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54章

第54章

接着自嘲的笑了一下,盯着那门窗久久没有回神。直到司水敲门进来后,才回来神。迎身上去,就如果往日一般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早上好。”司水先是有些僵,但马上回过神,开心的一把拥住人。“子闲,子闲你回来啊!你终于回来了”想当然,早上应子闲又回到了床上去,不过多加了一个司水。

端着水来到门口的小雨他们,叹了一口气又把水放在门口,下楼去了。唉!!!

大堂里还有客人指明要主人家掌勺呐!!!

算了!让司水多休息了几天,应子闲……不应该说是菊下楼似乎变的跟往常没有什么二样了,三总管与贵族大人们依旧会三番四次的上门来又吃又喝。

依旧每天忙碌着厨房的事,连那封地事也是雷他们在管着,只不过是他回来的,却也接待了一波又一波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跑来问声好。

直到二三天后,他无意中碰到了正在载擦洗坛子的爱茵斯,应子闲不知道如何开口,到是爱茵斯大大方方的,弯腰行礼“主人”

听得应子闲脸一红,连忙摇头摆手的道:“不是,你是我的客人……”

“哪个……没有什么了!你要喜欢你就做吧?”匆匆忙忙的离开的应子闲,像个被人打败的逃兵一般。

爱茵斯只是笑着又低头忙着自己手上的活。

这一边风平浪静、一幅天下太平盛世的样子。那离菊下楼上千里外弥月皇宫可是气压低的吓死人。

没有人知道把自己关在内殿的王的心情如何,所以的人只求不要惹火他,而招来杀身之灾。从里面不断传的各种声音让弥月霖知道自己的双胞胎兄长有多么的愤怒。

就连当初弑上夺位时,他也没有那样的明显的情绪化。硬着头皮推门进去,深怕怒火中烧的人连他也一并给处理。满屋的狼一片,站在床前的人那沉重的呼吸可以让所有人发抖。

“王兄,如果真的舍不得,就开战抢回来吧~~”弥月霖可没有忘记那个把他打得那么惨的水族之王。而这个小气之极,又加无敌小心眼的人,可没有那么大方到,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烧红的眼弥月泠,闭上眼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看了弟弟一眼:“不是水族的问题?”是子闲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事,让子闲到现在还不很信任他。

在没有任何记忆的情况下,他居然凭着司水的一面之词离开他。这才是让他无论忍受的事情.

“抢回子闲不是什么难事?”重要的是怎么让他心甘情愿的留下来。要不然,无论他抢多少次,应子闲都会一次次的离开的。

“王兄,我真想不通这个看起来又笨又蠢的人有什么好?”见到兄长的脸色好一点了,弥月霖这才找个强差人意的地方坐下来。

“好……好?当我没有说吧~”弥月霖连忙转开话题。于是二兄弟在宫殿里密谈了一晚上。

次日,弥月皇宫发令,借着半个月后泠王的诞日,决定开启一坛天下第一的美酒与来客分享,更让所有人感到吃惊的事,弥月皇宫爆出一个天大的八卦消息。

这坛子美酒可是弥月泠的情人为弥月帝酿的。

弥月帝有情人……还有天下第一的美酒?前一个话题,大伙们只会私下说的火热,人前装做半点事也没有的样子。第二个疑问可就没有那么多的禁忌了。

从菊下楼开张近二年来,百果酒是大陆上的第一美酒,这是公认的事实。现在弥月帝王居然说他的情人可以酿出比百果酒更好的美酒。这怎么不叫人好奇?

转眼间的,这个劲爆的消息传遍大陆,高傲的弥月帝王居然公开有情人了。还有一坛绝世的美酒。无论那一个目标都让人想看看真实的情况。

情人酿的美酒,这一件事在有心人故意宣布之下,闹的是纷纷扬扬的。当然商客来往最多的菊下楼第一时间就得到这个流言的数个版本。

无论是哪个版本的流言,雷都知道自己主人应子闲的好日子到头了。果不出所料,冷着一张脸的美人气冲冲的往厨房走去,一路上还迁怒没有生命的桌椅碗筷之类的(奇*书*网.整*理*提*供),就连反映慢一点的挡路的伙计也被踢了二脚。

雷叹了一口气,快步走过去扶起那二个被踢到在地上的伙计。“他平日不是这样的。”望着那怒气冲冲的背影。

“没事的,只是有点痛!雷总管……主人怎么办啊?”伙计揉着脚问板着脸的雷。

“不知道”。除了被修理一顿,还能有什么办法,子闲早知道他的情人不好应付,还超级任性。

马上应子闲被司水揪着耳朵拉出厨房,往后面的小楼走去。还好后院厨房除了自己人外,没有其它人。要不然,要是让人看到这样子,还不笑死一堆啊!

