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34章

第34章

让他牙痒痒了三五天不止;

水族西王洛水,好大的胆子啊!这样明目张胆的进耀月城,难道他不怕自己把他……好胆子……那修长的手指正紧紧的抓着黄金装饰的扶手。

西王洛水,这一次你上门来了,那本王就不客气。此时,弥月泠更是下定决定把应子闲留下以备牵制西王洛水。他以为是西王指着暗卫把保护菊下楼与应子闲,所以日后当他恋上应子闲的温柔平淡时,把西王洛水当成情敌来看待,直到司水回来,才得知那嗜血之王才是菊下楼当家主子的正牌情人后,他独霸应子闲的念头被打个粉碎;而他把这一笔帐牢牢的记在洛水的头上,这个让人败兴致极的人让他日后更是恨之入骨,除之后快;

菊下楼

主子虽然不在,但是只要雷这个万能的管家在,一切照旧;这日,小雨送菜送着送着,又转到柜台后面去。

“雷,你说望月城主什么时候会让子闲回家啊!都快半个月,再不回来,菊下楼快关门了”小雨把托盘丢在柜台上。

“那个城主也太奇怪,喜欢小闲的手艺也不能好让人呆在宫里,要是想吃,他来菊下楼不就行。真是的!雷,你派人去催催吧”小雨扯着正在记东西的雷的衣袖。

“我催了可不只一二次,三总管说了没事的;你怕什么”雷看着小雨一眼,故意大声道。可是见那伙计与打下手的人,三五不时有闲时多会去那门来道外探一下头。

雷,无奈的叹气。子闲不在,就连司水也离开了,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子闲不在连带着三总管他们也很少来了,帐上又少进了一笔。

我的金币啊!

打烊时分,小火他们早就在厨房里开火弄自己的晚餐,这时紧闭的大门被敲开;

“谁啊!要吃东西的明个请早来,现在闭店了。”小风拉开椅子上前去。

“不是,…… 我,我找雷”门外那雪做肤,花做容的面容吓了小风一大跳。忙跳起身来:“不得了了,一个美人来找哥啊!,你……你等一下啊~”

“哥……哥……你快来啊!有个美人找你也!”小风一边后退一边大声叫着。唤了一干人等都跑出来围在这门口。搭着布的雷从二楼下来。看了一眼那来人,狠狠的击打了一下小风的脑袋。

“叫什么叫!”随后端正着脸带着微笑:“这位客人,你有什么事找我?”

爱茵斯无言的抽出一张信纸,递上前去。然后打量着四周的摆饰与布置;这就是菊下楼,这就是应子闲的家;看着那躲在后面的一张张好奇的脸孔;爱茵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小雨看着一向绷着一张脸的雷居然从惊吓、到慌恐、失笑、心痛、再来就是哭笑不得。那变化之丰富就是早日应子闲说他的家乡有一种叫变脸的特技。

叠上信纸,雷用一种很恭敬,很礼貌的态度行了一个礼。“你要住下来吗?子闲现在去了耀月城;另一个当家的也回去,我只是一个总管,无法决定你的去留,你可以先住下来。如何?”没有得那美人点头,雷转头去叫唤那绿然与奴儿他们,“你们三个去把小闲的议事楼整理一下,把小闲的东西先往我屋里搬,你们把杂物间里那些摆饰拿出来,你们去打扫一下那房间。动作快点”雷指着一群子人分派工作。

“没有问二主子名呐?”雷扶他坐下。

“雷总管无需多礼,也……不用叫我二主子,爱茵斯”爱茵斯红着脸结结巴巴的推却。二主子,应子闲没有答应娶他,他那情人未必容他,叫二主子太早了一点。

“爱茵斯啊”

“他就是那个大陆的美人之一吗?不错,不错”

“……”

躲在后面没有分派到事的人,听到他的名时从小声的咬耳朵到大声的叫嚷着。吓的可不只是一大跳啊!

“雷,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他怎么来我们这里啊!”安烈人一把拉住人,往后头拖着去。

“望月城主赏给小闲当妻室”雷拉拉衣服,没好气的说道。

“不对啊!爱茵斯好像是城主的爱妾啊!怎么?怎么?”

“雷,你说会不会,是小闲那家伙去望月城做菜,待那殿下不注意时,把这个美人给拐回家吧!”人堆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堂上一片寂静,马上又响起了一阵拳头击打身上的破空声,哪个不长眼的挨揍了;

雷拿着桌上的筷子,把那打成一团的人,个个头上敲了一记。

“你让厨房弄三个菜,送到二主子的楼上去。好了!收拾一下吃饭了,晚上的功课要做不好,就不用睡了。”转身对着爱茵斯说:“原本不知到你会来,所以没有准备地方与东西,请你体谅,要是有什么需要你可以跟我说。”

爱茵斯点点头,无言的随着那奴儿去后院。

应子闲那屋本来是用来做自己的办事,放菜谱的小楼,因一直都在用,加上这不在的日子里,那三个名义上的妾室也天天打扫,现在只许粗略的收拾一下就可住人了。

看着那二条美丽的身影远去,一群人团团围住了雷。

“头啊!你说,殿下为什么会把自己的爱妾赏给小闲啊!没有道理啊!”

