠为单的玉床就无法入睡,在他的怀里却睡的比任何时候还熟。

这都是因为子闲有一颗温暖的心吧!自己只有动一个手指头就可以轻松的置他于死地的笨蛋,居然让他有安全感。

这个什么也不会的人却让他恋恋不舍了。

一个没有心机,不知道争名夺利的的笨蛋。

不!也许他知道的,只是他不介意而已。

决定了,把他带回去。

他的子闲

当晚上菊下楼的老客人月宫三管家来了,老人一进门就高声叫着大厨的名字。

照旧的做在舒适的椅子上跷着腿,啜饮着伙计端上来的花草药茶。“这个味道不错,唉!想来我这把老骨头在这里吃过后,现在月宫厨子的膳食都咽不下去了。都是阿闲这小家伙害的。”三总管对着陪坐在一连的雷,连声抱怨着。

雷在心里抵毁着,那有这样的事吗?还抱怨呐!现在被小闲养的满脸红光,腰间的肥肉又都出了一圈,又看了看从身边跑过的电、火、小雨他们。

当初在村子时,小雨与风瘦得只有一把骨头。不要说是吃肉,就连米饭也没有吃过几颗,每一顿都是野菜与树叶。除非哪天在哪户大户人家或贵族的厨房后抢一些他们用过后食物。

而现在,他们在小闲的好手艺下养得很好,好到有些白白胖胖的。原本只会躲在他身后发抖的小风,现在每天都快乐的哼着歌,除了……晚上他逼着他习字以外。

“阿闲怎么还不来啊!”老头尝着干果问一边发呆雷。

“说你来了,下厨给你弄吃的去了。”正在收拾桌子的安烈伙计扬声说到。对于这个三天二头跑来的吃佳肴的老头,菊下楼上上下下每一个人都熟得不能再熟了。

“叫他少弄几个菜了?快点出来,老头子有事找他”三总管敲着桌子。此时阿火端着二盘菜出来,老头子没有等菜放下,就伸出筷子。再端出二盘里时应子闲出来了。

“三总管,你今天怎么一个人来了?”平日里总是呼朋唤友的一伙人来的。

“有事。唉!嘴巴被你这个小子养刁了。”老人边吃边摇头。

“小雨,你去把我后面那坛子取来吧!想想也差不多了。”小闲说到最后变成了自语自语。

不久,雨捧着一个坛子过来了。“取只酒杯过吧!”

“三总管你见过大场面,今天就请你尝尝这酒,如何?”小闲奸笑道。

打碎泥封,揭开封盖。一股子酒得飘了出来的,酒香浓郁非常,原本在收拾碗筷的几个人全围了过来。

日前,有客人想喝酒,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小闲的菊下楼从不卖酒。因为提得人多了,所以让雷出去买了几坛子。

那种粗米酿的酒,让小闲尝过一口后退避三舍,并誓言永不沾口。

想当然最后那三坛,这里所谓的美酒就被小闲倒得干干净净,这让雷直说败家。

什么米酒,没有一点酒的味道,更别提香、涩、辣,小闲在心里直报怨。

应家有一本祖传的食谱,里面记录着好多的食谱。当然还有不少的酿酒的方子。花了一个星期凑起所以的原材料,在雷与小雨他们疑惑的目光下酿了三坛子。

前些日子曾开了一坛子,试了一下味道还成,当然不能与茅台五粮液相比,也绝对独一无二。

应子闲对那食谱有信心的。

如此浓香四溢的酒是这里前所未闻的。三总管的鼻子不停的耸动着,像一只四处打探动静的老鼠般。

“雷,你去取二只酒瓶过来。”小心的把坛子里面的纯净液体分离出来。

随着液体的流动,果香更是四处扩散。酒液带着一点点的绿意,如放在玻璃杯里那色泽上更是一大享受。

“这是什么酒啊!”老人停下最爱的美食来不停的舔着唇。

“果酒,家传密方。你老尝尝吧!如果到在水晶杯里话那美的没有话说啊!”子闲倒一杯子放在老人的桌前。

小心的执起那杯酒,缓缓的靠唇轻轻缀了口。

……

啊!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那能几回有啊!

“好酒,……真的是……好酒啊!”

分离出来的美酒,子闲小心的装在二只口小腹大的瓶中,递了一只给雷:“把它添进菜单里”。

“五个银币一杯吧!”雷小心的接过酒瓶子,马上报价道。五个银币,雷这是在坑人啊!平常百姓一家子,一个月也未必用一个银币。

“不用了,小闲你有多少,我们月宫全要了,一个金币一瓶。”老人拍着胸脯大声道。

“这一次来可是件天大的好事,小闲啊望月城每五年一次的大赛开始了,各族、各国的贵族们都会来到这里参加或观看。这一部份的膳食就由你菊下楼包办。如何?价钱你放心,我不会吃亏你的。”

“至于这二瓶果酒,月宫买下了。”老人心满意足的缀着果酒吃着小菜,那个乐的笑开了花。直嚷嚷没有白来一趟啊!

