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41章

第41章



\"是吗?\"睁大双眼的云海无亮,暴眼着眼抬头看着那如春水般温情四溢的人。

心里闪过,憎恨,悲伤,再来就是绝望。

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进了他那如海底极冰般的心,让他露出那种笑来,那样形与色的笑来。为什么那个人不是他;为什么不是他。

云海无亮知道自己是出色,在几千人中脱颖而出,在层层阴谋诡计之下胜出活下来,连大陆纵合的谋杀也没有弄死他。

为什么偏是败在他的手里。

无论有多少的不服气也没有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了。

如果当初他没有对他动心,没有一心想保护着他,现在会不会不同,他自问。

不会,就算时间再来过,他依旧会恋上那双冰绿的眸子,想着让那如冰般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来,满足自己的那渴望的心。

\"他是……谁?\"用尽全身的力气,云海无亮问。

\"你不需要知道。\"司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现在要知道的是……死了,你想埋在那里?\"

\"哼\"云海无亮冷冷的笑了,那双丹凤眼更是半眯着。他笑自己当初怎么会恋上他,那个冰冻无情的如海里吃食人的妖孽。

那个只知在血腥与杀戮中找快乐的人。

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没有人进的去他的心,他依然是海妖、是极冰、是硬石。谁也是看到得不到。

而他现在他居然变成……那温柔的笑是他不应有的,他只能是无情的海妖啊!

杀了他吗?云海无亮问自己。

不可能,先不管说,一击之下是否有可能成功,若是不成的话,那接下来云海宫内二百来人会被他亲自一个个活刮至死,退后几步,一道掌风击出。

常期警戒的身体有着自然的反射条件,躲开、出掌、回身。身后的云海无亮自己撞了上来,被那掌风扫出,跌在地上,嘴里吐出了浓黑的血液。看着那收回第二击的人,轻笑道:\"你一下你可以放心了。\"随后闭上眼。

服毒自尽。

\"算你聪明。\"司水看着那浓墨一般的血液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这样也好免得他费手脚。至于逝水那种笨蛋就交给恋水他们去对付好了,要是连他都对付不了。恋水也到头了。

洛水那只狐狸不知上那里去了,这一次回来,到不见他来参见,什么事都是他的暗卫来报。

也许应该给他找点事忙一下,要不然查觉出子闲的话,那就不好打翻了,他可是不是其它的蠢家伙。

要是知道子闲有那一手好厨艺,难保他不会天天死缠着子闲不放。

先下手为强吧!找个理由支开他,或许让他代政不错。不忙死他,也累死他,这样他就没时间来……

就这样办吧!

打定主意的人加快步子往自己的冬宫而去。为着自己往后幸福生活打着小小的算盘。可曾想到那千防万防的人,早就已经捷足先登一脚。

洛水觉得现在的日子是最幸福的,因为每天可以有好吃的;吃了玩,玩累了睡,睡了再吃。吃的当然是应子闲的佳肴,玩当然是玩弥月帝在子闲面前那敢怒不敢言的情形。

他这样整天无所做为的闲着,让他的侍卫洛蓝都有点不服气了,哪有人那样的,一边嫌人家(子闲)笨,一边又缠着人家做好吃的,有时三更半夜的还催人起来弄吃的。

这像话吗。虽然,虽然有时他也会有那个冲动了,因为那个大胃王的主子把子闲弄的菜扫了一个干净。

真是太过份,好歹主仆一场自己吃菜,就连汤也不给人喝。

洛水正酒足菜饱的窝在椅子上,心里计量着怎么才能把应子闲这几天正在弄的那坛子新酒给弄出来喝喝,传闻他菊下楼的百果酒冷冽清口无比,前些天看到他正用其它花儿啊果儿的弄出一坛子色如淡金琥珀色的酒,虽然他站在边上流口水,那一向心软的笨家伙,居然就是不给喝。还说了一大堆什么,不是时候啊!等可以开的时候喝起来更好啊!

哼当他不知道吗?这个笨蛋想把这坛子酒,送给那个弥月那个狐狸皇帝喝,要不然为什么酿的醇酒的颜色是金色的,全世界也只有那个狐狸喜欢金色的。

哼!看我回去怎么跟司水那个妖孽说。到时他们相争,这坛子酒就进他的肚子吧!洛水更在美美的作着白日梦时,印在应子闲身上的魔法烙印,传来了一阵阵波动。

偏殿中,应子闲刚沐浴完,披着一件袍子,坐在床擦着头发。原本虚掩的窗户被打开;他抬起头张望了一下,又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但一柄利器居然不知何时,顶着他的脖子。

应子闲说不怕,这是假的,想他大好的公民,这一辈子可是没有干过什么缺德的事?他轻轻的碰着那把剑,吞了一下口水。

小心的,轻轻的抬着这个从头到脚被黑布包着的人。

“这位大哥,你是不是找错人了?”身子则小心的退开一点。

“我只是一个厨子。”那把剑又近了几分。

“真的,我只是一个厨子”应子闲觉得自己这几天真的是很到霉啊!为什么这几天会这样子啊!他记的他没有做错什么事啊!

