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43章

第43章



洛水在应子闲上车前就发现他怪怪的,综合耀月皇帝那时时不给他找个小事,想借机打上场,加之外宫那锁住应子闲的魔法波动,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明白。

这二日他费尽心思的逗他开心,除了想要好吃的外,其次还是不想应子闲丧命;先不说弥月那个皇帝会怎么样,但是被司水知道他的情人移情别恋那个后果,怕是那海域里又要多一个人被吊着活生生的喂鱼呐!笨蛋是个厨子,他应该给别人做吃的,而不是被别人吃的,要不然他活着就没有价值了;

离开时第一天,应子闲心情不好没有自己动手的打算;宿店的食物让他们吐出来并发誓饿死也不吃一口;接下来的主仆二人饿过三顿后,终于受不了;

洛水命着洛蓝去买一些厨房的家伙什,放在车上以备等一下应子闲心情转好,大发慈悲的动手弄几种小菜给他们填填肚子,大神,真是想念在去国界的路上,一天可以吃上四五顿。

而应子闲的悲伤似乎随着离皇宫越远而渐渐少去,虽然他这样努力的压下心头的不痛快对身体不好,但是管他呐!那是司水的事。他洛水只要应子闲维持现状,不停的上街淘东西,回来就有好吃的。

可不……瞧!那没多少心眼的笨厨子回来,手上还提着一条鱼也。

“笨厨子,这种不能吃啊!”看着应子闲手上提着的那鱼,他是水族之人当然清楚这种鱼一般在水深的地方,身上有着微量的毒,虽然吃不死人,但是味道奇差;鱼身上那鳞片,又刮不掉,所以这种鱼就算被抓到了,也会被丢掉。

没有人的。

“我知道,你只是想试试,我记的在家以前见过一种鱼的制法,说不得这可以一试?”食谱记着,在长有芬芷这种植物的清水河里有一种鱼,传说此鱼色呈粉红长着裙尾,白天不出来活动,只有在月色极好的夜晚游出来冲着月亮跳着。那如女子的圆裙般的尾巴更是美丽无比。

这种被人称为月光的鱼,身上有毒,长了一种很奇怪的鳞片。这种鱼稀少之极,若不是那写这食谱的人在后记里写着亲品其肉、汤,月光鱼出水,易死、一旦死后腥臭无比,毒可巨;

据谱上记着此鱼熟后肉色呈胭脂红色、质鲜美少刺、细腻如膏脂、入口即化带着芬芷的花香;其汤色乳白、鲜香无比,世间无鱼可与之并肩;还记着调料只可添姜与葱多则失鱼原味,不可多食;

这种鱼,应家历代都去找过,只有湖北的一种(鱼字旁)回鱼,有些类似。但武昌鱼是极鲜美,却及不及食谱上记。

书上还有记录,那鱼身上的毒可能是与芬芷这种植物相克的,所以只有在有那植物的河边的才可以食之。

应子闲不停的让自己忙碌,一有空就上街去,找些小东西弄些调料之类的,这五六天走下来,他身边多了好几中调香的植物,都可以入菜的。

今天,他就拿着银币去刚路过的那个镇子,买食物,因为洛水说了,接下去的镇子可就没有这样的热闹了。在码头边看到那刚上岸的鱼,就想着乘着新鲜弄打包几条。在那小鱼小虾堆里看到这鱼,颜色不好,那鳞片更是怪的;听到那船主的介绍这鱼鳞片刮不掉,难弄味不好,才想起在食谱上见过这种类似的鱼;

兴冲冲的买了,回到露营的地方;想试试是不是如书上记得的那样。

起灶洗锅的让洛水二人去后面一辆车里找出要用的东西的;说来可笑,那主仆加应子闲三人只呆一辆马车,到后来为了路上有好吃的,加了一辆采买了整整一辆车的用餐与干货。

操刀,将手上那奄奄一息的鱼洗净,把姜拍醉葱切段上盘和着那叶露酒,往锅上清蒸,小心的在一旁等待着;那合着的锅盖原本传出一种很怪的味道,不香,不鲜,但也称不上臭;

没想到一听到水沸声时,那怪味好像被什么东西综合了一般,变的的鲜香无比;这味道让原本脸上带着疑惑的二人,贴的更近了,快把锅前的应子闲都给挤开了。

我以为重新换了一个公司,哪知运气那样的差;3月底又有认证。运气还真不是普通的差;保证下面这个星期,二次;请亲亲们原谅,还保证下次不会这样的。

其实我星期三去了网吧,想上一去,说一下,可是附近的网吧没有空位了。

第 28 章

而事实上,应子闲也真的被挤开了,挤出去的不是一点点;这一次的露营地是搭在路边不远处的稀树林边的,离那马道不远;闻到这美味的平均每三辆马车中有一辆马车派下人打听询问的。

就这样子人越聚越多,而应子闲更是被挤到外围去;围成圈的人正交头接耳的打探着这锅里煮着什么?被香味诱的无法自制的洛水二人盯的可是死紧;

头也不回的问:“笨厨子,什么时候可以吃啊!”

