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36章

第36章



第二天,弥月泠早早的就来到偏殿的花园里,等待着开始的宴会;应子闲时不时的抬头看着那平和的倚在奇石般观鱼的男人,

他的美跟司水的不同,温和的,让人如听吃了迷药一样,看了还想看的。像今天,他穿着一件淡绿的袍子,那黑亮的长发正被一根丝带捆着,过长的丝带被微风轻轻的吹抚着,如风中的柳枝一般婀娜多姿;

紫藤花架早就摆着几张单席位置;而应子闲正忙着备料呐!此时花园里除了洛水主仆便只有弥月泠与丝恩;客人呐?应子闲不免有些疑惑;这个天下居然有人让皇帝等他们的,不怕杀头吗?

殿门外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还有说话声。冲上来的,五人最小年纪的人与弥月泠差不多太少,不会越过25岁,还有二位则年长一些;

只见丝恩低头行礼;“算了,丝恩你看,今天你的主子可是以朋友的身边请我们来尝美味啊!不用多礼了”那年长的一位挥手道。

“是啊!难得这一次他那么大方,你们看我连家里厨子也带来了”另一个年纪小的嚷着。

“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把家里的厨子给带来了”几个人相互的看了一眼,仰头大笑,十分得意自己来的这一手。

“那应师傅,你不介意有人学习一下你的手艺吧?”年长的那位问。

应子闲从谈话中可以了解,这几位大约是朝中的贵族,与陛下的私交非常;

“我不介意”应子闲摇摇头,马上偏门里涌进一群人,数数人头,十来个人啊!他们不会是把所有的人都弄来了吧!那群人到十分有礼的,躬身行礼;然后把那搬出厨房的用具围了一个水泻不通;

大陆上有个人所共知的惯例,对于独门的手艺每个人都有权拒绝别人参观,就是皇帝也不能勉强;

应子闲睁着那双水汪汪的眸子,看像弥月泠问道:“可以开始吗?”皇帝含笑的点点头后,与其它五人坐座。

宽敞的木板桌上用湿布盖着一块东西?

桌后的有人提问:“是百味腐吗?”

“不是,你们怎么知道百味腐?”应子闲好奇的问他,那百味腐他只做了一次,要不是,是司水要求他也不会动手的。

“怎么不知,那几道菜,天下闻名?要不然利比亚斯的王也就不会想请你去一趟”也有人回答应子闲的问题。

“现在做什么?”

“紫藤饼,可以做开胃小点心的。”应子闲走过去,寻了几蔟长的十分好的紫藤花,摘了下来,只取花瓣儿放它们放做木碗里,用糖腌制;然后放入水里蒸一会子,其中几盖几次拌均了。

取出面团,摘成小块,用圆木均平皮;一个个如同巴掌大小略厚一些,然后用小刀用中间把面饼削开一个三分之一的口子,把里面也切成,做成一个圆口袋一样的,一面抚水放入那很简略的炉中烤烧;

不一会儿,出炉了,这藤萝饼最大的特色就是现摘现做的,现做现买的。出炉的面饼被抓在手上,拌腌好的花馅色泽如旧、清香依然;夹入其中这就成了。

一张面饼装一碟子与着一壶淡茶,被送上了那几张单席上;其它在场的人从应子闲开始摘花时就瞪大眼晴,一直到热面饼出炉,上桌他们还是没有回过神人,(奇*书*网.整*理*提*供)没有人知道这开在花园里的花也可以入菜啊!这也太巧合了吧!

想归想,手上的动作也没有慢下来。咬下那馅大皮薄、即酥且香的面饼,味蕾是十分的受用;再弄了一炉子让十来个看客一人分上一半,尝尝味道。这面饼本来就不是当饱的;只是尝尝味的。

把最后一个热呼呼的面饼交到了一直在阴影里的站的丝恩手里。应子闲转身回到案前,没有注意丝恩那刹那间把他与那记忆中过往的人重叠了。

“开胃点心好了;主菜就弄鸡了,你们没有意见吧!”意思意思的说了一声,应子闲只顾着自己动手弄鸡肉了。

“你也给说说啊!”席上的人没有开口,观看的人团里,小轻的说了一句。

“鸡、鸭、鹅从体形上来排是小往大的,但从口味与肉质鲜嫩程度来说的话就要到着了。历来吃鸡的法子数不胜数,鸡的各部位入肴且也各不相同,复杂不依;单是整只鸡的吃法就不下几十种。”应子闲嘴里漫应着。

“不可以啊,就我们弥月国的吃法也就炖、蒸、烧,那了不起也就利比亚斯还有一种十分奇特的制法是外人不知的。”人群的不知是那家的厨子说了一句。应子闲白了一眼他们。

“就整鸡的吃法,烧、酱、卤、扒、腌、蒸、炖、薰、烤、糟、风、醉等无数种,没有见识”也不想想中国烹饪技术是无敌于天下的;然太多的传统的东西失传,末了单是那日本人就在中国现学现卖,用中国人自己的东西打败了中国人。日本是一个没有创造力的国度,却是一个最会复制与模仿的国家。这一点不得不让人佩服;

