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22章

第22章



原本围观的就是一些食客,随着熟客们口耳相传,耀月城内几乎全城而动围着菊下楼的四周。人群中各国的商人、各行各业的平民,与一些低等的贵族们一圈圈围的密密麻麻的。

空中弥漫着,食材味道、人们小声的议论声等,一声一声的传入了三楼司水的耳中。

那千丝鱼司水尝过,在那一次去利比亚斯王宫作客时,这种鱼类稀少、上面的丝纹极细,如同发丝般的,要遁着那纹理切片可要数十年的刀功啊!做这一道菜是利比亚斯一个五十来岁的御厨,当年他就赏那个老头子一块深海水晶。而这三十来岁的家伙切的不比那老头子差到那里去。

看来子闲这次有麻烦,皱着眉寻思着。后来一想,何必麻烦呐!要是他们与子闲过不去,就把他们通通送到海底去喂鱼就结了,三楼包厢里那有着新绿色的双眼的主人勾起一抹温柔的笑看着底下忙碌的人。

应子闲拉过由旁人送上的一板东西,那木板上盖着一方白布。转手取过一把小刀,取出白布下那方块东西。

长方形的

白色的,

如同初冬的新雪般的颜色,

比弥月帝国那顶极的雪晶还要吸引人的白色。

柔软的

仿佛最美的十七八岁少女身上的肌肤一般的柔软

是豆腐,没对,但也不错。

黄豆粹出汁来,做成的豆腐。

但这可不是一般的豆制品。

这可是司水掐出来的,他无意在本子看到这道菜的司水花半个月磨着应子闲,当几天的跟屁虫与背后灵,终于磨的那情人答应给做。

百味腐

食谱上的一种,其制作的工序的麻烦度会让最有耐心的厨子也受不了。所以应氏夫妻很少做,单是原料就要好久的时间出焙制。

豆腐最所以食品中就容易入味的一种,其本身就没有任何的味道,所以最容易入味,也就是最佳的寄味材料。

传进耳朵的那冷哼声,差点让应子闲手上那块豆腐原材碎在地上。

应子闲再次抬头看着窗内的人儿,打了一个眼色。他当然知道那声冷哼是什么意思,他在怪他把原本属于他的美食送到别人嘴里。

百味腐取大小均匀的黄豆、外表无破皮、黑斑、色泽一致、入水出水时间统一,磨碎取汁然后冻结,也许其它的豆腐这样就成了。

但百味腐不行,这还不够,在未凝结成块前,加入刚从地上摘到长至六片页带露的菜叶榨成的汁一两,嫩菜心也可以、入刚下树各色果汁少许,加入茉莉、官桂各几钱白芨三钱、桂皮、大小茴香各熬出的汁几分;

是的!

这都是容易弄到的东西。

但最难的不是这些,而是原本带着微黄的豆腐会因为各种原料的加入变成杂色,这影响了成品的美观度。

那对一道极品菜肴来说这是不行的,色香味最基本的要求都达不到。

加入的原汁会让黄豆汁的色变,浓度也会变淡的,这会影响他的凝结度。

比例不论是过高还是过低,都会造成成形的豆腐太硬、如无法凝块这才是最难的。

木制的水盆里,一手托着那软绵绵的豆腐,另一只手飞舞着小刀,将手上那块花了近三天才制成的白块分解掉。

刀起刀落,木盆的水面上浮起了一片片碎块。

原本白色的原材变成一尊七屋的高塔,有窗有户的、有模有样的。小心的把手上东西放到另一盆水里,接着去处理其它的。七座各式的塔被入水中。

利比亚斯的来团中传出了一个声音。

“那是什么东西,我们又没有见过,我们要求检查。”渥夫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应子闲抬头答:“好啊!雷将原腐交给各位评断他们看过后,让他们拿一二块吧!”

雷与小雨带着讽笑托着木板上还余的几块过去。

去!就凭这种人还想取这几方原腐,在原腐刚成形里,菊下楼内部打过赌,赌注是应子闲一个月做的菜。

结果在他们所以人毁了无数块半成品后,应子闲不同意再玩了,浪费东西。那入手绵软的如同抓着一把春水一般的东西。少用一分力,握不往,多用一分力,就会被成浓汁流掉。

那个叫嚷的厨子冲上来去,抄起一方块,那白色的方块就像流沙一般从指缝里流出。渥夫小心的伸出手去托着那方块。很遗憾小东西很不听话的,从一边滑了下去。

这时他们才知道这一方小小的豆腐,就连拿着都很困难,而那个年轻人居然可以在那上面雕出图案。七块下来没有一块坏掉。白案谁胜谁负,十分的明显了。十五位评断者中十三部,把手上代表着同意筷子丢向菊下楼这一面。

菊下楼最会起哄了几个人,跳起来发出怪叫声。

扰局的人挤回团里。

十五个评断员相互看了一眼。

“雷端回来吧!再浪费下去,有人会把我咬死的。”应子闲提高嗓门道。虽然不会咬下肉来,但是青一块、紫一块真的很丑的,每次总是让人嘲笑他一翻。

“是”忍着笑把余下的东西送回。

第 13 章

白案是做点心,而那是应子闲的特长。

特长、专项但也让他烦恼做什么好,起司、蛋糕、锅巴……有的没有原料,有的没有器皿;难题啊!