想到在老伙计面前又有的说的,那个臭美的。

看着老人像个孩子一般,大家都笑了。

雷原本就不愿意小闲却那人多杂乱的地方,可是月宫下诏,先不提钱的多少,当是这个荣誉就足以在弥月国让人嫉妒得发疯了。

这对以后菊下楼的扩展会大有帮助。

算了!反正就算不让他去,小闲那个家伙也会偷偷摸摸的溜去,顶着个身份反到安全一些。

拍拍圆滚滚的肚皮,老人吸尽了小杯子中最后一滴果酒这才慢洋洋的起身。

“十天后举行的,这个令牌你可要收好靠着这玩意,你可以调动月宫名下所以的食物及材料。”

“我里头还有一坛子,你一瓶子你留下请几个老哥们尝尝!”子闲把桌上那瓶到了几杯的瓶子给他。

三管家乐滋滋的接过酒瓶子,连跑带跳的向屋外的马车跑去。

“雷,这一瓶你们晚上一起把他给解决了。”小闲开口的哼着歌离开大堂。

“一个金币啊!小闲还真是舍得。”小雨叽叽咕咕的说着,十来个人围着那坛子与酒瓶直打转。

在菊下楼的几个人,不管时间长短嘴巴都被小闲养的十分之刁钻。

“好了,火你们带着几个人去厨房弄菜,你们把这里收拾一下。小闲都说了,这一瓶晚上绝对会落入你们的肚子里。现在都去干活。”雷拍着桌子嚷着,然后自己带着瓶子去了柜台后面。

应子闲推开做浴室的那间屋子,脱下衣物准备冲个凉。只顾着想事情没有注意到,木桶里正有人泡着澡。

光着身子的应子闲托着木盆子当场就愣在那里动不了。膝盖高的大木桶里斜卧着一个雪白身影,那白得像刚煮熟剥了壳的鸡蛋般的背部,可爱的圆润臀部、修长完美的玉腿,正占聚了应子闲的全部视线。

“咚”木盆掉地上了,泡在桶里的人终于转过头来的。乌黑的头被水打湿披在林木桶外面,优美的颈子正以一个诱人的弧度转过来,双翦水妙目,秋波横生,白玉般的肌肤带着沐浴揉洗的红晕,滴滴水珠随着顺着柔软滑腻的胸部曲线滑落,细瘦的腰肢不盈一握,胸上两点茱萸红艳逗人。

“对不起,对不起”应子闲红着脸手忙脚乱的向外面跑去。“我不知道你在里面。”

看着那个羞红脸跑出去的子闲,司水抚过长长的发丝妩媚的一笑。原本冰冷高贵的脸上出现了那抹轻笑倾到众生。

那个没大脑的家伙。如果不是他放行,他怎么可以如此轻易的闯起布了水之结界的房间。

裸体……

他看到司水的身体。

子闲拼命的想压下心头那股蠢蠢欲动的感觉。

应子闲19年来受过的教育很传统,加上父母亲的关系他把儿时对事对人的好奇全都转移到厨艺上去,加上生活环境单纯。当十一二岁父母过世时,虽无人管教为了生存努力,在别人忙着追女生时。他一个人在宿舍里努力的看书,钻研食谱。

更没有时间去和狐朋狗友们泡妞、看色情带子。

拍拍绯红的脸努力让自己冷静。不过那个身体真的很美,不经意间这个念头又回到脑海里。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情绪再一次涨满了脑海,这次还夹带着影像图。

木门再一次打开时,高贵冷艳的司水披着白色的长袍从里面出来了。“进来洗吧!”看了一眼在靠在屋外墙体上的子闲。

他手上端着刚才丢在里面的木盆子。

“对不起”应子闲红着脸接过盆子往里面走去。

收拾了司水吃过的碗筷也洗净厨房,这本不是他干的事,但司水占了他的房间后,除了他不许任何人上去说是弄脏了地方。

该洗的东西都洗了要打扫的也打扫完了,可是应子闲就是鼓不起勇气上楼休息。在楼下俳徊了许久

算了,伸也一切缩也一刀。怀着做烈士般的心情勇敢的推开房间的木门。

原本简陋的大房间,现在变得有些挤了。至从司水入住后更是无止尽的添加一些子闲用不到生活用品。

如地上那块很大的纯白柔软的羊毛地毯、那绣着水纹的软如烟雾般的账子,一张精致的带着香味的桌子与衣柜子、床边的木台子上还镶着一颗拳头的明珠,闪着柔和的光芒。床边的还摆着一只黄金掐丝嵌着宝石的香炉,甜甜的清香从里面飘出来。整个房间里除了房架子没有换外,什么东西都被收拾调换。

那铺着淡蓝色的单子的木床上,绝色的人儿更卧其上睡得安逸,图留下屋子的原主人伤着脑筋。
新书推荐: 爱你,无言以对 花娇 你是我的小克星 我的怀抱,你的囚牢 厌弃 粘人傻夫君:独宠纨绔萌妃 春光灿烂小祖母 知景年华 深陷 穆色四和,心生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