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28章

第28章

如同无数个夜晚一般;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应子闲酣然入梦。

确定里面没有动静的弥月霖端着酒,缓缓的步入宫内;室内原本燃着的甜香里和入了浓浓的腥味;

“‘销魂’果然名不虚传啊!”小心的挑了一块干净的床沿做下,看着床上二具荒唐了大半夜的身子;那玉雕的长指扶着,应子闲脸上尚未平息的红晕;长长的眉、略厚的唇,如子夜般的墨发。对了!他还有一双如星光般的眼睛;

“不过便宜你了,要知道爱茵斯可是我心爱的宠妾,你是除我之外第二个沾染他的人。这可是一个不小的赏赐;”男子带着称心如意的笑;

“永远只爱他一个人是吗?我到要看看你如何实现你的誓言!”那手指游走在湿滑的皮肤上。第一次看到他是在比赛会场;他与另一个奴隶小心的窝在那里,像只见不得人的虫子一般,探头探脑的看着魔法比赛;看着火球术那吃惊的样子,眼晴瞪得比他的宝库里那海珠还大;

一个笨蛋,这是他给他的第一个评价;要不是看在他的手艺不错的份上,他一定会让他死的很难看的。

私闯内殿,参见我王没有行跪礼;利比亚斯来挑衅身为臣子,没有将望月城主放在眼里;那什么炮豚夜宴居然没有上贡;

更可气的是他居然拿他的容貌会他人比较;

“明天我就会教你什么是下等贵族该有的样子与礼节……哼!”丢下手中把玩的一把湿发;

弥月霖带着难得的好心情转出去;明天又有一个新玩具可以玩了;

有话要说

至云水清明昨天我就同意了,你没有看有话要说。

第 16 章

清晨的望月城在朝阳下看起来是如此的高大美丽的如同神仙居所一般;

“啊……”侍从跌坐在地上,一边后退,一边嘶声尖叫;引来了数个内殿的侍卫。凡看到门内情况所有人不是大声的尖叫、就是闭上眼晴转过身去;

望月城主的宫室内,那淫秽的气氛一如以往的无数个早上,最要命的问题是睡在床上的男人之一不是望月城主,而是昨天晚上设宴打赏的应子闲;更要命的是旁边的男子居然是爱茵斯大人;

大神!几个神经脆弱一点,碰的一声晕在地上。

被那一声接着一边的惨叫惊醒的人,没有自觉的打了一个哈欠;“别吵,还想睡啊!”

“出什么事?”布了这个局的男人,踩着有条不紊的步伐走近,还打了一个优雅的哈欠;

“殿下,这个……”门外那四个侍从吓的僵直着身体,结巴的说不出原由。

弥月霖沉下脸看着还没有完全清醒的人,静等着猎物送上门来。

“啊!……”当应子闲回过神看看自己光洁溜溜的身体;再看到旁边那人身上青一片片、紫一团团、红一块块的时;

脑子反映过来时,连滚带爬的跳下床去,看着自己裸着身,揪着头发抽过床单缠上身体跪在刚进来立于床边的男人身前;

“殿下,这个……不是我……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殿下恕罪”完了,完了这一下子死定;早知昨天就不要喝酒;

佛祖!应子闲真正觉得自己完了;

谁不好睡,睡了这个人的爱妾;

不至于吧

难道是欲求不满的把床上的人给强了!

天啊!

爸爸,妈妈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

神啊!你老人家就行行好,发发慈悲啊!

趴在那里不敢动的,静静的等着受害者家属的反映;

“奈斯,让他们出去。如果那个人的舌头太长了的话,就直接把他送到大神那里去;”话音刚落,每个人都像是练了某种极好的轻功一般闪的不见人影。

一手虚拂关上门;

看着那锦锻绣金钱的鞋子,往一边的座上移去时;应子闲连头也不敢抬起来,心惊胆战的吞吐着口水;

“怎么,有胆子睡了本王的爱妾,就没有胆子看本王一眼吗?”那不紧不慢的嗓门愣是把应子闲吓的直打哆嗦。

罢了大不了一死!男子汉做事敢作敢当;

鼓起勇气:“殿下,小民酒后惹祸愿意接受殿下惩罚;求殿下高抬贵手,放过菊下楼一干人等;”跪坐在地上的子闲叹了一口气,闭上眼不计后果的说出;

坐在椅子上的男子,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让看的人心里摸不着底。

原以为他会痛哭着求饶,想来这个玩具也算有个性;到没有其它下等人的恶劣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没有回过神来,到惊慌失措、到哭丧着到叹气求他放过无关人等;

“你淫秽本王的内宫,原是死罪;但看在你与利比亚斯比试上为我弥月国保存颜面;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先去洗一下……”看着那张脸上闪过诸多表情,弥月霖给应子闲判了一个缓刑,但他更加不安。

“殿下,与利比亚斯的比试中,菊下楼并没有得胜……”应子闲想也没有想的吐实;冷汗一点一滴的从发际淌下来。原本不想起来的人,被二个侍从强硬的架起来走人;

志得意满的人迈着步子到偏殿里去等着笨蛋上门来娱乐;他就奇怪怎么有这么笨的人呐?连台阶也不下!