“好痛啊~司水,放手?你又怎么了?你要吃的东西?我都给你装了一大盘放起来了,洛水与洛蓝他们我都没有让他们吃痛快啊!~”矮下身的应子闲连忙求饶。

洗菜,洗碗的伙计们,很努力的把想要放声大笑的欲望压下来的。手上装着很忙碌的样子,眼角却不停的瞟着那站着的二人。

揉着有些红红的耳朵,应子闲不知道他的情人又怎么了?

“哼……弥月帝发来邀请,说他的情人为他酿了一坛子绝世美酒,把百果酒都比下去了。还要我亲自去见识一下。”司水在说到情人为他酿酒这几个字时,咬字清晰的让站在老远的雷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原本想兴师问罪的应子闲像被霜打了的茄子。心虚的吞了一下口水,眼晴四向飘着想找件事或找个人来解围。

他当然知道,那坛子金谷酒是怎么回事?色如金液,甜如蜜,香如花的液体在经过时间的催酿后会有多么的美味。完了!没有喝到就这么般生气,喝到后还不一定会如何整他呐

“洛水给我滚出来的。”恶狠狠的将手上的请贴甩在洛水的脚前。

“你去。”

后来转过头来瞪了一眼应子闲哼了一声,踩着重重的步子往白玉山庄去。

我回来了,还买了本本。嘻嘻!这一下子没有可以与我抢电脑了。我终于自由了。写这样文,又不能让人外人看到。

谢谢花海MM的长评啊~至于说到王者的问题。皇帝这个职业都是要做些不能见人与见光的事的。

也谢谢其它的大的评语,我有看的。

也交待一下停了那么久的事情原因。

一开始是因为摔了手,下雨天迟到了所以骑车快了一点,那条水泥路刚修好,路面上有工人放着的塑料水管。骑车被摔出去。手被扭到了!好久不能动,动着痛。

接着是感冒,自找的,中午三五度的高温回家用冷水冲澡。当然感冒很正常。所以你们一定不要这样子的。

空调开着,温度也开高点的。不要打的太低对身体不好。

这一阵子放假了,每人都可以来与我抢电脑。而他们在我又不能写文,一拖再拖的。所以自己去买了本本。

以上就是失踪经过与过程。

报告完毕。

昨天晚上新更新,JJ不让我上去。

PS:新本本与台式的还是有差别的。用不习惯啊~

第 41 章

看着那生气的人儿,应子闲好为难的想着用什么办法哄他开心忘了这件事。这一次用吃的来哄可能性不大,说不得司水生起气来,把他生咬了下酒。

他最讨厌有人排在他的前头。这一次真的完了,

怎么办啊!应子闲抬头望着四周看热闹的人一眼,那些人都只是冲着他摇摇头。一幅无能为力的表情。到是从树后转出来的人-洛水伸出手指勾了一下示意他靠近些过去。

应子闲也听话的挨近些的过去。一阵耳语之后说的应子闲直点头的,连接往白玉山庄的方面跑去。一路追下来,到了白玉山庄的门口时,应子闲像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一样依着门大口的喘气。现在想想他们有魔法还真好,那一段路脸不红气不喘的,哪像他!死了一半一样。随手抓起跪在地上请安的仆佣。

“司水,司水呐?”

“主人在内室。”缓了一口气,应子闲抬起有些酸软的腿往里面走去。穿过层层纱幕走到平日二人最喜欢窝着的书房。

只见那人正呕着气躺在椅子上,胸口还不停的起浮呐!看到来人的司水,再次不啃一声的,翻个身当做没有看见,应子闲轻手轻脚的过去坐下。

抚着他的头发:“对不起,是我不对。不应该在外面……不过,我保证没有下次,真的……”不知道那个词触动了司水的敏感神经。

呼的一声,他翻身坐起来的扯过应子闲的衣襟口:“哼!你很得意是不是,那个不要脸的狐狸说,你是他的情人。还给他弄我们听都没有听过说的酒|Qī-shu-ωang|。还只为他一个人酿的……”说到最后磨着牙,司水扑上去隔着衣服狠狠的咬着应子闲的肩窝处。

发现应子闲不痛不痒的表情后,悍然的撕开他的衣服再接着咬。

一定破皮流血了……应子闲连痛也不敢喊一声,只是不停的吸着气陪着笑。

“消气了没有,要不要这边也让你咬啊……”应子闲有些心惊胆寒的道。司水看了一眼应子闲的表情,又看看肩窝处那个沁出血珠的伤口,轻轻的舔了一下。

“说那是什么酒?”司水挑着眉把应子闲压在椅子,自己则趴在他的身上拷问着自己想知道的事的。不敢有半点隐瞒,倒豆子一般的把酒方与制造过程说了一遍。
新书推荐: 凰临天下:至尊魔神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守护甜心之倾心绝恋 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 天才萌宝寻爹记 唯愿你能安好 待不枉 恬静如秋花正好 盛宠嫡妃 喜欢你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