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33章

第33章

这么没有用的人,我们要走的远远的看不到,才不会污了眼”洛蓝到不觉那人有什么不好。

“可是!可是,他做的菜很好吃啊!我原本还想完了这事,去利比亚斯那第一食坊里住上半个月,现在就算了。”洛水那张优雅的脸上可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自在。仿佛刚才把那个人批评的一文不值的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一想到吃的,那嘴的口水便会不听控制的往外流。

“洛蓝啊!你说我们把他抢回去西宫去好不好啊!”这样就可以天天吃,时时吃了。

无聊,主子的脑袋又短路了,一定是那二顿生食给闹的。这样话也说出口,先不提那个人是不是王的情人,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万一王也想把他弄回去放在自己那处,要是洛水大人这么一闹,搞不好那王会加个不敬的罪名,再不然就说造反,逆上。这事又不是没有发生过。上一次,那长的到是十分俏美的羽大人,还不是因为弄走王看上眼要他服侍的宫中少年。结果第二天就被打入死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全家可是死的死、散的散,末了还连累了大陆上那小国,被王发动神惩,淹没那可怜的地方,从人到物的泡在水里五天,死伤无数;

去!不想了,那泡着的尸体,让他三天都没敢吃肉,恶!不能再想了,要不然晚上好不容易抢到肚子里东西就要吐出来的。摸出一只口袋,拈了一块小小的酥方;含在嘴里。其实那个应子闲不也错了,知道他吃东西乱撑的,就给他做了几方饼点,说加强胃部消化,吃了肚子就不用那难受,虽然听不懂。但是有的吃就行,管他呐。

“吃什么呐?”还是隐不住啊!洛蓝提着那个小布袋“小应弄的,我说这几天我的肚子,吃了痛,不吃也痛。他说是消化不良,给我弄了这个叫什么茯苓糕的。”洛水一点也不客气,抢过那吃的。

“主子,这是我的药啊!给我留几块啊!”洛蓝抢了回了。

香香的淡药味,还有一些糖味,到是十分香。二人舔着唇角咋着舌头;

“洛蓝,我更想把他抢回宫了,怎么办啊!”这一句话让洛蓝摔下树来。“洛蓝,你就想想办法了!抢回去你也有份啊”趴在树杈上的洛水道。

“主子,你就绝望吧!千万不要与王抢东西。”会死无葬身之地,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可不敢忘那个暗卫想亲王一下,现在还被吊在海之崖那里,日夜不停的被食人鱼,一块一块的咬着,那片海域的水常会染成红色。王还下令要是真的撑不住了,让人给他用最好的御医与药,好了再吊上去。

那让人心惊胆寒的叫声,让洛蓝至死不忘。

“对了,宫里传来话,说王回到禁忌之海了。”这也表示逝水的好日子没得过了。

“哦!”洛水靠在树干上,漫不经心的回答他。

“就这样子”洛蓝带着疑惑问。

“我把宫里的事都安排好了,就算我不在,也没有事的,洛紫他们做事我放心的”洛水轻声道。

老狐狸,洛蓝暗骂。

要换工作了可以是要再迟一个星期了 请原谅这个网吧的电脑键盘坏了 不能打符号

谢谢追文的亲亲们

为什么不去朋友家上网 不能让他们知道 让我老妹知道我后悔了一坐上电脑她就催魂一样受不了 我想过几天找到新的工作时电脑未必能上网请她在她的公司帮我每天更新 我后悔了

第 20 章

洛水这几天正打算用金币,用魔法、用强的把应子闲拐回西宫去,可怜晚了一步,刚到迷月城(边境)时,那一大帮子侍卫把他们拦了下来,从那衣服上绣着的图腾来看——是耀月宫里的。

把大头招上前去,几句话之后让小五把应子闲带上前去。大头归队时,对着围过来的人说以后没有好吃的了。应了弥月王要带走应子闲。小五几个处的久了一点的人,低头红着眼;

“大头,我们可不可以用车上的那几个笨蛋去换回小应啊!”小五异想天开的问。车子上的那几个没有用的,送给他们好了。把小应换回来,以后每一次上路,他们就会有的好吃的。

大头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要砍头的”转头看着洛水他们几个在更与那侍卫交涉,大头也不舍的摇摇头。唉!

“小五,没事的了,你们以后去我家不就行了?”应子闲拍拍小五的肩臂。

“你不是望月城的厨子吗?现在又被去皇城,以后我就再也吃不到那好吃的了”小五垂着头说。

“不是啦!我不是住内城的,我自己开店啦!哪!你哪天有空可以去望月城的菊下楼吃饭啊,价格不是很贵的!”附在他的身边,应子闲小声的说了几句。

“菊下楼!应……应……子闲”结巴的太厉害了,不小心咬到舌头。看着被人拥走的应子闲,小五红着眼站在那里直打颤。

“好了,不要舍不得了。”老二过来拍拍他的肩。

小五瞪着他,不是他舍不得,而是他咬到自己的舌头,很疼啊!

