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26章

第26章



想来没有玩过这样抓鱼的司水,非常投入的伸手去拦截,狡猾的鱼儿总是一次一次的从那双手里溜走,气的司水又是一个魔法弹轰下去。

“抓不住吗!”毛燥的情人在百般努力过后,恼羞成怒的大肆乱来。

哈哈哈!看着高溅的水花后面那张如花的脸,应子闲笑的特别的大声。现在经不起一点刺激的情人马上扑过来狠狠的在他的脖子上咬上一口。

再一次把抓鱼的小窍门在他的耳边说了一遍后,二人通力合作的把一只鱼截在了堆起来的石头边。

二个人四只手同时伸过去抢,结果是司水抓到鱼,向水里倒去,而应子闲则伸手想抱住情人,结果二个人一同摔到了水里。

爬起来的二个看着对方身上被水打湿的狼狈样,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手里抱着鱼的司水更是露出开心的笑容。看到那里让人失魂的笑,应子闲上前吻住大笑的唇,陷入深吻的司水腾出一只手来,挽住他的脖子,投进更多的回应。

“好了,要不要再抓起几条?”离开唇畔的应子闲小声的问。

“要,再抓几条来。”正玩的开心的司水,怎么也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把手上的鱼往草地上一丢,开始找下一个倒霉鬼。

二人在这里戏耍玩闹,却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隐蔽着的叶子后面坐着一个人。男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只以一条银色的发带松松的束在脑后,一支紫玉簪子斜插在发上,身穿深红色的锦袍,脚上是一双金线银绣的靴子,镶着白玉的精纺雪纱腰带束着精瘦的腰身。而现在那张清冷精致的脸上却有些扭曲了。眼前二个人那样幸福的表情,实在是太刺眼了。

那样的快乐,好像没有什么麻烦可以让他们担心一样。

一直玩到太阳高挂,浑身上下湿透的二个人这才起身,收拾着被丢在地上的鱼。

“司水,乖!把衣服脱了晾一下吧!我去车子里拿毯子。”应子闲随手除下上衣,光着身子往车子里去。

不时的丢出毯子,外衣、打包的吃的食物。

把毯子铺在树荫下,抱着心上人回了车子:“把衣服换下来吧!”

拴着附近那干树枝,架上木架子,烤起鱼来。包着长袍的司水步下车子。拉过毯子要与子闲粘在一起,看着把打包的食物,一点点的解开放好,司水靠卧在情人的大腿上,等着有空闲的子闲喂他一些食物。

“子闲,你对那奴儿有什么感觉?”司水扯着肉片问。

“没什么感觉,觉的他们都很可怜,年轻小小的就这样子!要知道!在我的家乡没有到十八岁之前是不可以与人交欢的。”应子闲扶着那白玉一般的脸。

“你不觉得他很美吗?不心动?”转过身子,用那双如绿玉石般的眸子盯着他问。

“不会,我家的司水比他漂亮多了,司水一定是中央大陆第一美人。”捞过那小脑袋,狠狠的亲了一口。“而且,我只要司水一个就好,不会去娶其它人。”

“胡说。”听了甜言蜜语后红晕爬上了脸蛋然后又重新最躺下。

“你这一趟去月宫,有没有见到弥月双璧之一的霖殿下,世人都说他是最美丽的人啊!”那带酸的口气说有多不屑就有多不屑。

翻着鱼,应子闲漫声答了他一句:“说那些话的他们一定是没有见过我家的司水。”

“子闲最坏”不知是心喜自己在情人心目中是最美的,还是羞愧自己被称为天下第一人的司水扑上去与应子闲打成一团。

“好了,好了不要闹,来吃鱼吧!这可是你自己亲手抓的,一定是非常美味的。”取出一只叉在树枝上的鱼交到司水的手里。

玩、戏闹、让人脸红的深吻、让空气燃烧的爱抚,要不是道德观念在应子闲的心里扎根太深了,说不定司水会在野外被应子闲吃的一干二净,连渣渣也不留下。

快乐的笑声伴着马蹄声渐行渐远了,没有人知道树上的男人眼里闪过的那杀意与阴狠。跳下树枝的人让身边的几棵树木化为灰尘,成为他怒气的牺牲品。

“奈斯?”充满怒意的叫声唤出了躲藏在不远处的一个侍从。

“这个该死的家伙是谁?”问着跪在地上的人。

“回殿下,他……他是……他是菊下楼的大师傅应子闲。”地上的男人无奈的说。

“应子闲,应子闲是吗?很好?”美丽的男子阴冷的望着林间的小道。

“第三次”那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声音,像是冰块一般冻的人浑身发麻。

至几位亲亲,这一部份都是写美食的,以后就没有了;请原谅我按自己的提纲写下去。如果不按它写,半途改动,我会写不下去的。

第 15 章

无意中发现离望月城不远处的一个小湖泊,景色怡人;那绿荫如林,四处飘着野花的香味,还有不知的禽鸟与虫子的鸣叫,这一切看起来像是为一对情人准备的约会地方。

一日心血来潮,百忙之中偷个空的子闲做了一小篮子好吃的约美丽的情人去野餐。

坐着马车,二人晃晃摇摇的来到目的地,率先跳下车的子闲小心的抱下司水,现宝般的问:“如何?美不美?”

