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46章

第46章



也许是那个男人,不曾不愿服下那东西。

也许是服下忆情泪的男人也没重新醒过来。

最终那个持着忆情泪的女人消失!

“这个可以给你,但是你要答案一件事,日后子闲若是……请你放他一命,这离情草原本是我为他采的……”丝恩没有说完,放下手上的东西离开。

“来人啊,去让御厨弄上一桌好菜,就说是吃完后他应子闲就可以回去,我就不去送行了。”弥月泠笑的很开心,那灿烂的笑容让宫奴看的一阵蒙过去。

弥月泠静静的坐在魔法镜看着,那疑神疑鬼外加上探头探脑的应子闲吃着那一桌加了料的酒菜;

小东西,离情草的药效可是比你那莫名的鬼坚持来的有用哦!只要你乖乖的吃完就行。

终于到了白玉山庄,司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把行李连车马等一同丢给了那山庄的管事,便飞似的往菊下楼跑去。

见到那个家伙一定要好好的揍他一顿才行,他一定是与其它人玩的忘了想他了,然后要他做上好吃的让他的吃个够,再来就是拐他回床上去,他想念他好久了。

中午时段,是菊下楼最忙的时;行商路客人来人往他一个跃身就往厨房里跑去,原本这个时候忙的满头大汗的身影不见了。

却看到了一个很扎眼的家伙。

洛水……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他没有形象的趴在那里吃着,真是丢水族人的脸。

再一次转身看到送给应子闲坠子,居然系在那个长的狐媚过人的男子身上时,司水似乎明白些什么了?

原本带着笑貌瞬时沉了下来,以闪电般的速度狠狠的扯下爱茵斯脖子上的东西,另一只手握在那纤细的脖子上。

原本个子差不多的爱茵斯被他渐渐的提到半空,一个魔法水球丢了过去,砸在洛水正用餐的桌子。

木桌子承受不了那巨大的压力,轰然到下,桌子上的盘盘碗碗的碎了一地,连带着惊动正在灶上忙活的人。

“这东西,你从那里偷来的?”司水问着被捏紧在手的人。情急之下忘了,这个东西是他下在应子闲身上,除应子闲与他谁也没有本事把它取下来。

“主人,你掐着他的脖子,他无法回话的。”小火他们直言后,眼见那爱茵斯像个破娃娃一般被丢往木门上。惹的小火他们丢下手上的家伙什忙着去扶人。

对司水这种的粗暴的作法,没有人敢去抗议;

哗的一声,连人带着门板往后飞去。而洛水正看着这千载难逢的好戏码呐!他与司水算不上好友,也不能什么忠心的属下,更不是什么死对头;

这样的情况可是很少有的,错过不看可怜;反正那个弥月泠一时半会的不会杀了应子闲。

司水连眼角都没有瞟一眼被甩出去的人;长长的啸叫声想唤出他亲自挑出给应子闲的暗卫;“没用的,四个暗卫全部死了。”司水那双如恶狠的眸子,狠狠的盯着啃气的洛水,只身上去狠狠的一掌拍过去,可惜的是没有打着,洛水可以不是爱茵斯想怎么治就可以治的了的。只他们二人在空中你来我往的交手,厨房里的伙计们抱着头冲出去,叫雷管事来解决,大伙们的心里都清楚,这主子除了子应的话听外,也只把雷的话的当人话来听。

想当然,洛水与洛蓝二主仆从头到尾把这件事情经过讲的清清楚楚;

被扶起来的爱茵斯拒绝跟他们出去,只是静静的倚着墙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司水。他的心里也极不平静。

原本就是有好相貌的他,虽不是皇室纯正血统但也是他引以为傲的。但看到这个耀眼的人时他想他终于明白了,应子闲为什么会拒绝接受他;

这个男人比他可吸引人多了。

咳出一口鲜血来,爱茵斯乘着自己还清醒时,插进他们的谈话中去把望月宫与城主的事,一五一十坦白的出来。

也许,这是他最后能帮应子闲事了,把事情说完了,他也应离开。

这个地方不是他可以呆的;应子闲也不是他可以想往的;

是他离开的时候了。

第 31 章

弥月泠再一次抱着应子闲回到内殿的床上的。坐在床沿上静静的等着那双如温玉的眼眸现一次睁开。那长指不停的在脸宠上划过。

那还透着酒味的双唇,弥月泠一而再再而三的俯下身去品尝。

应子闲终于是他一个人的了,这一次没有人可以夺走了。把躺在床上的人把到自己膝上有一下没一下的亲着,就连丝恩进来都没发觉。

“陛下,空内的人都安排好。保证不会出一点点的差错”。品尝着美味的帝王没有说话,只是摇摇手让他们出去。

离情草的效果好的让弥月泠得偿所愿。

如同现在

他正坐着批阅朝臣的奏表,而子闲正捧着茶点过来,轻轻的放在桌子上。那轻微的声音的让他抬起头,那可人只对他一笑。“弥……我弄了好吃的花糕,听丝恩说你没有吃饱。”

拉过那有点害羞的应子闲,弥月泠没有说谢谢,如同情侣般的只是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羞的应子闲看了一眼门内的宫奴们,急急的挣脱那手掌跑出去。

原本带笑的脸,在看到应子闲的那一瞬间又转为硬冷。

应子闲坐在水池的石头上,摸着自己的唇,想着笑了。

虽然还是有觉得有事奇怪,但是他发现弥对他真的很好。而他也正庆幸自己有一个好的情人。想想自己还真的是好运气,从现代一个小厨子到现在是耀月皇城的另一个主人。

他怎么不庆幸呐!

