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37章

第37章



这样平静的如同回到幼年时,母后还没有离奇死去的日子,那里在宫里,母后就在园里旁着他与霖一起,什么也不用去想,什么也不用去做,等着下朝的父王。

母后死后,父王还是会隔三差五的来与他们聚聚。但后来,新进宫的美人缠住了父王的脚步,那男人也再也没有来过。直到一次,霖着了寒,多次召御医不至,他跑到父王那宫中去;结果被打了出来,父王居然让宫奴打了几十个板子;说他搅了他的兴致。

那一夜后……只有霖与他相依,在那冰冷无比的后宫活着,小心的活着;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言行差错,不能让人看到那日夜不停变漂亮的脸及那如风中摇摆的杨柳般的身姿。

计杀宠妃、陷害最有能力的三王兄、让相官一家三百五六口死于非命……这一桩桩的事,只为了让他与弟弟活下去,只是要活着……什么时候开始起来连霖也渐渐开始回避着他了,为什么……

这是怎么了?

现在怎么想着这些事……?弥月泠恶狠狠的饮下杯中之物,把强迫自己把视线往那一应子闲看去。

他似乎正说到很有趣的地方,惹的围观的人哈哈大笑,猛然看到环境不对时,又停下。

最后离开时,那一群人几乎是用依依不舍的态度与表情何应子闲分开的,这个将王府的印信塞入他的手里,还有一二个拉过应子闲的上半身,凑进耳边小声的说着,不外乎有空出宫时来他们那里聚聚,乐一乐。

虽然不知道有多少真心,但应子闲的心情很好,如同一个好客的主人送着远来的朋友离去般。花园里再一次静下来,只有弥月泠坐着,不知想些什么;丝恩也是。

这里没有菊下楼热闹,每一次那些附近饮食店的比试后,不管结果如何都能在菊下楼狂欢一夜,现在什么也不能有?

是夜

看着满天的星光,感受着仿佛在巡逻皇宫那温柔的夜风。应子闲披着外衣散步。无法入睡,也不知是不是白天的热闹刺激到他,他披着发就那样静静的坐在小池边;

想念父母,想现代的家,明知牵挂的双亲不在,那冷冷的空间除了回忆,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但是他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去想念。那怕是卧室里那张让外公常坐的椅子。

想念着司水,虽然有时觉得他看他的手艺多过于他的美食,但是他还是想念他。想他的任性、不听说……

想着菊下楼,雷那集中营般命令的说话语气,小雨总是拿他与绿然奴儿之间的关系开玩笑,让他们四人总是不自在的红脸;小风总是偷偷摸摸的把多余的剩菜们送到那几个奴隶小孩们,原本只是接济几个,现在想来他的团伙一定大了不少。那些领地上的小孩子们都养成这个坏习惯,喜欢在后门打转着。

安烈伙计们总是把百果酒的糟子,再一次加了一些所谓的独特密方,再放几天然后用来喝。

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想着,那泪水从眼框里一滴滴的流下来。无声的滴落在黑夜的地上,也滴入在正殿那人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水镜之术,是中级魔法较高的一种,随着魔力的高深看到的层次也不同,应子闲的偏殿则是弥月泠时常观看的地方。这一天晚上也不例外。

透过那水面看着以为永远不会出现在他脸上的表情,弥月冷只觉得心狠狠的抽疼了一下。那张平凡的脸在他有印象以来,都是带着淡淡的笑,开心的大笑、被捉弄时无可奈何的苦笑、得到想要的东西时那幸福的笑,平和的让人都喜欢呆在他的身边。再不然就是不好意思的红晕铺满脸上。

想像过他的所有表情,就是无法想像他会哭。

无声的哭,那二行泪悄悄的从那脸上划过。是谁惹他难过了……还是他……?突然间有股也想散步的冲动,他起身披着一件衣服往外走去。

“怎么了?你也睡不着。”弥月泠踏着月色而来,在不远处开口,为的就是怕他不自在。不出所料那人连忙用手把脸上的泪痕擦掉。

“有点想家”应子闲站起身,低着头。

“是吗?”弥月泠靠近过去,原本因夜色有些模糊的脸现在清晰可见,眼睛还是红红的,像一只可人的兔子。那样的柔软可亲。不由自主的伸出食指轻轻的勾起那低下的脸宠,接下去对上了一双惊异的眼眸,应子闲无法想像他居然被一个女生被男人调戏般的挑高着脸。

可以值的庆兴的是,这个男人脸上没有其它表情。

随手擦去还留在脸上的一滴泪,弥月泠看着那渐渐涨红的脸。

还是这个样子……

看着应子闲不好意思的回避,并说现在想睡了。

他落慌而逃。

只留下俊美的王在月光下,那一双无情的冷眸一直追逐着远去的身影。然后伸手把食指上那滴淡咸的泪舔进唇里。

跑进屋的应子闲有些后悔了,怎么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少女一样,真是太丢人!努力的压下从身体深处涌上来的羞意,弥月双璧美丽倾天下,果然不假啊!