“不错”再美的景色也无法与他的海底宫殿相比,描了几眼,看着荒山野地的好像没什么奇特的;

“湖泊里有鱼哦!我等一下钓一些上来给你做烤鱼吃如何?”将人放在一个平坦干净的石头后,应子闲蜷起裤腿,步入较浅处,动手抓鱼。用大石块小心的卡住各个要点|Qī-shu-ωang|,等着婴儿手臂大小的银色鱼们游进陷阱中。

看着懒洋洋的情人躺在石头上,招呼道:“要不要动手一起抓几条鱼啊!”

司水看看那清沏的湖水,站起身来走向应子闲:“有什么好玩的?”滴咕着也跟着下了水,站在水里静静的等待着鱼儿游过时,不时的送上一个魔法。二条肥美的鱼儿,被活蹦乱跳的打到了草地上。

“司水,不要用魔法抓鱼”无奈的叫住司水,拜托啊!用魔法的话,不到十五分钟,这湖里的鱼马上就没有。有什么意思啊!

“小心的把鱼赶到浅的地方去,然后用手抓了。”指点着司水,应子闲小心的赶着鱼往他那么游去。

想来没有玩过这样抓鱼的司水,非常投入的伸手去拦截,狡猾的鱼儿总是一次一次的从那双手里溜走。气的司水又是一个魔法弹哄下去。

“抓不住吗!”毛燥的情人在百般努力过后,恼羞成怒的大肆乱来了。

哈哈哈!看着高溅的水花后面那张如花的脸,应子闲笑的特别的大声。现在经不起一点刺激的情人马上扑过来狠狠的在他的脖子上咬上一口。

再一次把抓鱼的小窍门在他的身边说了一遍后,二人通力合作的把一只鱼截在了堆起来的石头边。

二个人四只手同时伸过去抢,结果是司水抓到了鱼,向水里倒去,而应子闲则伸手想抱住情人,结果二个人一同摔到了水里。

爬起来的二个看着对方身上被水打湿的狼狈样,不约而同的哈哈大叫,手里抱着鱼的司水更是露出开心的笑容。看到那里让人失魂的笑,应子闲上前吻住了大笑的唇。陷入深吻的司水腾出一只手来,挽住他的脖子,投进更多的回映。

“好了,要不要再抓起几条?”离开唇畔的应子闲小声的问。

“要,再抓几条来。”正玩的开心的司水,怎么也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把手上的鱼往草地上一丢,开始找下一个倒霉鬼。

二人在这里戏耍玩闹,却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隐蔽着的叶子后面坐着一个人。男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只以一条银色的发带松松的束在脑后,一支紫玉簪子斜插在发上,身穿深红色的锦袍,脚上是一双金线银绣的靴子,镶着白玉的精纺雪纱腰带束着精瘦的腰身。而现在那张清冷精致的脸上却有些扭曲了。眼前二个人那样幸福的表情,实在是太刺眼了。

那样的快乐,所以没有什么麻烦可以让他们担心的。

一直玩到太阳高挂,浑身上下湿透的二个人这才起身,收拾着被丢在地上的鱼。

“司水,乖!把衣服脱了,晾一下吧!我去车子里拿毯子。”应子闲随手除下上衣,光着身子往车子里去。

不时的丢出毯子,外衣、打包的吃的食物。

把毯子铺在树荫下,抱着心上人回了车子:“把衣服换下来吧!”

拴着附近那干树枝,架上木架子,烤起鱼来。包着长袍的司水步下车子。拉过毯子要与子闲粘在一起,看着把打包的食物,一点点的解开放好,司水靠卧在情人的大腿上,等着有空闲的子闲喂他一些食物。

“子闲,你对那奴儿有什么感觉?”司水扯着肉片问。

“没什么感觉,觉的他们都很可怜,年轻小小的就这样子!要知道!在我的家乡没有到十八岁之前是不可以与人交欢的。”应子闲扶着那白玉一般的脸。

“你不觉得他很美吗?不心动?”转过身子,用那双如绿玉石般的眸子盯着他问。

“不会,我家的司水比他漂亮多了,司水一定是中央大陆第一美人。”捞过那小脑袋,狠狠的亲了一口。“而且,我只要司水一个就好,不会去娶其它人。”

“胡说。”听了甜言蜜语后红晕爬上了脸蛋,然后又重新最躺下。

“你这一趟去月宫,有没有见到弥月双璧之一的霖殿下,世人都说他是最美丽的人啊!”那带酸的口气说有多不屑就有多不屑。

翻着鱼,应子闲漫声答了他一句:“说那些话的他们一定是没有见过我家的司水。”
新书推荐: 盛世嫡女传 一品御厨 山歌如刀 黄飞鸿传 落华时分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咸爱 限量婚宠:报告军长,我有了 花式撩妻 军少娇宠:未来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