从应子闲身边经过的侍卫很有礼貌的单膝跪地请安问好,直到应子闲挥手他们才起身慢慢后退。原本还担心的自己与弥的身上的差距,会让人说些闲话。

但是想的事情没有发生,那些人的眼晴没有丝毫的不敬,也没有在背后听到什么议论声。

虽然对自己与弥月泠之间的爱情经历没什么记忆了,心底的那种柔软的感觉告诉他,他们以前却是相爱过。只不过因为是无耻的水族派刺客下毒,想谋杀他而造成他的记忆有点问题。

想想也对啊!弥是一个王啊!当然有很多的人想谋杀他,至从接受了这个理由后的应子闲对弥月泠的三餐与点心更是小心翼翼的。

“子闲大人,你怎么在这里啊!不是说要教我们做新的菜肴吗?”厨房里的二个厨子远远的跑过来招呼着。

“来了”丢下刚才还有些伤脑子的事,迎着跑上去。

这样守着心上人的日子应该是快乐无比的,但应子闲总是觉的缺了点什么?可是又找不到原由,像现在他趴在窗户上看着月色脑子里总是一片空白。

“子闲,夜深要休息了。”从水里出来的帝王招呼着情人回床上去。

“哦”漫声回道,说到床上应子闲更是不对劲,照理说他与弥同床快一个月,每一次弥月泠成功的解他的衣服时,wωw奇Qisuu書com网他的手与身体总是无意识的推开他。

弥月泠没有说什么,总是体贴的放过他。今天晚上,应子闲觉是不是应该把他喂饱啊!要想情人不出去偷吃,先决条件是你把他喂饱了才行啊!

应子闲决定今天晚上就让弥成功的把他给吃掉吧!要不然好像太惨忍了。

双双躺下的人影在黑暗中等不了多久,应子闲一个翻身压在弥月泠的身上。

弥月帝王的确是吃了一惊,无数次的求欢都让应子闲拒绝了,如果不是他的主观意识;一接再三的被拒绝说不惹那里假话。他想应子闲,想的身体隐隐做痛呐。

可是看他那不知所措的表情,他觉的又不忍心。虽然他有无数的法子可以品尝情人的身体,内宫有着无数的药可以让人乖乖就范。

他就是舍不得。怎么今天晚上这个小家伙到自己送上门了。

有些薄茧的手掌滑过那光滑的胸膛,一寸一寸的向四周缓慢的游移过去。头顶上的呼吸猛然的重了些许,感觉到弥月泠的手爬到自己的腰侧时。

应子闲的手一停,身体自动的僵在哪里;然后弥月泠的手也一僵接着一声叹息把应子闲到自己的身侧拍拍他的头没有说话。

有些脸红与不好意思的应子闲猛然起身,重新压到弥月泠用舌头一点点的吻着那光裸在外的肌肤。

“我不管,今天晚上一定要”仗着殿内黑暗,应子闲终于说出口了。虽然记不起什么,但是那双手很自动的抚措着低下人的身体。

身体的记忆里那些敏感的地方,被一一抚触着。从胸膛到腰肢与小腹最后到那欲望要喷发的地方。依靠着心底深处那模糊的记忆用尽所以的方法挑逗那东西。感到身体下那人的颤抖与越绷越紧的肌肉。

应子闲笑了,虽然有点不太对劲但至少是成功了。

现在把他吃了就行了……

吃了他……

更美滋滋的幻想着等一下的丰富晚餐,低下忍耐不住的人一个翻身把应子闲压到下面去。很粗鲁的扒到身上的袍子。

混乱的吻被加注的应子闲的身体,那只不安份的手更是往双股间游走而去。指尖带着试探往那没有开发的地方摸索而去。微微的刺痛的让入迷障的应子闲有些清醒过来的。

那被刺入的不适感明显的让他脑子里的疑问又加深少许。

双脚不自觉的有些排斥,抬起红红的脸上的。“弥,我好像……”

对于身下的人的每个一个反应与动作,弥月泠都一一接到心里,这些不熟悉的对情欲的反映。
新书推荐: 贵女重生记 好事近 极品萌宝:霸道爹地护妻狂 邪魅宫主腹黑妖妻 一鹿热吧第二部 慕少,娱生多指教 给力娇妻:总裁乖乖回家 江城风月夜 重生有妖 绝色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