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32章

第32章



车子上的东西不是很多,大多都是干粮,硬绑绑的难吃的让人掉了牙;那怕是咬了咽下肚子,还是如同石子丢水里,硬绑绑的。

烧烤啊!分明火烤,煎烤。不管是那种烤法,都是美味的代名词。

把那兔子弄干净,用刀子在它的身上留上花纹以留下到此一游的痕迹,放入调味品里浸上一时半会儿,就用树杈子架在火堆边烤,色泽金、外酥内嫩的,等有烟香和焦香,这就是成品;

那大铜锅里的野菇、野菜,碎肉、小鱼干、瓣成碎片的饼块,粗粮,凡是能吃的应子闲把它从那车里的找出来往里面放。他真的被那硬饼与冷水给吃怕了。

那香味就像一个娇艳的女妓勾引好几年没有碰过女人的男人一样,闻的周边正在弄营地的一帮子人蠢蠢欲动。在看到领队的大头,丢下手上的活后,其余的几个也过来的,一只野兔压根就不够这几个人吃的,那锅中的勺子更是与粗碗相亲相爱,一时从这手过到那手。

没了,当应子闲弄完手头上的活时,想淘一碗填填肚子时,锅内那烩杂浓汤一空,架上的肉块也没有了。抬头看着那拍肚皮的一伙人。

唉!他忙得天昏地暗是为了什么啊!

看着应子闲垂头丧气的样子,众人这才觉得自己过份了一点,人家忙了大个时辰不是吗?连一点滴都没有喝到。

“我去重新打只东西来。”二人从地上一跃而起,拿着弓箭往林子里跑去。

这一次到是一个大件的,一只野羊;个头也大,从小五那里弄来的刀子,很麻利的开刀,三下五除二把它打理的很干净。如像一个待嫁的小娘子。

饿了的人可是很有动力的。尤其是自己连一点也没吃过,只闻过那香。

五十来斤,烤了几块,还有几块把它们浸里桶里,晒了当肉干吃去。

包了几块给车子的牢友,他们只分到了硬饼与冷水,要不是小五令眼相看,应子闲也别想好吃的。

“喂,你是怎么得罪城主的?”小五有些好奇的问,相处几日,这个人也不是无法无天的分子。

“那个,我给城主做吃的……结果他……我”怎么说,他醉酒把城主的爱妾那个那个了,有家不敢回。

停下手无法再收拾下去,平日只跟自己说,就当出去玩玩好了,但是现在他真的想回菊下楼,更想司水。想他的贪吃、磨人。还有雷的管教、小风小雨的笑,安烈他们那憨憨的笑。

“是不是他不满意,就把你打入牢了。”小五接口说到。

但是应子闲却没有回话的心思,胡乱的点了头。

耀月皇城

弥月泠躺在软榻着玩味的思索着那王弟的最近的表现,据三总管的来报,现在他的正在大发脾气啊!真的是!还是那样小家子气。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那个应子闲还真够倒霉的,让霖这个坏家伙抓个正着,想来被折腾惨了;

回想着那个逗趣的小子,弥月泠不得不对自己诚实,只要与那个小家伙处过一阵子一定会把他记住的。听说挨了几顿毒打。

他到底是什么人呐!居然连水族的暗卫都在护卫他,难道他是……

这也不可能啊!水族之王的规定,可是天下皆知的,一切靠力量来说话的。

那个家伙都最基本的魔法气息都没有,那身手更是差的离谱,骑在龙儿身上,这一头上去,那一头滑下来;要是真这一任的水族王,那所有人都要一头碰死。

不过,水族的暗卫一向是保护王的,没有什么理由,去保护其它人啊!

除非他是……

这也不太可能,那个冷血的水族之王对人的要求可是很高的,绝不留没有用的人,应子闲也不会是四大辅臣之一,这也不太可以啊……!

现在居然被人带去采石场,“来人啊!派人去采石场去接那应子闲回城。”

“是,王”有人应声去办。

这时,因为好奇水族之王为何在外不肯回来的,四王之一的洛水现在正在荒野上忍饥挨饿呐!一向外出有人打点的,现在身边只跟着一个洛蓝,也许武艺高强,魔术超人,但是不会弄吃的,前些时日,在店可吃,现在连人烟也没有,吃了二餐的生食,现在这二主仆饿的头昏眼花。只想快些找些吃的。

二个摊在草地上,嘴里叫嚷着想吃什么?