“你都会?”席上有人轻问。

“会,为什么不会”应子闲没有抬头的回他,中国人有不会中国菜的吗?要知道美国人是靠美元打入世界,而中国人就是用铁锅与勺子打入世界的。

“哪,鸡的制法虽然不同,但是生鸡的选择却是至关重要的,那么专门食其肉而大批繁殖的鸡,虽然生长快,个大肉多,但全无鸡味,不好吃的。最好的鸡就是野鸡,这个味道,还营养方面都是最棒的。尤其是那鸡皮汤让你喝了之后,你不会再喝其他鸡汤的!算了,你们这里的鸡就是野鸡的,无论那一只都可以。”应子闲翻翻眼;

要知道红楼梦里提到的野鸡皮汤可不是现在那些饲养场的那么鸡啊!那种浓汁熬出来的让人把自己的舌头的吞下肚里去。不说了;应子闲吞吞口水。

“那你就做一碗鸡皮烫吧!”温和的帝王笑着说。

“可?”

“不行吗?”靠!他妈的,这个表情与那弥月泠还真是他妈的像啊,他们果然是一家子的。

“不是,这一餐那几种菜我按装好,这样吃会配不起的。”应子闲为难的说,这是一个厨子的尊颜了。

“那就算了”那人十分了解的点点头。

“那你现在做的是什么鸡?”那群厨子争相问道。

“醉鸡。”只见那应子闲把鸡蒸至半熟后,用弥月泠私藏的那百果酒抹着喂制,再重新上锅再蒸,再抹喂酒;这样往返二三回左右;吃时选最好的部位切块装盘,鲜嫩有酒香,这是宴会最好的冷菜,可以用来开胃或当零点食用。

选了二只鸡上最肥美的部位切了装盘,送上席去,最后那一些就被他们分而食之。

挟着那鸡块放入嘴的弥月泠,看看那嘴角带笑、眉眼平顺的人;心里闪过一丝杀意;一个从心底冒出的声音不停的提醒他,要杀了他,要是不杀了他,日后他会悔之。

杀吗?从头到尾这个笨蛋可没有一丝不轨之举;到是自己到他有些恶意。

不杀吧!那次的事情,会不会又重新在他的眼前演上一遍。那个也会用毫无心机的笑面对他的少年。

杀!……

不杀……;

白齿狠狠的咬下那带着酒香的肉块,仿佛只要将它咬烂,那烦心事就会消失一般。

第 22 章

杀应子闲这个念头也在丝恩的心里萌芽,这样的人不合适活在宫中;就如同黑夜里只容得淡淡的月光的存在;黑夜是无法容忍耀眼的太阳一样的事实。

他留在宫中,只有二种下场;一是死在陛下的手里,还有一种就是死在自己的手里,陛下为他破例的次数太多;他不想最后让应子闲死在陛下的手里,如同他……一般。

那怕他……是心甘情愿的死在陛下的手里也一样;那个傻孩子他以为那样做了,陛下即便不会爱上他,也会时常的记着他。他还是低估了陛下血液的温度。

当丝恩再度抬起头时,那双冷眸里闪过那一丝如铁般的杀意,看着正在用教小孩子口气说话的应子闲。

“那这种面,加入鸡蛋后就是要摔拉多次,才有做出如丝般的效果啊!哪……一样要揉均、拉长,极细……”平静的容颜就如同阳光下无波湖面,那种淡淡的平静安心却在深宫的偏殿里回旋着,久久不肯离去。

“先将拉好的细丝面,盘成堆……对,然后上锅去蒸,这样弄好的面,可以存在几天,想吃的时候,再上熬上肉酱。浇上去就可以吃了;当然鱼羹也可以当成浇头的,这一次我做的就是虾仁,海参做为佐料当成烧头,你们可以按自己想的吃的味道做的。”

“那!这一道面点有没有做好就是要看,成品时用筷子从中间一挑,顿时散成丝状的,如果你们做出来的一窝丝达到这样的效果了,那表示你就成功了。”

一群各府的厨子们更把那煮食的地方围个水泄不通,有几个还乘子闲没有注意的时间,捏了那粉团子一下,试试它的软硬度。

忙着回答各位观众问题的应子闲没有注意到。

……这一边热闹的情景就像是师徒授艺一般,全不把这是皇宫;在场的还做着几位,一沉脸就可轻意掀起国与国之间的无数茅盾与战争的重要人物。

应子闲

这就是传说的中应子闲吗?丝恩第一次迷惑了。

弥月泠没有注意到丝恩那皱的可以夹死虫子的眉,也没有注意到周围五个客人那相互使眼色的小动作。只是透过那人群,专注无比的看着,好像那挡在眼前的人都没存在一样,听着那柔和的如同好朋友之间的低语一声的声音,不径的出神;

好像就是这样变成了石雕一般,听着那声音便着微风抚过周围。
新书推荐: 凰临天下:至尊魔神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守护甜心之倾心绝恋 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 天才萌宝寻爹记 唯愿你能安好 待不枉 恬静如秋花正好 盛宠嫡妃 喜欢你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