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30章

第30章



为什么?

为什么!父王?

于是我被人挟带上去;像是一件商品一样被王位上的少年撕开衣服打量了一会,看客似乎满意的点头。又被带走,途中,我回头看了一眼;父王那双眼眸里有恐怖、绝望、不舍等诸多不知名的情绪;

当夜他就被送到收拾干净的内殿;这是父王的房间;所以属于梁国的摆饰都被丢出去;精美的舞茵(地毯),香木制成的柜子;那绣着梁国神圣之花的幕布也被除去,换上的是那雪白的纱缎;最后连那张大床也搬走;当然连自己身上那那套梁国服饰也没有例外;

几天后,我连同梁国宝库里的奇珍异宝一同被送进了马车,前往弥月帝城,耀月。

再后来,我听侍从们聊天之余知道,梁王赐死;所有王族被灭杀;只有我一人活,连那平日待人平和五王兄和那刚产下不有几个月的小王子,也没有存活下来。

那个少年居然狠毒至此,而我只能在黑暗的马车里默默的落泪;为父王……为五王兄……为那刚出世不久的,却会被他露出笑的小王子;

父王,你将我送于他,是为了保住我一条命!

作为一个战败国的奴隶,又是一个玩物,父王你要我这样活着吗?

弥月是一个很美的国度,但他却没有心情去观赏;那传进耳朵来的风言风语每时每刻的刺的心头生疼;做为战利品被带上殿去谨见那弥月帝国的少年王;

弥月泠那个天之娇子,凭着超群的智慧、狠辣的手段以少年之龄登上王位;这个年轻的王的传说,我在梁国不只听过一次,他的手段、谋略、无不一在的令邻国的每一位君主寝食难安;真怕这一位刚登基的王,不满意现况进来开始扩张国土;

那一箱箱的珠宝珍玩层层的堆积在大殿,连同他与几十个梁国的贵族子女也被打扮出色夺目;

那轻柔却绝不让人忽略的嗓子,把大殿上所以的东西连同人一一打赏给立功的将臣们;

“这个长的到不错;霖你先尝过了?”王座上水晶垂帘后的人问着毫无形象窝在象征权力第二把椅子上的弥月霖。

“当然,王兄,他可是我的战利品”慢悠悠的声音传来。稍后又加了一句:“味道还可以”

“那好吧!他就赏给你吧!”思索片刻后的王者道;

“梁国的土地,划入弥月帝国内;原帝都就赏你做别馆吧!连同那一城的居民。”弥月帝王的给的赏赐很丰厚;从此梁国的国都将是望月城主的别馆,梁国帝都的子民,将成为望月城主的奴隶;

梁国……

不,已经没有梁国……

泪不知何而来,盈出、滴落、湿了衣服;

望月城,是一个用白玉雪晶堆砌宫殿,这座宫殿丝毫不比耀月城的皇宫差;弥月帝王对这个双生的弟弟还真是信任宠爱有加啊!

被排进内殿的火离殿;这里是弥月霖安置他人送来的玩具的地方。

侍寝的、宠妾、娈童;这里有着形形色色的人,比昔日梁国的后宫复杂千百万倍;

亡国的私生王子;

安列国的小贵族;

银月族的娈童,

也有弥月的奴隶、

贵族上送来的玩宠;

一个火离殿里汇聚各式各样的人带着各种不同的想法、不同的心思等待着望月城主的下召;

没有目标的,只是这样的活着,只是活着。

火离殿中除他以外,尚有二人最为得宠;银月族的绿情公子;弥月的贵族的一个私生子离沉;

第一次发觉得自己有着惊人的容颜是在那次宴会上,望月城主诞日,各国来使济济一堂;而他与其它二位被赏赐出去进酒,却无意将酒洒在一个贵客的身上;那男子只是端起他的下巴细细的看着;猛然的,眼晴闪过那一抹惊艳然后变化成占有;

是啊!这是就贵族,而自己不过是玩物不是吗?

失措的跪在地上请求原谅;静待着望月城主的惩罚。

“殿下,我愿以一个冰蓝矿换他。”那陌生的男子,当殿高声说到;

一个冰蓝矿,真的很值钱;原来他的身价还是蛮高的;

弥月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含笑拒绝;让人带他下去。火离殿中闲言细语更是扑面而来,躲不开。

骄傲?

我有吗?只是一个男宠不是吗?

侍宠而骄?

没有吧?一个亡国的人有什么可以清高的?

仆奴们好像看出点什么,更是用心迎奉着;

我暗笑;他们以为我是得宠的人,冰蓝矿都不换,可见殿下之心。

得宠?不……

那个男人他只是觉得自己碰过的东西让其它人沾上,会觉得自己被辱及。

可笑啊!