坡的那边飘来香的让人把胃吐出的味儿,二个饿昏头的人像一只盲眼的老鼠一样遁着那香味进行了蛇行步摸到那地头。

那个粗布衣服的少年,更趴在地上小心的调着火堆的旺度,那四周插着的几块油光腻腻的肉块,连一向自制力很强的洛水也受不了。

让洛蓝掏出几个金币,指指着那肉块:“我可不可以全买下来。”

应子闲吓了一大跳,抬着见那男子,面如冠玉,长相奇好,样子也格外让人顺眼,穿着一袭红衣,鲜少有看哪个男人可以把红色的衣服穿的如此好看的,托着那脸孔到像养在深宫的不食人间烟火的贵公子。如果那嘴张的不那大,眼神不要老盯着那几块肉的,他就是一个下凡的神仙。

“不用了,你要饿就吃一块吧”顺手捡了二只熟透的给他们送上去,转身去木桶里再取出几块架上去。要是让大头小五饿到的话,会死的。掌勺以后,现在他只要负责领队一干人的等的吃食问题,要是过镇,过城。他也可以一起去购买着干净果物的。大头都格外开恩的出百个铜币,给他买着调味品与日常杂用品。

洛蓝把那肉三口二口吞个净,舔着手指:“我们付钱,还可以吃一二块吗?”。

“那些还没有熟啊!”

“这是什么肉?”

“猪肉啊!”

“不可能,我为什么吃不出来。”

“制法不同啊!将肉切成段入盐、酒里浸上一段时间,令其绵软,然后去水压干,用调味粉涂肉上,穿着上挂通风,要吃里把它们取下来烤,蒸、炒、炸都可以。”

“哦!我可再吃一块吧”洛水的口水都可以把火堆的火给灭了。

“喂!你们哪里来的?”远远的小五跑过来。

“小应,你还给他们吃?你要知道,大头,老二老三他们的,吃不饱的话,会杀人的?”小五挑着一块地方盘坐下。

“不会啦,我多备了几块”应子闲把那几块烤好的挑出来的。又从箱子里取出几块软软的粉饼,摊放在薄石板上架到火上去。

一张张的热着饼,陆续的等着他们来吃。

洛水与洛蓝在一边上直留口水。那咕咕声很刺耳,应子闲只好把用饼包一个块给他们吃,铜锅里烧着野菜汤也是很香,大头他们一碗接着一碗的。

打算吃完了赶路去,没有理会那二个看起来像公子哥般的人。这一路遇到这样子的很多,有几个不知死活的还是想买走他们的厨子。

在城外,野地里碰到一些游山玩水的,迷路的来淘吃的,应子闲二话不说的都应了。到不是他大头在意这里东西,没钱买咱们上山上去打几只就行。

问题是那些知髓知味的狗杂种跟在他们后面不走,要不就是拦着前头不让行,末了他们还放下钱袋子要把人带走。开玩笑,吃半个月的好吃的,现在要大头吃回以前的狗食,打死都不干。

现在想想,小五说小应曾私下说过他们以前吃的全是狗食,这话有点辱人到也是真的。

现在全队上下同心一致,路上碰到要钱好商量、要小厨子你把命留下再说。这二个家伙要是不识相的话,让老二老三他们揍上一顿就行了。

吃着的空档把那铜铃一般的牛眼,瞄了一下左右的老二老三,他们二人到心照不宣的点点头。

大头这才放心的喝着汤,好了!搞定,这一下子,厨子保住也。

果然不出所料,那二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来真的跟上来的,像甩不掉的尾巴一样。老二老三他们也被打的鼻青脸的回来。比不上人家,也只好认。默许了那二个家伙合在队里。不过他们掏出的金币,到令大头他们在接下去的日子,得不了少的口福。有了钱,就可买更多的东西,有了东西,那个叫小应的小家伙那菜一餐比一餐丰盛。

千里脯

水腌鱼

炉焙鸡

糖瓜

炖干菜菇

不行,口水出来了。

大头沉着脸看着那二个厚颜无耻的粉面小人,一天到晚上的上了那辆货车,让小应做这个,做那个,那飘出车外的香味让人十分不好受。

真想叫他不要弄给他吃。

小五还真的去和他说了,末了回了一句,出钱的人最大的。

无言。

一日晚上

“大人,你说他是不是暗卫说的那个人啊?”主仆二人躲在树上,小声的窃窃私语着。前一段日子,二人去望月城的途中,发现那森林里的只剩一口气的暗卫。

要不是他听到那藏出树洞的呼吸声太粗,差一点就错过了。

原来这四个暗卫,二个死于望月内城,这二个却是四辅王的暗棋之一。那快死的人把事,粗略的说了一下,只让洛水快去救那应子闲,免的被那个暗卫处理了。

所以洛水二人才捡着小路走去,差一点饿死。

“会吗?他好像除了做吃的,没什么其它的用处啊!”洛水在不饿时,脑子到很清醒的。几日下来把这一队人的根摸的清清楚楚。

“不会武艺,不会魔法,一只狼就可以把他吓得躲在树不能动弹,除了那手艺,把他丢给我当奴隶,我还要考虑几分”洛水很恶毒的说。

“那你为什么跟着他不放啊!
新书推荐: 慕林 穿到七零来养娃 奴妃之倾尽天下 半生城 穆少的替嫁娇妻 炼狱赤瞳之废物逆天 一颗绊脚石 父皇必须死 红颜为君烬 醉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