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20章

第20章



但最后的一个叫法被小雨制止,因为现在能叫他主人的只有雷与安烈人可以叫他主人,其它不行。菊下楼在停业三天后开张,雷抽不开身这件事就被小雨接收负责了。

第一批客人则是三总管及里斯等几个常客,以上门道喜为名来吃白食。

“黑椒红肠!”盯着柜台上的雷,三总管死都不松口。

“三总管,没有多少了!”雷无奈的道。

“上次一次老头还没吃过瘾啊!”

当然,舍命陪君子,应子闲接下了每一个道喜客人的点菜。

终于他们走人了。看着桌子上收到金币这个可以,实用;收到珠宝,也行反正加工成漂亮的饰品送给司水,还有奴隶也成,反正有了领地,按置这近百个奴隶,没问题。但收那几个美丽的歌妓与迷人少年,怎么办啊!

这里住不下,要是弄到司水那里,前几天跟他说了多了一个奴儿,被捏的青紫不少,现在又多了这五六个人怎么办啊!

正坐在那里伤脑子时,司水踏进了大堂里。电与火他们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主子有难了。

“怎么办啊!完蛋了,司水会咬死我的。”子闲搔着头发苦恼道。

“不会了,这几个长的那么丑,我才不介意呐!”踏进门的司水,理着长发。

“你说的轻松,那我怎么跟司水提啊!”没有意识到这是本尊的回答。

“司水……你怎么来了!”结巴着应子闲站起身来迎上前去。

“怎么不能来吗?”他一瞪眼,然后又说道:“我饿了,你还不回来,那只有我去找你了。”

“我去弄吃的”应子闲听到情人饿坏了,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马上转到厨房去了。把前几分钟的烦恼丢得远远的。

司水打量着那站在前面的不远处的礼物。

“雷,闲有领地了,这几个以后加到庄园里做仆佣好了。”

“是”雷在旁边答应着。这时门外进来了,绿然与那个望月城主赏下的娈童奴儿。

“这个就是那个家伙赏给闲的吧,长相到不错!”这个小东西长的如此美貌,司水在心里估量着要不要先动手为强的毁了再说,要不然成为绊脚石是件麻烦的事情,他可不想有人与他争子闲的宠爱。

“主子,他是月宫殿下赏的,子闲还想开菊下楼的。”雷侧面的提醒他说的,毁了一个娈童;殿下也许不会在意,但有心人士的挑拨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知道……主子有时候很……天真。”雷小心挑着形容词。

“知道了!”司水斜眼看雷一眼,这时火端着菜招呼着众人吃东西。

要不是子闲想开菊下楼,他早就把子闲带回水族。

第 12 章

禁忌之海

水族

逝水坐在历代水族高手从深海里带来的水晶制成的椅子,此时的他如同吸进迷药一般沉醉在那股快意之中,终于完成了自己多年的心愿。那个眼中钉、肉中刺终于在自己完美的手段下成功的消失了。

水之王,御海的姓氏终于是他的。

幽长的大殿里,寂静无声的。数十个人安静的站在那里。

逝水是水族四大辅臣之一,那个有着修长身段的男子,一身素白的长袍衬他如雪般肌肤,黑色柔亮的发丝伏贴的垂至小腿,他现在正对着透明墙体看着外面漆黑的海底。站在他身后的人很清楚知道,他是只考虑着一件事情,如何失踪的前任王-司水留下的残余势力抹杀。

“逝水大人,现在还有一半以上的官员,没有臣服,他们拒绝你的命令。”安静的数十人中站出一个青衣男子,平凡的外表看起来再经过你眼前十来遍也记不住的。依斯,这是逝水派到在司水阵营的棋子,现在他可以佷清楚的指出哪些人是残余的势力。

“杀”逝水这个集妖媚、艳色于一身的男子,冷冷的下了一个可以让水族精英死上近一半的命令。

“四大辅臣中,东宫恋水大人与西宫的寒水大人将您派去使者处死丢出封城外,洛水大人听完后没有回答”那青衣男子说出最棘手的人物。

想安稳的统治水族,四位辅王必需先收买或则暗杀。

“通知各封地的人进行暗杀。”捏碎了手上那精致的杯子,凭着酒水洒了一地。

“是”依斯退回人群。

“嘻!逝,你别太自信了”一个带着狡猾而又柔美的声音凭空插入安静的大殿。底下的人心中一颤,四大辅臣王中就属这个最狡猾,最是难对付的敌手。

如果司水是嗜血的水妖,那洛水则是黑暗里的结晶-魔。每一次的杀伐之战,洛水总是在最关键的时间出现,完美的完成司水交代的每一件事情。

“洛水你打算阻止我吗?还是你对这个位置也有兴趣?”逝水一甩长袖转身质问从椅后出来的人。

只是静静的对看了几眼把手搭在那流光四溢的椅子上,如花般的男子带着优雅高贵带着幽幽的笑意说,“我对那个位置没有兴趣?逝水,我只服从强者,而你不够强。那怕你已经杀了司水,也改变不了你不是最强的事实,在水族里,最强的才能称王不是吗?司水真的死了吗?你真确定吗?”不知何意的语气带着挑衅的话,一点点的从那艳若鲜血的红唇中吐出,一字一句的挑动着那不是很自信的神经底线。