那个本来好像……不……真的很喜欢带着他的弥月泠,这几天对他的态度,可不是用冷冰冰来形容啊!原本一天四顿都会亲自来偏殿吃菜。现在就让其它人送过去。

就连原本喜欢用怪异眼光看他的那个丝恩,也没有来了。真是怪啊!为什么呐!只顾着自己的想法。没有注意到那持剑人的眼神有着激烈的矛盾。

杀。

不杀。

看着那剑对自己的脖子如此的恋恋不舍,应子闲再次小声的开口:“这位大哥,我们往日有冤?”那黑衣人摇摇头。

“近日有仇?”看那黑衣人还是摇头。

“那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为什么拿着这玩意找我?”指指脖子上的那可以见血的家伙。

“既然没有深仇大恨的,你看我们要不要坐下来好好的谈谈,解开误会啊!如何?我是个手艺不错厨子。你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啊!”!

应子闲在心里直叫天,阿弥陀佛希望这个世界的人,都是贪吃鬼转世。要不然小命没了;虽然没有什么雄心大志,但也不想那么早死啊!

“笨厨子……我要吃东西。”此时,门外那个媚的让人受不了的洛水公子的声音响起。应子闲从没觉得这个平日让他寒毛立着的嗓子,现在居然这样子动听。

“哦!”小心的用手推开那放着不动的剑。那个好像刚清醒过来的刺客,动作很麻利的翻身从别一边的那窗户里跃出了。

好像是窜通过一样,那个黑衣人前脚刚走,那门就被人打开。

洛水与洛蓝移进来。

“笨厨子,你在干什么啊?洗澡洗出一身汗来?”洛水抚着他额头那冷汗。

“洛水,你们要吃什么啊?”看在他们救了他的份上,好吧!破一次例,洗完澡后再一下厨房吧!

“笨啊!你真当我是猪啊!”洛水一巴掌拍了下去。

“靠,是你自己说要吃东西啊!”揉着肩,应子闲惊魂未定的抗议。

你还不像啊!一个人吃二个人的口粮;除了那软软巴的,除了睡就是吃的,还有什么更像你啊!当然,你比那东东漂亮就是了。不过这几句应子闲也只敢在脑里想想。他可是记的那个在街上不知死活调戏他的猪哥,被整的半死不活的,说不定下半辈子,还没有办法下床呐。

“是我说要吃东西,但是是明天要吃的。”洛水丢下前几天从他嘴里套出来的菜名,一摇一摆的像个大老爷模样的出去了。

园外,那从应子闲房里出来的主仆二人正对着那黑衣人离去的方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大人,要不要当潜在宫里的人查一下啊!”应子闲的个性没有可能得罪人的;

“查!查什么……”洛水带着一脸的笑,看着身边的近侍;

“你晚上是不是吃太多的,撑着了?在弥月宫里有一个黑衣刺客没有惊动任何人,潜进弥月帝正殿旁的偏殿来刺杀一个没有什么的笨蛋?”洛水加重语气的挑出没惊动任何人,正殿旁的偏殿几个短句。这么明显的暗示,让他的心一惊。

“那你说,他是……”

“对”洛水漫应一声,洛蓝也太低估弥月泠了,他的宫殿又岂是任何人可进可出的。就连一向以智计出名的他,为了美食都被困在这个偏殿与花园,不得雷越半步。其它人哪有那么容易进进出出。

“哦!对了;洛蓝如果吃太多,让你的脑子不清醒的话,明天开始起,你一天吃二餐吧!其它的我包了。”洛水拍拍听到这话软了脚的洛蓝。

“主子,你是吃太多,把我只有半饱,所以脑子不太清楚啊!”

没有检查啊!

今天早点来更新啊

!致某位写书的亲亲,中华美食是属于大家的,你搬吧!把你的书也给我贴一下吧!我想看啊

第 27 章

黑衣人丝恩跃进自己的房间,但另一把由火凝成剑指在他的喉前;丝恩抬起头---弥月泠。

心里闪过无数莫名的情绪;

他是不是看见了什么……

如果没有看见……那为什么用剑指着他

那如果看见……那为什么不阻止他!

“王!……”丝恩的脸上没有一丝愧疚,那双在黑夜中睁睁发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前面的人。

那剑缓缓的收回来,“丝恩,你为什么不杀他?”
新书推荐: 慕嫡娇 凰临天下:至尊魔神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守护甜心之倾心绝恋 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 天才萌宝寻爹记 唯愿你能安好 待不枉 恬静如秋花正好 盛宠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