菊下楼,应子闲!

天啊!

小五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撑不住了。大神啊!

听说他的回锅网、八珍,还有上次那过路的行商与他们一起合营时说起这夺案的事,他就是趴在那说事的商人前面流口水,怎么也舍不得走;最后还是大头把他拖回车上去睡的。

当时还在想,要是能吃到菊下楼的菜就是死也成啊!

“大头,大头,那个家伙,那个家伙居然是……”还没有说完,小五又捂着自己的嘴巴;说!还是不说。

末了,放不住事的嘴还是在晚上吃着盐淡不均的烩杂汤时说了出来。

大头、老二、老三他们的那嘴张的大的,好半天楞是回不过神。

“奶奶的,早知道是他,我他妈的就给他金币让他把菊下楼的菜全做一遍给老子尝尝”回过神来的大头,狠狠的把手上的那个粗碗给摔在地上。

“所以啊!我们以后就有的吃了。”笑眯眯的小五喝着汤汁,呸!这是什么味道啊!难喝的要死;幻想着回去后,去菊下楼点上满满一桌子的菜去吃,然后当一回大老爷。

“想的美,菊下楼可是你进的?先不上那地方的都是贵族老爷,就是菜钱,你付的起吗?”老三在小五的头上敲了一记。

“才不是呐!小应说了,菊下楼里没有平民不让进的规矩,有的菜也是很便宜的,供给过路的商客食用。”小五揉着头顶了回去。

“好了,伙计们那我们快着把这事给结了,回望月城去。”大头吐出嘴里那被烤焦的饼。

“为什么我们不能去?”洛水一直缠着那望月侍卫的头问个不休。他们带走子闲不关他的事,但是想把他也给轰走,那就不成了。

难不成他们想独吞笨厨子吗?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洛水思量着要不要杀人灭口,再来就是强抢民女……不……民男……

不对……强抢笨厨。

看了一眼洛蓝,用眼神问他,有什么想法?

洛蓝无奈的回了他一眼。大人,他们要带人进皇宫去,当然不会让人跟着去啊!就如同水族不让别人进皇宫,洛水大人的西宫不让外人进是一样的道理,还能有什么想法啊!

“大人啊!你要是不让我们跟着,我们会饿死的。”努力的缠着那头,洛水使出浑身解数让他们答应一个小小的要求。

带他们进宫去。不!让他们跟着应子闲的身边。

弥月泠在接到侍卫来报时,立马要人把他带上来,耀月城的皇宫比起望月城那白色宫殿正是宏大、伟雄也越发的精贵,处处植绿,遍花,绿坡高树;溪水绕石,群鱼窜游;

“小民,参见陛下。”战战衿衿的跪下来行礼,这一次可是把礼给做足了,一点都不敢马虎,就怕又找来一顿毒打。大殿上左右溜着二排人,个个衣冠楚楚,看的人心里直打鼓;

“这个就是望月城的那个……”

“这个好像就是与利比……”

“哦!就是他啊!”

“这就是里斯他们天天……”

周围的议论声,大的传到跪在殿中应子闲的耳朵里。珠帘后响起了动静,那个衣上珠饰相击打或碰到椅子的声音,轻轻的。宽大的衣袖划过空气的轻划声。

“起来吧!这一次传你来耀月城是,因为利比亚斯皇延来了公函说望月城的菊下楼菜肴独步天下,要请你过去一趟,殿上的一些官员也有些仰慕你的手艺,看看是不是如传说中那般了得才回他;本王就传你来,你可愿意?”虽然说的很好听,末了还是带着问好的一句,绝不没有商量的意思。

这就是王者之风吗?光是声音就是让人抬不起来。

能不作吗?如果现在说我想回望月城的菊下楼,会不会拉着出去砍了。

“回,……回……王,小民愿意。”强迫正奖了。

珠帘后的弥月泠,撑着脸看着那底下心不甘情不愿的人;怎么还是这个样子,那苦瓜脸就像是上次,让他每餐偷带菜食进园一样。苦巴巴的!真是个笨蛋,难道身为王还会亏待他不成,他又不王弟那个小心眼的人。弥月泠脸上带着丝丝笑意,摆手让身后的侍卫带人走。

自己瞪着那单膝跪在地上的那红衣男子。那张颠到男女界线的脸!可是让他很熟悉啊!熟的无法再熟了;无数次与水族明争暗斗时,总是这个家伙在重要的时候,来一手让他败兴而归。比起嗜血之王的水族之王、残忍的利比亚斯之皇,这个以智计闻名大陆的西王,是唯一可以与他比肩的人;尤其是在他眼前地,击杀利比亚斯的御厨。
新书推荐: 慕林 穿到七零来养娃 奴妃之倾尽天下 半生城 穆少的替嫁娇妻 炼狱赤瞳之废物逆天 一颗绊脚石 父皇必须死 红颜为君烬 醉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