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23章

第23章

只见应子闲让糖块化开,入桂花末。起一勺子糖汁浇在点心的上面,马上那原本灰白色的葫芦披着一件金光闪闪的外衣,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诱人的光线。

“那个子闲啊!我出五个金币给我一盘”不知那位熟客在后面叫价。

“我出十个金币。”

“二十个”

“五十个”

“……”

应子闲无奈的摸摸鼻子,这是比赛好不好?

菊下楼在弄,天下第一美食坊的大厨们也没有落后,他们的点心也弄出来的。

规规矩矩的四方小块,色泽红艳如春花般的惹人怜爱,与菊下楼那飘着的香味不同,它们发着淡淡的花儿的香味,那奇特的香味让围观的人群这边张望、那瞅上几眼,那脑袋张东西望的,不想错过任何一方的?

正面镶着精致的花形,从四边也可以看出中间夹着一层绿色的膏状物,似乎受到上下的挤压,成不规则的波浪形垂下。制这道点心的人,那用的巧劲一定非常的巧妙,手法更好老道,因为这对浓度有着很高的要求。一不小心的那点缀的效果就会起反做用。

见应子闲盯着那几盘糕点,制作点心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那高傲的眸看着那应子闲气定神闲的道:“这是用我国独一无二的香果花做的。全大陆也只有利比亚斯才有,它就是皇室专心点心之一香果水晶糕。”末了那轻哼声让人想忽略都有困难。

当那十五盘点心放到桌子上时,这十五个评断者的位置是最让人嫉忌的,可以听到后面的磨牙声。

菊下楼三楼的包厢里传来了桌子阵亡的声音,让发呆中的应子闲清醒过来的,小心的移出二个点心,挑眉让雷送去。

余下的几个被里斯那一桌的贵宾给分了一个干净,望着只有几滴糖浆的空盘子,小风与小雨的那脸拉的老长的。看着雷离去的身影。“小闲,可不可以再做二个啊!我也想吃”偷偷摸摸的,小心翼翼的说道。

“等过了,我再给你弄吃的好不?”拍拍他的头,应子闲也小声的回道。正在窃窃私语时,那个做点心的厨子带着一盘点心走过来。

“给……让你尝尝利比亚斯皇族才能吃到的东西”带着轻蔑的笑他放下这盘东西走人了。

评断者先夹起来吃的利比亚斯的点心。香果树的花在大陆上也是有名东西也却时是常人吃不着的。夹起一块糕点,一入口那独特的花香味随着味蕾占领了所以的感知神经。含着那味道就如同整个人身在百花园一般的。香甜的带着花草清新的香味让人确实还想吃第二块。

“火,你们尝尝,味道不错,不愧是天下第一美食坊的点心。”递上盘子,让火他们吃的确是有一定的私心,一个会做好吃的厨师,第一件事就是要懂得如何品尝美味的食物。

“慢慢的品它的味道,这款点心可以把花的香、蜜的甜展现的淋漓尽致。不好好的品尝是会对不起糕点的。”一厢人更在这里研究这点心的美味时。

评断员那桌子传来惨叫声,应子闲跑过去一看。

一个大汉正捂着嘴巴,从那人眼晴里的泪花可以看出他被烫的十分之惨。

摸摸后脑勺,应子闲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我忘了跟你们说这一款点心,不能大口大口的吃,要咬开一个口子让里面的蜜汁流后再吃的。”

那些没有动口的人松了一口气。利比亚斯的人中轻轻的把开口咬掉,一股浓浓的奶汁如小喷泉般涌出,山芋做的外皮浸了一个透。随着热气外层的金色糖衣也开始往里面被吸收了。

“可以吃了,你们现在最后用勺子一点点的吃,要不然会很烫的。小火给这客人到碗凉茶”应子闲转身离开。突然想到什么冲出人群向楼上跑去。

推开门看到一地的碎木头,还有就是做在椅子上舔着点心的情人。

“没有被烫着吧!”看着司水那样,应子闲提不起气来要他保持着美人的形像。“没有,你去忙吧!我知道怎么吃了”更专心的对着食物的人,可分不出注意力给别人。

唉!叹了一口气转身下楼,要不然能怎么办,抢他的点心吗?

没有会理会那坐在中间的十五评断者为难的表情,应子闲开始做自己的菜,想想身上还负债累累呐。

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中,烧滚的锅上架起了一个用很细很薄做的绢筛子,将一只只肥美的秋蟹放了上去,随着热气与温度的蒸腾,那青蟹渐渐的变色,饱满的脐所随过的黄灿的膏色更是让应子闲也开始吞口水了。均匀的摆好每一只,时不时的翻个盖。取出一套蟹八件来,分着盘子准备开工。

“闲这是什么?”指着桌子上那小巧的方桌,腰圆锤、长柄斧、长柄叉、圆头剪、镊子、钎子、小匙。雨很好奇的把玩着每一件造型美观,闪亮光泽,精巧玲珑东西。

“蟹八件”

“什么是蟹八件”另一个人接着问了。

“一个地方的风俗,给女儿的嫁妆,那个地方的人都是吃蟹的能手,所以那老爷们通常在嫁女儿里,会打造一套八件给她的,这些东西用来吃秋蟹的,敲、劈、叉、剪、夹、剔、盛等多种功能,一般是铜铸的,家境好的话是银打的。”

起锅的蟹膏鲜艳,蟹脐两旁会透出紅色。

“现在做什么菜?”