“我真的饿了。”

这句应子闲没有回答,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听见;等不到答案的人转头被那一张张好奇馋嘴的脸给下了一大跳;

“笨厨子……让开,你们干什么呐?”

“这里了”站在最外围挤不进去应子闲摇摇手;洛蓝在主子的一个眼神下,排开了一条路把那人拉回来。

“可以吃了”只到这纶音,洛水一个闪身就消失在空中,再一眨眼手里多了二个盘子。

“给”

那个锅盖终于被掀开了,那喷出的香气让洛水伸长脖子,狠狠的吸了一口;锅底那盘里,一条银白色鱼更是躺在那里用她的香味招人呐!

原本深色的鱼身变的银白如雪,那用刀也刮不下来的鳞片,被应子闲轻轻的用筷子一夹,整张都取下来提出盘外。那鱼被筷子分成了二半,一人一半连汤带姜片往二人的盘里搁去。

洛水眼看着那带尾的一大截子落入洛蓝的盘子里,那心疼的劲儿;小孩子一样指着那盘子说:“他的比我大。”应子闲左右想看几眼。

“胡说!鱼尾巴没有肉不能算的。真笨!鱼最好吃的就是鱼头,没建识”丢下这半句话,又转身去忙活其它的事了,他可不绝不想信的这就半条鱼可以把二个大胃王给吃饱了。

很没品,洛水二主仆没有形象的吃的咝咝有声,不管也不顾及旁观者;

看着洛水咬着原本就没有多少肉的鱼头,应子闲不停的叹息啊!他那是在吃肉,不是在吃鱼头。至古以为,以鱼头为汤的最多,因为传说那营养全在头里。

其中以黑鱼(那种头大身小)、名鱼(鱼字旁)二种鱼,煲汤最是理想,将豆腐切丁,加入幼黑木耳加了嫩笋。那做出来的鱼头汤会让人把自己的舌头给吞下去,应夫人那手鱼汤可是绝了的,是应氏父子的最爱。

对于吃的方面中国可以说是最讲究的一个国度了。古时还有传统,相亲宴时上一盘鱼,一盘鸡看新人从哪里下筷;若那新人吃鱼从鱼头下手,吃鸡成胸脯下筷,那男方的可就得算算自己的家档,古话说,为官三代才懂吃穿,这可是户高贵人家小姐。

鱼头最为营养,其次是鱼肚子;因为这几个地方的肌肉有运动是活肉,咬起来有滋味着呐。

对选材精道应家人都本着宁少,宁鲜、宁迟、宁贵; 一定要做出最好吃的佳肴来。

“这位小哥,你这是用什么鱼做出来的?”旁观者者们挤上来拉着应子闲。每人一句话,都把应子闲叫晕了,更不要说现在时不时的有人扯他头发,让他转头回道;又有人拍他的肩引他的注意让他转过去头。

当然,应子闲他们想安静的赶路是不太可能了,因为不少人打听他们从哪里来的?心软的笨厨师经不起别人的强求,硬是在洛水的反对下,做了几盘子小菜,每辆车分上一盘子,只求他们放手让他走人。顺便也为菊下楼打了几下小小广告呐!

在接下去的路上,洛水的那二辆子后面也跟着好几辆的车子。同他们要干什么?他们只是笑着说同路,同路。

洛水支使暗卫回菊下楼去报信兼整理房间,让他住下去。那雷拿到那信件时与菊下楼大大小小的伙计们那个狂欢啊!你想主人都走了那么久了,连带着那些贵族们也来少了;最重要的是他们想那个爱笑的好人了。

当然还时正在用菜的商客们有福了,雷他们决定这一餐菊下楼请了。接着,雷派人去跟三总管与几位贵族老爷打声招呼,一是应子闲平安的要回来了,二是他们可以来消费;

小雨乐滋滋把这个好消息送到后头去,跟奴儿与爱茵斯他们分享;

绿然他们与奴儿到是兴奋异常,唯独爱茵斯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因为他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他是什么人!什么也不是?

那他为什么又要在这里?他自问;可是如果不在这里的话,他又应在哪里。不!哪里是他可以呆的。

在这里有好几个月了吧!

不用担心背后的暗箭;不用担心有人会拿来玩意似的戏弄;每天都可以活的自由自在的;原来这才是一个人应有的生活;这就是他们说所幸福吧!

但为什么,他的心里还是觉的空空的,找不到位置;

看着周围的人那高兴的样子,而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默默的转身离去。

离应子闲离开已经有七八天了吧!耀月皇宫可以用水深火热来形容,从厨师们做的菜没有应子闲的好吃,到侍卫站的太直,像柱子一样;等等很多的理由,让弥月泠开始炮轰所以经过眼前的人。

丝恩无声叹息!那个只会用笑脸来应付所有人所有事的王上哪里去了?
新书推荐: 慕嫡娇 凰临天下:至尊魔神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守护甜心之倾心绝恋 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 天才萌宝寻爹记 唯愿你能安好 待不枉 恬静如秋花正好 盛宠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