做奶油蛋糕……做水果起司……做什么……正在原地打转的时候。

清冷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冷冷的淡淡的如同一块小石子掉进了平静的水池一般。

“做水果蛋皮卷。”

“可,这是比赛!水果蛋皮卷虽然好吃,但是显不出手段的”没等到回答,小风接着回应。

“我想吃!”楼上的声音回了那么一句,丝毫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理直气壮的像什么似的。

好吧!

这就代表了一切。

菊下楼的伙计相互瞄了一眼,耷拉着脑袋去准备原料,连主厨应子闲也一样。众人有点惊于这说话的是谁。

有什么身份来头,让向来如石头一般的应当家没有二话的接受。

所有在菊下楼吃的客人都很清楚,应子闲做的菜,爱吃就吃,不吃拉到。这个也是应氏夫妻的持店原则,想来应子闲也接下班来。

好吧!水果蛋皮卷就水果蛋水卷吧!把身后渐渐变大的议论声丢到耳边去。

司水想吃就先做司水的,比起那什么天下第一的,还是司水更加重要的。以前常笑父亲是妻奴,老婆比什么也都重要。

摸摸鼻子,想来他与那二字也不远了。

“你们可以先弄,我先把这东西做出来的。火拿来吧!”应子闲摆摆手说让他们先弄。

平底的锅子被炉火烧的热腾腾的,蛋液倒下去,滋溜一圈转了回来、轻轻的往上一抛,那张薄薄的蛋皮,轻巧的翻了一身,顺着应子闲的手式,往旁边的盆子里一跃;安安稳稳的躺在盘子里。

一张,二张,三张,蛋香在空中弥漫开来,让闻到的人直流口水。

把切好的各色水果打成泥状和入蜜汁待用;再将水果切丁待用;

取过盘子的蛋皮,果泥浇成条状,散入切丁的水果块卷成筒装,入锅文火过热,起锅。

不论是煎蛋的轻快,还是打泥的手法,卷皮的利索。

一卷卷的水果蛋皮卷,叠成山状,刀子轻轻一划被分成段,焦红的糖液像波浪一般盘在蛋皮上。

一盘成品出来的,还透着诱人发疯的甜香。

一阵清风拂过,桌上那盘点心没了,三楼的窗户还在那里摇摆不休。

应子闲吐了一口!

三下五除二的,上了一盘与那里斯几位总管那一桌。再弄了一盘交给在一边虎视眈眈地头蛇们,最后一盘给谁?给评断者?还是给其它?

天下第一坊里出来一个少年人,指着那盘点心道:“可以给我吗?我想吃。”应子闲点点头,看着这个少年,他有着一头非常美丽的长发,被一条皮索系着,耳上还带着一枚宝石,他有一双很美丽的眼晴与司水的不同,他的眼晴如同耀眼的太阳一般。

但没有司水漂亮!看过那么多的人,还是司水比较美了;嘻,谁让他是自己家的人呐。应子闲偏心的想着。

“还要……”狼吞虎咽完了的司水,只看着自己盘子里有最后一段。一时失查眼睁睁的看着那最后一盘被人端走。

“还吃,吃那么多你会发胖的。”应子闲回了三楼飘下来的声音。

“……”

“等一下那个点心我要多吃一盘。”静了良久楼上的恨恨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带着宠溺回答。

“现在做的是什么?”小风和雨硬是挤开人群进来。

“开胃点心”一边挑捡着篮子里的山芋子与白蕃。

“火,洗净”

刀子抄在手中把那些个头一般的山芋削去了薄薄的一层皮,接着丢入热水去对着小火他们解说。

山芋、白蕃弄熟,打泥待用;

山枣、个大,皮色成亮、水分足、去皮、去核、切花、文火微焙使其香溢做馅,加入牛奶、蜜汁做成小葫芦状。

一个个可爱娇小的精致点心,随着香气慢慢的成型入盘。

“这是什么啊!”连一向对吃不太讲究的雷也吞着口水问。

“金葫献宝。”手里忙着,嘴里也没有停下,不停的对小火他们解说着这到点心要注意的地方,揉面团的手劲与巧力。

几个打下手的更是奋笔疾书。把要点一一记下。

终于一个个斜着的葫芦出来的,连葫芦的滕枝也有。
新书推荐: 盛世嫡女传 一品御厨 山歌如刀 黄飞鸿传 落华时分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咸爱 限量婚宠:报告军长,我有了 花式撩妻 军少娇宠:未来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