无论是他人的迎奉,还是妒忌的语言至于我来说都如清风一般;在火离殿中,只是像一抹幽魂一般活着的爱茵斯;

又是一夜晚,穿上他喜欢看的衣服,带着他赏的首饰,带着一抹微笑随着来人而去。

宫内没有他人,连侍卫也没有;而霖殿下的衣物也不是入睡的衣袍;他坐在那里,一手撑着脸,一手搁在曲起的膝上把玩着一个瓶子;

我知道这个瓶子,里面放着弥月宫里的媚药“销魂”。他曾见过弥月霖对几个不听话的敌国送上的玩物用过。听说这种药分量太多的话,可以把人玩死。

“晚上有一个人你去陪一吧!把这个让他服下去。”带着笑,他把手上那瓶子交给我。

是什么样的人让他这般开心,如此形于色。前几日因为心情不顺,处置了三个近卫与二个娈童。我一边思索一边坐在桌前,安静的等着来人。

一个小心翼翼的身影踏进来,那个温和里带着羞涩的笑的少年,什么地方得罪他了。

交谈片刻后,他发现这根本就是那个任性的城主找眼前那人的事;真是可怜的人啊!

轻而易举的让那个浑身上下绷的紧紧的人松懈下来。

微量的销魂,让他的身体开始发热,失去意识。一直在白纱阴影后面的人,淡淡的让他带着来人上床去。

我为难了,也迟疑了。

这里是他的寝殿,从来没有人可以进入城主的寝宫,就是我们三人服侍他一样,都在偏殿里了事的;炽热的身上贴上来,那迷糊中的男子嘴里迷混的喊着一个名字。

司水

是他的情人吧!真是一个幸福的人,因为有人在昏迷不醒之际还对他念念不忘;

看着身上的人不停的喊着那个名字,那温柔的扶触;不知为何的眼泪总是不停的流下来。

再一次醒来,房中只有城主正淡笑静坐着;“爱茵斯,你不用住在火离殿了,奈斯带他去水上宫。”

做在窗边,平静的看着窗外的那好景致。一群衣着华美的少年男子,正躲在柱子后面,窃窃私言;不用细听也知道,他们正是在议论我;

听说殿下要将我指给他,这样也好离开这个地方,安安静静的在外面渡过余生;看他也不是什么狼子野心之人,跟着他应不错吧!

当天下午,我才知道那个人拒绝殿下的命令。

不愿意?

是不是整日愁眉苦脸的让如花的容貌变的丑?

还是他不愿意娶一个男宠为妻!

……

接连三日,只听人说霖殿下还不如意。

因为去问话侍卫说,应家的男子只能娶心爱的人妻;

我听后心一惊,那男人很爱他的情人。听说挨了好几顿鞭子,真是个蠢人,先应下来,回头再把我处置了不就行;何苦找些皮肉之苦来受。

连说谎也不会吗?

三总管来了,支开了旁人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应子闲在哪里?菊下楼的总管来望月城问了好几次了。

应子闲?

原来他叫应子闲啊!那个有着一手好厨艺的人;

目无表情的我淡淡道:“殿下,留他在内宫里呆几天玩”这是弥月霖给出去的借口,所有知情的人都必需这么答。有二个私下议论的人在弹指间被弥月霖杀死,那尸体被拿去喂了花塘的鱼;

当晚上,有二个黑衣人潜入水上宫,那明晃晃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低声问他家的主子在哪里?主子?应子闲吗?鼻间闻到一些血干掉的淡腥味;望月城举行比武大赛后,弥月帝派了不少的高手,重新布置了防卫;能闯进望月城内殿,这二人也不简单啊!

“不知道,你们先去后宫门等着,过不了几天他会出去的,如果你们这个胡乱的找,只会打草惊蛇的。”那蒙着面的人二人,久久才辙身离去。“我会再找你的”

第二天我让人带我去了关那应子闲的牢房,万幸的是这里不是关那么穷凶恶极之徒的地牢;这是弥月霖处罚宫中犯事的侍卫与娈童的地方。

@奇@环境到也不是非常的湿冷脏,看着那么样子被吊绑着;身上的伤痕累累;总觉得他与地方不符,吊挂着更是不合;

@书@那个男人说到司水时笑的很甜美,仿佛拥着全世界一般;我问他为何不肯娶我?

@网@他只是说,娶了我是糟踏了我,再则他也不想让他的情人难过;

明珠,我是什么明珠?

若你无处可去的话,你可去菊下楼,找雷他会帮你安排的。我取走了他的项饰,明白的他的意思,若我有人可以投靠,他愿意送我去,无人可靠他可以收留我。

只是他不会娶我!

真是一个诚实的人!

世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人在!

我带着淡淡的笑走出那牢房。

这一趟来对了。
新书推荐: 慕林 穿到七零来养娃 奴妃之倾尽天下 半生城 穆少的替嫁娇妻 炼狱赤瞳之废物逆天 一颗绊脚石 父皇必须死 红颜为君烬 醉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