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11章

第11章

司水敛下的睫毛淡定道。

“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不应该在你睡着时强迫你,还把你弄伤了”应子闲红着脸一口气说完。

……

“没事的。”好半晌司水在应子闲看不到角度里,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

贴近那个红脸的少年,司水轻吻着子闲的脸颊一直到了耳际才轻语道:“我不介意的。”

缓过神来的子闲端着熬的药汁:“小雨说你一定要喝的。”皱了一下好看的眉头,司水接过碗一口饮尽。

把托盘上与那一壶茶放在桌子上,扶抱着无力的人儿回到身上继续休息。

坐在床边一直握着玉一般的手,看着床上的人渐渐沉入梦乡后;取出进屋前雷交到自己手里的一只紫色冰玉的瓶子。

小心的解开司水衣服,裸露的胸膛上全是大大小小的齿痕、青紫伤;挖出白色清香的软膏小心翼翼的涂抹在伤口上,脖子、胸口、腰、腹、大腿内侧、还有红肿不堪的菊穴,被折磨了整整大半夜的地方隐隐还有血丝在沁出。

沾着药的指尖轻轻一碰,司水马上扭动身体闪开;用自己的身体压住他,小心的给那处受尽蹂的地方上药。然后盖上单子轻身离开。

第 7 章

接下应子闲很忙,大赛时所以贵族与皇族的膳食都得从菊下楼供应,原本要闭店准备原材料及思考有关菜肴。死要钱的雷舍不得放过赚钱的机会,菊下楼照旧开张。

月宫张榜贴出的通告让菊下楼的生意更是上了一层楼。那伸手就可以抓到的发光的金币,雷说什么也不放过。

所以菊下楼里所有的人都很忙,上至大堂前面看守着马车与行李的伙计,就连掌柜的雷有时都变成跑堂的。

而应子闲的事情不多,他只把菜单子拟出来,然后让各个村子把原材料准备好就行了。其余的时间里他养成了一个新的爱好;盯着屋子里美丽的司水看。问他为什么光看不吃,应子闲不是不想,而是雪白身体上的伤痕没有好啊!这让他无法造次无奈之下只有吞咽着口水,让司水暗暗笑了好几回。

坐在桌子前面安排菜肴上桌顺序,应子闲不知不觉得又把思维分散到情人司水身上,躺了几天后的司水经常性的失踪。

但也有可能下一秒就出现在你的眼前。

唉!操心啊!

偶尔应子闲会自问,司水为什么会看上他?伤好了之后,为什么留下来?他会魔法吧!一个指头就可以把人丢得远远的。

论外表的话,他拍马也比不上司水;论身份地位,那更不能比一个眼神就让雷说不出话的人不多的,再无知子闲也明白,这样的气质、外表、气势不是一般人可以培养出来的。

唉!烦心啊!

自己应该是喜欢司水的吧!他可以十分确定自己不是同性恋;却与一个男人欢爱事后没有后悔感,没有觉恶心,反而觉得十分开心终于可以名正眼顺霸占着他不放了。

不是吗!司水是自己的人了,不管他是不是贵族有没有钱,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他现在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还有什么事,比这个更令人开心的呐。今天晚上入睡时就告诉司水,他喜欢他,顺便也再尝一下那美丽的让人留连忘返的身子。因为再过二天他会很忙的,到时候想偷吃也不太可能。

好不容易把困扰自己的事情理清楚,就差当事人之一加入能完美解决时。等到吃饭的时间过了还没有回来。

平时怎么晚的司水一定会在用晚餐着赶回来的,今天天色黑的让人生气都没动静。

在房间里打转的应子闲如同斗牛般的喷着气,心里还思量着回来后好好的吼他一顿。

半合的窗口被打开了,雪白的身影出现在地毯上。应子闲扑过去“跑哪里去了!那么晚才回来,说清楚。”

顺着子闲的力道被他这扯过,然后坐在床边。

“我去后面看看东西。”司水反手握住他。

“后面,有什么好看?那里是森林很危险,经常有野兽出没的,你没事跑那里去做什么?”不会是小星被发现了吧!应子闲有些担心的想着。

“我带你去看看。”司水环着他一阵蓝光闪烁,应子闲只觉眼前一黑。

再一次看清楚的眼前的事后,他可是吓一跳,那个种满荷花的湖泊边。不远处矗立着一座白色石头建的山庄,虽然不出望月城那么有大,但气势绝对不会差到那里去。

白色高高的墙体,一扇镶着红色宝石的大门,门口还有跪着十来个穿着绿色衣服的仆佣。“参见主人”

“起来吧!闲,你喜不喜欢啊!”司水那一脸盼望别人称赞的表情,让应子闲点点头,好是好,就是太奢侈了,有败家的倾向。

“以后我们就住这里。”司水拉着情人的手,兴高采烈的往里走去。知道司水有洁僻的子闲点点头,心里却在苦笑着,住在这个像是艺术品的地方,会让他浑身不自在的。

进入大门时院中种植着各种植物,被剪修的十分整齐,周围的空气中还飘着几丝花香。一棵巨大的绿色植物下面摆着一套石桌石椅;走道上则铺着细碎的小石头,再过去就是的石块堆砌成的围栏,小湖里面有几尾彩尾幻鳞鱼;耳边还传来了瀑布声。