被架出去的应子闲,压根无心沐浴;草草的擦洗一下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脑子一片空白的任人带了去见债主;

小心的跪在那冰冷的地板上,等着那人的最后惩罚。

“爱茵斯长的如何?”那无喜无怒的声音传来。

“回……回殿下,爱茵斯大人绝色无双,天人之姿”这架势还真是让人提心吊胆!

“你觉的自己呐?”那声音再次传来;

“回殿下,小民无财无貌,不配与爱茵斯大人相论?”连忙把头压的低低的回答。

“现在这种情形,本王不能将他再留在宫里,本王将他许给你可好,你就娶了爱茵斯为妻,终身只爱他一人如何?”那轻轻的柔柔的如同香烟一般的话出口。应子闲真的是瞪大眼珠子,望着高高在坐的人。

“不敢……他是……他是殿下的……”娶他,不行;绝对不行,被司水知道的话,可不是咬他几口那么容易过关的。

“你认为,他现在还可以在本王的宫中……”没有说完的话,带着浓浓的杀意;

是啊!昨天晚上自己可是把他给强了,这是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事,早上可是好几人都看见,不容得他装做不知。被坐在位子上那人的尊贵非凡气势压的抬不起头来。

“这事要传出去,本王的脸往哪里搁啊!本王好意设席待你,你……”没有说尽的话如一把峰利的刀子,一点一滴的绫迟着应子闲愧疚的良心。

“考虑得如何了?……”看着眼前那人为难的表情,弥月霖的心情十分之好,好的让人难以至信。好像看到他那受难的表情,那股快乐就一直的涌上心里。

无奈也为难的摇摇头“殿下,把爱茵斯大人许给小民是糟踏他,请殿下……收回”吞下一口水,应子闲硬着头皮把话说完了。

“怎么?爱茵斯配不上你吗?”沉下声来。

“不是的,殿下……是小民没有福气。”舔了一下干渴的唇,应子闲惊心道。

“哼……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不然就休怪本王手下无情。”向来我行我素的人,又岂能一尔再,再尔三的让人拒绝;森寒的几乎连射入的阳光也冻结的下了最后的命令。

生与死,就在一线之间。

不能辜负司水。

如爸爸所说的,要娶,当然只能娶最心爱的人为妻。

应家的男子只能娶心爱的人为妻。

闭眸

睁眼

吐出长长的一口气!

“请殿下恕罪!”应子闲再一次伏下身体。

“你道我真的不敢对你如何吗?”弥月霖笑了。是一种很残忍的笑。那握着扶手的手指关节,发白了。

“来人,把这个濺民给我打入牢中,好好的管教一下”话音刚落,侍卫如狼似虎的冲了进来,团团围住,半推半拉的将应子闲带出人去,投向未知的牢中。

步了那深入地下的阴森石阶,应子闲说就不怕是假的。不明的光线不知从那里传来印在墙上,如同一只只怪兽窜出来吞食人一般。

墙上被禁着三个人,浑身上下那被抽打的伤痕,鲜血淋漓。左边的铁栏里送着二个人趴在那里死活不知。耳边充斥着那长短不一的喘气声。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一个没有站稳趴在地上。

“啊!大哥你怎么来了?”狱里的管事迎上。

“扣上吧!”

“又送来了一个。殿下这几天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啊!都已经送成六个了。”粗鲁的把应子闲从地上拖起来禁锢在铁链上。

“殿下,吩咐让你们好好的管教他一下。”来人面无表情的说完了这句话就走了。

狱卒拿起火把,扯起应子闲的头发打量着他的面孔。

“长的不怎么样?”

“小子,你怎么得罪殿下的?……”

“这还用问吗?……牢头你说我们……”角落里转出来二三个人影靠近带着淫秽的表情,摸了应子闲一把。扳过脸避开那脏手,闪过。

“啪”一条长长的鞭子往背上招呼了去。

好疼啊!

应子闲咬着下唇将那未出口的声音吞下。

“啪”火辣辣的感觉再一次上来。鞭子不停的从每一个角度下来,硬生生的将那仅存的理智与意识给夺走。

再一次醒过来,背上好像是被火炽了一层一般热辣的让人难以忍受。
新书推荐: 盛世嫡女传 一品御厨 山歌如刀 黄飞鸿传 落华时分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咸爱 限量婚宠:报告军长,我有了 花式撩妻 军少娇宠:未来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