“蟹黄烧”

看着应子闲十分熟练的把一只蟹蒸煮熟了端上桌,热气腾腾的蟹放在小方桌上,用圆头剪刀逐一剪下二只大螯和八只蟹脚,将腰圆锤对着蟹壳四周轻轻敲打一圈,再以长柄斧劈开背壳和肚脐。不过一会儿壳被丢出,把黄红的膏挑出加雪白的蟹肉夹出在一盘,调入盐、酒、各色香料末子、洒上芫荽未、胡椒粉,握成一个馒头大小的丸子,装入放了葱、大料、姜与一些不知名的小锅里,文火慢熬着。

扯过几朵黄菊的细瓣过水,放在盘子上压成花型,现在就等着起锅了。这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时间里,每一个人都伸长脖子等待着。

终于看着应大厨的手终于提起锅盖了。油花滚滚的汤汁中那几个蟹黄特别的显眼,扯过几片菜叶吸去了浮油,用竹夹子把一个个粉嫩嫩的香丸子装入铺着菊花瓣的盘子里,淋上锅底的浓汁。

OK!

伙计们麻利的把一盘盘的蟹黄烧端上去。没有人知道,菊下楼正在忙活时,天下第一方美食坊的有好几个人相互着了对方一眼,眼里闪过一些不明的暗光。那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变化让人看了暗暗心惊。也预告着应子闲的平静生活完蛋大吉。

按比赛例定来说,红白案比过,成品一道菜也出来的。

按理来说百味腐可以不做,但是看着周围人的那眼光应子闲觉得自己如果不做的话.

可以

不用等晚上被司水活活咬死,会死这所有的人目光下。

连叹气的机会也没有!接过下手们递上来的东西.

看着不同的鲜活鱼变成汤汁,一勺勺的浇在原腐上面。

接着是肉汤、菌菇类的、鸡汤……连着上了近二十来样的原料被变成汤汁浇在豆腐上,原本色如玉的豆腐随着浓汁染上各色。

不用尝味道就可得知这道菜定是不一般的。

七方百味腐三总管一桌分到二盘,三盘到评断者的桌了,一盘被送到菊下楼三楼。还有一盘给火他们。

显然那位被烫到了嘴的利比亚斯的大个子那叫喊声太过凄惨,所以这道热乎乎的佳肴没有去动口,而是盯着应子闲。

“这道菜最好用银勺子吃,用丝线将它削成薄片,细细的品尝。吃之前最好用温水冲到嘴里的异味。”看着眼前小风与雨那要哭不哭的脸。很无奈的把余下的几方原腐架上锅,应子闲知道今天要是他们二个吃不到,这几天他们都会用十分委屈的眼神看着你。跟前跟后学着司水的行为,直到应子闲屈服为止。

“不要削了,就这样子做要不然就少了”看着拿刀子下盆的应子闲,小风大叫。

第一个吃出味道的是三总管,尝过味道后的瘦小老头看着应子闲的眼神可是二个大红心啊!应子闲带着骄傲笑道:“再尝第几口试试看。”

第三口、第四口,再一口;三总管一口接着一口的吃,却没有打算说点什么,看着那塔层少了二层之多后,同桌的大总管啪的一声打了他的手。

“这叫什么名字?”三总管若有所思的问。

“百味腐”

“百味腐,百味腐,名副其实啊!”三总管总算开口说话了,“百味腐,每一口的味道都不同?我的吃这么几口,味道没有一口是同样的,明明是一道菜的啊!”

那当然,百味腐最大的秘密在于每浇一道浓汁时,它的时间不同、热度不同、淋上去的手法不同、浇的时间长短不同、次数也不同;直接关系到品尝它的人在吃时,随着热度散发的不同,味道更是变化多端。

这道菜的味道就是一百个人吃,也吃不出同一种味道。

接下去三总管就没有机会再碰那道菜。因为其它人不同意,而小风与雨的后面多加了他一个。

没有盘里,有锅里的也行啊!

现在围观的人固然难受,看到吃不到;但评断桌上那十五位也十分为难,给菊下楼吧!天下第一美食坊的千丝烩鱼、鲜香卤肉的味道也不错。要是给天下第一美食坊的话,蟹黄烧、百味腐的味道现在没有从嘴里淡去。

咋办呐!

利比亚斯的厨子们相互看了一眼,双手抱胸而立等待着最后的结果。到是应子闲忙了不可开交,那后出炉的百味腐可是让不少人打破头。
新书推荐: 凰临天下:至尊魔神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守护甜心之倾心绝恋 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 天才萌宝寻爹记 唯愿你能安好 待不枉 恬静如秋花正好 盛宠嫡妃 喜欢你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