人间仙境……

还没打量完的子闲,再一次被拉进屋子,雪白纱绸被着风吹着在晚风起舞一切都如梦似幻。应子闲就像凡人进入仙宫般的打量着前面的所有的家具。

“来!到楼上去看一下。”毫不在意的打发上前来问安的几个人,径自催着子闲上楼去。

楼上只有一个房间,很大、非常的大。应子闲现在却在头痛,当初买下地的面积不够。要是查来的就头痛了!唉!

刚进门就是一个书库。墙上、桌子上全是书籍,摆放的整齐有序;窗户边还有张黑木所制的躺椅。

一道透明的薄纱隔开后面的空间,从柱子后面走出来二个美丽的少年,被装扮十分美丽。轻撩起垂地的纱幕,是一条通道。

被动的扯进去,应子闲打量着柱子上那一颗颗闪闪发光的明珠。

司水粗鲁的扯开挡在眼前的柔软丝布,宽大的房间无一例外的用玉石建成的,美奂美仑。最醒目的就是那张大床,一大块红色石头的雕成的,床边上还有一只精致的木柜子。

那种红色像火焰般美丽动人,上面则卧着一层珍珠串起来的毯子,粗略的估计上万来颗,浑圆的珠子大小均匀、色泽一致、闪着柔和的光晕。

倚墙处则放着几只柜子及一些应子闲见过和没见过的生活用具。拉到那白玉桌子前,应子闲终于可以坐下来喘口气了。

“不对啊!这是什么时候建的我怎么不知道?菊下楼刚建成时,我在这里种荷花可没这座山庄啊!”终于想到不对头的地方时他大叫着。

“我让人建的,你呆的那个屋子又小又暗,那是人住吗?”司水气呼呼的反问。

不是人住的,那是谁住的;老兄你行行好吧!那间青石搭建的小屋十分不错了,望月城内那些商店还没有那间屋子好呐。

“你喜不喜欢这里?”司水执意要问这个清楚明白,那讨好的表情像一只邀主人宠爱的小狗一般。这让旁边的二个侍者目瞪口呆啊!

“喜欢!很漂亮,但是会住不习惯的。”应子闲非常老实的说,

“住着就会习惯了,这二个是主屋的奴隶,你有事可以吩咐他们去做的。”二个长的怎么看也不像是侍者的男子跪在子闲的跟着,温驯的俯在那不动。进了这间屋子来见到的仆佣清一色面容俊美,那样的衣着、言行、容貌怎么看也不像是奴隶,恐怕是在床上服侍的。

应子闲带着醋意的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看出点名堂的司水非常开心的笑了,示意地上的二个人退下去。

“闲,不要生气吗?我保证没有与他们有肌肤之亲。”司水乐哈哈的揽抱着应子闲保证。

“好了!晚上吃过没有?”拉拉那缠的死紧的手臂,应子闲不自在的问。

“没有,等一会儿你弄好吃的”司水更是往他的怀里钻。

“走吧!我去菊下楼给你弄吃的。”应子闲接下能作的也只有叹气。

司水很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厨房,很大的空间四面都有通风的窗口,左右二侧摆放着一些木桶与架子,里面挤满了各种蔬菜与瓜果、木桶里养成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鱼。

中间则是几张大木桌了,放着大小不一的刀具。再前面倚墙的则是三个灶台,应子闲正在那里忙碌着。

司水则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地方,没有安份的坐在椅子上等吃的,那纤细的手指戳戳这个,又捏捏那个,再不然抓起桶里的鱼,左右翻看,下一刻又丢回去。每隔几个脚步声就出现鱼被捞起又被丢回去的声音;

“司水,不要把鱼弄死了,这些鱼不是用来玩和看的,他们是用来吃的。”

肉、鸡蛋、肝脏、青菜、虾再搞一个汤啊!差不多了。

一盘冒着热气与香气的菜肴上桌子,可爱的香味诱得饿了肚子的人发疯。当应子闲转身端上第二盘菜时,第一盘被人扫荡到见盘底。

“司水,现在吃等一下怎么办?”应子闲从他的面前抽走那盘子,嘴里塞着食物的司水呜呜了几声以示抗议。

当所有的菜上齐,司水把肚子填了个半饱了。

“闲,你弄得好好吃。”现在要他吃回以前的,怎么的咽不下去;被带坏了。就这样静静的等着他吃完后休息。

再一次出现在那个房间时,血玉床边的桌子上还摆着,原本石屋楼上的应子闲下午写的菜单子与目录。
新书推荐: 爱你,无言以对 花娇 你是我的小克星 我的怀抱,你的囚牢 厌弃 粘人傻夫君:独宠纨绔萌妃 春光灿烂小祖母 知景年华 深陷 穆色四和,心生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