“是啊!”

“没错,没错,你到是说说,那信是谁写的,说了些什么?”

他们正在聒噪着,“信是三总管写来的,上头就是这么说的。”雷高深莫测的回了他们一句。

“不可能了,头,那张纸上写了满满一张,你欺负我们不识字啊!拿来我们看一下,告诉你,我们现在看信没有问题的。”又有一人接了一句。

“对啊!对啊”应合声顿起了。

看着低下一群不服气的臭小子,当然还包括他的弟弟小风,雷冷笑着轻道:“识字,是不?那好晚上除了原来的功课,把你们所有识的字,再写二遍。”话一出口,面前倒了一地的人。

“不要啊!头”求饶声一声接着一声,入耳后,雷到觉得十分悦耳。

“好了,吃饭去。再不起来,再加一回”真是的,对他们太宽容了,都是子闲这人给惯的,下人没有下人的样子。

小雨和小风相互的打量了一眼,唉了一声往桌子前去。

被带进内殿的应子闲心里最里可不安生,上一次进了内殿就出了问题,这一次要再出问题的问题,他就要向司水以死谢罪了;用着几乎是挪移的慢步子,跟在带路那人的后面走着。

这个看起来偏殿;那个带路的人指着那白色回廊的那头说,这是主殿,就是陛下的寝宫,没有招唤不得乱闯;闯!他躲的来不及了。

那人转身离去,只让应子闲自己打量这四周。

这里的三明二暗的屋子也是用雪晶砌成的,右侧有一道清泉缓缓的绕了半个园子,才在那个石砌的小池里汇集,一侧粉墙映着那树影,花姿;假山石堆成的各式形状更是多姿多彩让人目不暇接。

那不知名的滕缦懒散的搭在那二边的圆柱上,丝丝翠绿垂着。进了一屋子,里面摆饰桌椅、花瓶之类的之流的。那桌子摆着一付茶具;再转进去就是五彩丝线绣的花样的布帘了,应子闲伸手挥开丝布,里面是内室了,那依墙的空架子上,磊着几本书,放着一些珠玉玩物古器等,临窗处也有一付桌椅放着,这可能是读书的地方了。真是讲究啊!应子闲赞道。

再一次挥开一面的绣帘则是一间卧房,只头没有其它的物件,只有用帘子隔开的二张床,那大床雕的玲珑精致,隐隐还飘着香气,想是有某种香所制,床上放着二床被子,淡色的床单底下是一层柔软毛皮;另一张小榻子可能是小厮们的睡床。

“笨厨子,你在哪里,我肚子饿了?”窗外传来叫喊声让应子闲探出头去。是那二个跟屁虫,真看不到出那看起来像个贵少爷的家伙居然那么会吃。

“哦”漫应一声,应子闲被摸索着无找厨房,厨子对厨房有一种很特殊的感应,应子闲的鼻子好像可嗅出那些味道一样。左拐右弯的到了目地的。

小型的厨房,好像是用来开个小灶的,只用于2-3人之间的产量;架子上也摆着不少新鲜的食材,样数之多比菊下楼、望月城有过之无不及。厨子看到好的材料就像是男人见到女人、老鼠看到大米、猫咪见了腥鱼、人们见了人民币,不英镑一样。流着口水,应子闲看着那一捆捆的、一坛坛的干货。终于可以大展手脚;这是利比亚斯的千丝鱼、这是深海的链鱼、还有那是敛香国的芥香。

这些东西,在菊下楼可是没有办法弄到的,这里要什么有什么,终于……正在得意洋洋的幻想之际,门外进来了一个内侍。

“陛下,下旨说以后每天四餐膳食均有你做,另外还有二顿点心,陛下还说,有什么需要你可以提出来的?我是内宫总管--丝恩”那中年人很严肃很正经的把话传达到了。

“半个时辰后,我来取”说完最后一腰腹部分句,头也不回的走人了。

可没有多少时间了,拿起容器一边粗粗的收拾着要备的材料。这种带着金丝的蓝虾不知道可不可以按现在的食谱做,不过管他呐!

再挑几两松子菌吧!再来就是就炖鸡肉吧!没有鸡肉,牛肉、猪肉都行,所正今晚上让他吃到炖食就行。再来一盘冷菜就行。

炖牛肉,做法简单,不外乎加香料与调料,但是料肉却是最要把关的,就是脊骨、臀腰、二侧腰肉是牛身上最质嫩的部位,只合适做炒肉片与吃火锅;后腿部分就是大腿部分近膝、近腿臀肉的较老,瘦适合烤、酱、卤的,肩胸近颈的肉就是质老的,略肥的正合适红烧、炖;肘子,胸口的质极老也合适炖,红烧,酱,卤的。
新书推荐: 凰临天下:至尊魔神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守护甜心之倾心绝恋 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 天才萌宝寻爹记 唯愿你能安好 待不枉 恬静如秋花正好 盛宠嫡妃 喜欢你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