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18章

第18章

四国的贵族中不少以蓄养娈童为乐,一个上好娈童的价格在两千至三千金币之间,顶级娈童更是可遇不可求的,堪称无价,相互交流赠送更是一种风尚。

出于对宫殿主人的尊重第一个由他先挑。

“奈斯,把最后一个带过来。”被带出人群的是一个清丽男孩一头绝对羡煞旁边人的柔骨似水的黑发直垂脚踝,可以掐出水来的白嫩肌肤,还就是那张精致到极点的面孔,那双水汪汪的眸子更是动人万分,挺直的鼻梁,血红的薄唇。

“弥月殿下真是好眼力啊!”利比亚斯哈哈大笑。

“奈斯,一会儿你把他送到菊下楼的大师傅那里去”众人一惊,这么美丽的少年不留着自己用,送到一个平民;就算做的再好吃,还是摆脱不了是个不入流的平民吗?

一伙人在膳房里弄着松柔的锅巴,小风和雨就站在应子闲的身边,一个个金币大小的饼干就翻起来装盘。他们二人乘着子闲转头之际,伸手拿了一个往嘴里放。

好烫啊!酥脆香甜啊!虽然很烫但是就是舍不得吐出来。暗地里你一个他一个,一盘饼点越做越少。应子闲连生气的劲也没有,雷看着这样下去晚上别想睡了,一手一个提着走开。

月过中天,终于可以去睡觉,鉴于烤鸭吃不够,三位总管以菊下楼以后还有机会吃到,把小雨几个人带哄带骗的弄出去,大门一关,自己一伙在里面分着吃了。

看着小风与雨那一步三回头的凄凉模样,子闲把私吞的那小布袋递出来:“给”。

风一把接过那布袋子,扑到应子闲的怀里大声的道谢。招呼着十来个人进自己的屋子去分吃去,只留下雷与他的主子在一旁苦笑兼叹气。

“你会惯坏他的。”无奈的雷抱怨了一句。

……

啊!

一大早,院落里的人又听到熟悉的大叫声。

雷与侍卫一干人等又冲进了应子闲睡的卧房,光着上半身抱着被子的子闲窝在床的一角,抖着手指着床上光裸的清丽少年。

看到有人进来了,连滚带爬的冲向他们。

“这是怎么回事啊!”朝着侍卫们在一通大叫。

“我说大师傅,这是好事啊!你叫得那么惨做什么?”一个侍卫见景取笑到。

“昨儿个夜里,殿下身边奈斯把他送过来的,说是赏给大师傅的。”那个侍卫色咪咪的盯着身后床上跪着的人。

“可不可以退货啊!他看起来帮不了什么忙啊!我要那么多干什么?当佛供着吗?”耷拉着脑袋的应子闲抱怨着,家里已经有二个银月族的米虫了。

“不能,殿下赏的东西,退回的话会被除死的。”侍卫想不通这天大的好事,没什么往外推。

到是雷笑够了,赶着一群人出去。

小心的瞄了一眼那光裸的人儿身体一眼,还好没发生什么事?要不然司水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气死。

看着床上那个绝丽少年,无力的挥挥手:“没事了,你继续休息啊!”

抓过衣服闪出门去。不理会少年那有些疑惑的眼神。

看到膳房前三位总管与二位侍卫长那暧昧的眼神与笑容。应子闲觉得惭愧得无体投地了。而他们总是上前拍拍他的肩,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然后哈哈大笑。

看着子闲弄着今天早上的早膳,三总管想到什么似的问了一句:“子闲那肉肠叫什么名字?”

“什么?”

“就是昨天吃的那种红色肉肠啊!”手脚比划着三总管冲着小闲大叫。

“黑椒红肠”没好气的应子闲回到。

“老弟啊!这是有什么可生气的,殿下赏的人可不多啊,不是贵族的你是第一个。”三总管碰了碰子闲的肩膀。

“老哥啊!那种连刀也不能提的,我要来干什么呐?”应子闲回他。

“那个尤物是不用来干活的,小老弟,是让你干活的。”拍拍的他的头再一次哼着歌离开。

当热气腾腾的蒸笼端上来,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打开蒸笼,只见包子不大,皮子极薄,呈半透明状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汤汁,wωw奇Qisuu書com网包子下面垫着一片绿叶子。

二总管盯着那小巧玲珑的小包子:“一蒸笼就四个,会不会少了一点啊!”瞄了那贼头贼脑的二总管一眼,那贼手可是够快的啊!

“每人二笼。”

“火,再给每人配一碗温开水,放些葱花与盐巴,不用太多”。

温开水这句话让刚进门一个衣着华丽人吓的可不清啊!

大神啊!要是殿下知道是温开水的话,头一个有难就是他奈斯啊!

“大总管,这不能啊!”哭丧着脸的奈斯转首道。

“你放心吧!”安慰的拍了他一下。“你不在殿下身边守着跑这来做什么?”

“大总管,可不可以多放一份啊!要不然殿下老冷着一张脸。”奈斯小声求着三个老头子。前几顿的菜色明显是少了,殿下虽然没有说,但是每当吃完还夹时,发现盘里没有东西了就把筷子丢了下去,这一声声让奈斯吓得直打颤啊!