那月光下站立的美男子,是让人心动非常。那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平日里的清冷,看上去到是十分……!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像父亲做的甜点一样,让人想亲近……不对……;

像外公用草药香料配出的百合香一样……也不对了?

像什么……

就这样带着这个问题,不知不觉的应子闲入了梦乡。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弥月泠与司水居然在打架,还打的很凶。一个个高级魔法把城郊那片绿林子烧的烧、淹的淹,毁的个干净。

司水好像在骂弥月泠不要脸,今天的庆典明明是他与子闲二人一起过的。而他居然不要脸的插进来,还想拐着应子闲一起睡。

而弥月泠只是一手回着火球,一边轻道:“望月城郊是弥月国界内,本王爱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谁也管不着。”

而他只能手里捧着一盒子,站在边上不停的安抚着空中衣带飘飘的二位。

好奇怪的梦啊!

也对,要是弥月泠与司水对上,可真的打架了,一个任性,一个自我,碰上了……自己可得闪远点。

哈哈……好奇怪的梦啊~

对了,明天播开底牌问一下那个王,啥时候可以放他回家,他好像很久没有想起司水,司水那么漂亮,现在自己又不在他的身边给他弄饭吃,说不定他又会移情别恋。他可的回去好好的守着。

不能让人有机可乘。

至于司水爱不爱他,这个问题……他是问过自己,但是答案他却不敢想……!

爱……还是不爱……

司水位高权重、美如谪仙,这样的条件谁都会爱上的,而相较之下自己就没有什么长处。

唯一可以拿来说话的,就是有一手的好厨艺,还有就是好脾气吧!

除了这二样,他好像没什么大用处?可是这二样无论在哪个时空都派不上用场,他是不是应该被送回到,恐龙时代;那里除了吃和被吃,好像没有其它需要了……不行,恐龙太大了,他打不赢的。

那就送他回去山顶洞人时代好了,那里好像也比较合适他……

算了,不要想了,不管爱还是不爱,只要司水留下就好,其它的就不用管他那么多。

有话要说

有关几位亲亲说有关核桃去皮的法子一事。

亲亲们,这点心老实说我没有听说过,后来是看了一本漫淡才知道,中国有好多的食谱失传了。这是一种极费功夫的食品,去细皮,磨成浆状,红枣去核去皮,捣成烂泥,再用浸泡过的糯米细研成乳状稠浆,三者同锅,混成一体就可。

核桃的清香,枣的香溶于滑细的糯米汗中,这是淮扬菜点的一种吧!听说它还曾是钓鱼台国宾馆的重大宴会也会过过场。只是偶尔写在菜单子上。重不重要我就不知了。我是没有福气吃到原汁原味的人。

作者成说这酪他家自制过,太费功夫了,轻易不敢为之。我想时代在进步,日新月异的剥皮也一样的,如果不同意这说法的亲亲,各自保留自己的意见。

我本人想问但是没有行动,等我哪天老了,我就尝尝去。

工作是找到了(前天),进入新的环境,没有熟悉本职的工作时,我不敢写文天天更新。请大大们原谅,我现在做到一个星期二次更新,再渐渐的正常回去成不??

再次谢谢几天一天上来看几次的亲亲们。

我不好意思啊!

第 23 章

万般无奈的离开菊下楼,司水真的是恨不得把那几个在暗中下拌子的抓起来活埋。马不停蹄的展开身法往水族之地奔出,丝思不顾后面些跟不上的暗卫。

一心一意的想赶回去,把事情处理好了再回来守着应子闲过着二人甜甜蜜蜜的好日子。他可的小心点了?瞎子都可以看得出来奴儿他们可是有意无意的对着小闲动手动脚的。一会儿拉着他的衣服,一会儿牵着他的手,还有事没事的提着重物从他的身前走过,而那几个坏小子总是借机笑弄他。有时看到子闲那有些红晕的脸,他可是打狠不得把那三个人通通丢到海域里喂鱼去,要不是理智一再的告诉他,不要让应子闲看到他最不愿意让他看到的真面目。

他真的恨不得……这次离开个把个月,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乘机勾引子闲,照子闲的性子,造就事实他再为难也会应下的。所有他一直的很小心的防范着,寸步不离的跟着!

有时,他还真是恨死的那个如面粉团子一般的性子。
新书推荐: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盛世嫡女传 一品御厨 山歌如刀 黄飞鸿传 落华时分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咸爱 限量婚宠:报告军长,我有了 花式撩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