“洛水,你到想怎么样?司水最强又能如何,他已经死了不是吗?活着才是最强的不是吗?”洛水没有理会后面气急败坏的质问闪出大殿。

在回途中,一直跟在他身的侍卫轻声的“大人,你为什么提醒逝水大人?”对于这个如迷般的主人,洛蓝一直没看清楚。从他被封为四大辅臣开始到现在他一定没有弄明白过这个主人的想法。他的魔力很强,是四大辅臣中第一的,虽然外人都不太清楚,但瞒不过一直与其对练交手的他。对王不是十分的忠心,至少不像对寒水大人一样为命是从。因为他曾暗地里收留了王要击杀的人,也曾收留了一个行刺东宫恋水大人的刺客。

随手折了一朵花儿,轻轻的拢在手中有所提示的道:“你以为宗主死了吗?洛蓝,恋水可不是冲动的人哦!寒水一直效忠司水这是人所共知的,司水一死他当然怀疑出来主持大局的逝水,加上逝水那个笨蛋居然派人去试探;以他的个性杀了来使,没什么奇怪的。但是恋水呐!那个连性子也没有的四大辅王之一,居然没等人说话,就斩了来人。你不觉的很奇怪吗?”

“你是说王没有死是吗?”洛蓝这才问出最重要的一句话。

“如果他死了,恋水与寒水不是拼死就是投降,而他们现在表面上什么也没有做哦?”爱娇的亲了一手中的花朵,这让洛蓝打了一个哆嗦。

“宗主没有死,只不过我只是好奇,他没有死却不回来对付逝水,是什么东西绊住了他的脚步?这才是我有兴趣的事!”洛水很肯定的说“对了,让下面的人离逝水远点,宗主的性子可不是一般人的可以忍受的。至于逝水就让司水自己亲手泡制好了,如果不找个替死鬼的话,他的怒力可没有人可以承受的。”洛水可不想让司水有机会把他送去各国权贵中当玩物。

“洛蓝我们去中央大陆看看吧!”是什么样的事缠住了嗜血之主的脚步。他真的很好奇的!

与此同时东宫城的密室里

西宫之王与东宫的辅王恋水正盯着案几上那几张印着宗主图腾的情报。

“宗主,为什么还不回来?是不是有事情耽误,恋水要不要我们派人去接?”南宫之王寒水有些焦急的问道。到是那个沉静如深湖的男子,一直用食指点击着桌面。

“不,不用,宗主不回来一定有他的理由,我现在要查的事,宗主去敛香国的事是谁漏的,尔且时间巧的让人不敢相信。逝水有异心,这件事人所共知就连上一任的王都知道。宗主也不是没有准备,如果这一次宗主顺利的从敛香国返回的话,就是逝水的死期。这件事只有我们二人知道不是吗?”

“你说我们这里还有一个人隐着……”如雪般寒水接着道。

“是啊……”

“难不成,是他……”恋水那双平静无波的眸子闪过一丝动静。

“先不管这些了,让影卫们去查一下吧!在外面宗主的安全要小心。”寒水的又把话题绕回去。

“寒水,水族中属于宗主的一半暗卫离开海底了。”言下之意,你不要多担心他的安全。要真出了事,到是要担心别人才是正经的。

“可……可是”

“没有可是,他不去欺负别人就不错了。寒水,宗主不喜欢有人靠他太近。你要真的想留在他身边。这个尺度你自己要好好把握。”抬起头恋水小心的抚着寒水的脸。

“你喜欢宗主,但是你可知道他的心里没有……”恋水轻抚着寒水那银发。

“我……我……知道的”那暗淡的脸色让恋水看了暗暗心痛不己。

“如果他心中有了别人,你是否能同从前一般的效忠他,服从他呐!”恋水敛眉垂眼问到。

“就算如此……我还是喜欢他”

“是吗?”

……

那无声的叹息随着海底深处的浪涛消失在深夜里。

随着所有客人返回领地或国家。菊下楼那天下无双的佳肴随着贵族、商人、王族都传播到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每天拥至菊下楼的客人多的让应子闲拒收的念头.私底下他对雷抱怨现在他连早上抱着司水多睡一会也不行。

此时菊下楼前早已车水马龙,外面排起长长的队来,里边熙熙攘攘,迎来送往,却始终座无虚。
新书推荐: 源来真爱在身边 毒宠小狂后 逍遥归:公主,朕只要你! 恶魔校草,谁怕谁! 叶泛乾清时 三生桃花簪 boss 轻撩:呆萌小老婆 姑娘好心机 伏锦传 皇家小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