看着一笼笼的端出去,三个老头的心都在滴血啊!手脚麻利的乘机抽出来一笼叠上,让奈斯端着,然后摆摆手示意他走人。

这小动作,没让人看见,到是让火他们找了好一会儿。

收了几个包子,应子闲转回房内。别忘了,房里还有一个奖品在那里呐!连不要也不行,这什么世道啊!

推开门只见那男孩子正坐窗子边,见应子闲进来连忙跪在地上嗑头:“主人”

“起来吧!不用要我主人,要不叫我少爷就行了。”地上的人温驯的应声起立。

“吃点东西吧!”放下有包子碗。“然后你自己找点事做”。

然后又与约好的小风往竞技场上去。

午膳在几位常客的嘟咕下,应子闲加大了份量。向来呼风唤雨的贵族们终于在正式半饿一天半之后终于吃了一顿饱的。

万幸啊!感谢亲爱的大神!

下午的糕点与零食到是让子闲操了一阵的心。

海棠糕,细致棉软入口就化,酥甜可口,取蛋白、精粉、糖合搓,再用木模压成花状;装盘淋上冰浓果汁再散上芝麻末。

自制香辣肉干,色味俱佳、肉脆香甜。更是休闲好食品!

咬着那肉干,雷先说好吃!拈了二片往袖子里装;小风与小雨二个冤家一听说好吃狠狠的抓了一大把。其它人没有那样胆子,站在一边不流停口水。

夹了片大、干湿均匀的装盘。

“总管,这玩意必须细嚼慢咽才能尝出滋味的,下午他们来要喝的饮料,一律冷白开要不是就温开水,其它免谈;还有吃完了就没了,多吃会没有味道。”

拎着一小袋肉干,应子闲又摸去主殿,去看看那条可爱的龙。按记忆走进去,也找到了个回廊。

没有,昨天那条巨大的黄金龙不见了,再摸进去看看,里面是一个树林,高耸入运的乔木生长十分好,光滑毕直的树干。裸露出来的地面根,盘缠交错着形成了十分古怪的坑洞,高高低低的布满所有的地面空间,根须上更是长满了青苔。

“你怎么来了?”还是那蓝衣男子,他正盘坐在树杆上,那随风飘着的秀发更是托的他出尘灵秀。

“我……我来找龙?”应子闲不好意思摸摸头。那双眼亮的黑眼看到应子闲手上提的布袋子,蓝影一闪手里多了那个小布袋。

“它在那里。”指了一个方向,解开袋子径自吃了起来了。

“可不可以分我一片,我拿去收卖一下那条龙。”应子闲没啥子希望的说道,回他的只有一个白眼。

真不明白,龙儿的那鳞片有什么好摸的,那天他已经摸了一个下午,现在还摸。

“你是干什么的?”照理说自己权倾天下,什么样好吃没有尝过,自信自己得到最好的了这个信念这二天来这里被连续打击到了。

“菊下楼做菜的。”

“菊下楼?没有听说过?利比亚斯的吗?”

“就在望月城外面啊!”应子闲没有多少心思回答。

“哦!”要不要把他们迁到帝都去。

“怎么!要光临本店吗?欢迎啊!带足银币、小本生意恕不赊账!”难听的话先耽了。

“哼”赊账?弥月帝国的王需要赊账吗?从谈话中子闲得知这个大少爷是从帝都来的,来巡察这次大比情况。

为了还能摸到那龙鳞,子闲又定了一条不平等条约。

一天三餐加夜霄与茶点,也就是说外面那些人有的他也要,只能多不能少。

后悔啊!那个悔的!早知道那坛子百果酒就不能取出来,这里的酒好像是粗米酿的,色混沌不清,味道更是古怪,没有一点所以谓的酒的味道,加上度数只有2-3度,就连最好的叶露酒也没有酒的味道。而那坛百果酒只够每人一杯子。可怜的雷与三总管被主子恐吓,被贵族大人们用刀子威胁。

万般无奈之下,应子闲终于取出那坛准备留给司水一个人品尝的二批来。

想当然,位高权重的弥月殿下拥有一瓶,利比亚斯的亲王也有份,各国的使者顶着压力也抢到了一瓶。还有那一瓶被看守龙的蓝衣轻年拦住,菊下楼正式宣布藏货清空。当然也不是没有代价的,各个贵族们取下随身珠宝中当属利比亚斯的亲王那枚宝石戒指最珍贵。

第 11 章

终于大比结束应子闲终于可以回家,累得跟条狗似的搬着家什。雷的可精神十分之好,二总管那里领来了一万个金币,还磨了一套水晶餐具、一套银具,与二套不错的刀具。
新书推荐: 源来真爱在身边 毒宠小狂后 逍遥归:公主,朕只要你! 恶魔校草,谁怕谁! 叶泛乾清时 三生桃花簪 boss 轻撩:呆萌小老婆 姑娘好心机 伏锦传 皇家小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