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55章

第55章

末了还讨好的问了一声,你记下了没有,没有的话我再说一遍。

“明天,不……下午你要重新酿一坛别人没有喝过的,比那金谷酒更好的美酒给我,记住只能我一个人喝,而且不许酿给别人喝的”司水很严肃的重申自己的所有权。

“好,没有问题”只要他的情人现在能把气死消下去,现在就是上天去把月亮摘下来剁成块做菜给司水下酒,他都没有二话。

这厢,弥月皇宫为了庆祝王的诞日,宫里宫外正热闹准备着呐。原本就是富丽堂皇的宫殿更是被收拾装扮的耳目一新。

外国的使者也陆续的到了,因为提早出发所以来的早了几天。洛水二主仆可是赖到最后三天才动身的。问他理由只说自己的舍不下好吃的。还说这么短的路程很快就会到的。

而应子闲在这一段时间没有听到任何有关弥月宫的闲言碎语,因为司水下了死令菊下楼有谁敢在应子闲前面提弥月皇帝有关的事,只要落到他的耳朵里,轻者赶出菊下楼重则死。

瞧这几天,他寸步不离的跟着应子闲的身后,就像现在;洛水二主仆要走,要带着点心上路。司水就这样端坐一边不肯离去。一双美目盯着在桌子与灶台间不停移动的身影。

热腾腾的点心出锅了,急忙的上了一盘端到司水的桌子前去,还好心的送上一双筷子。司水看了点心一点轻哼一声吃了起来。惹的旁边的二个正主急得不得了。

应子闲看着还没有啃声的情人,这才小心的把其它打包递过去。现在的司水可是把他以前说那句话,很忠实的实行着。

每一种菜他都要先吃。

好不容易打发那对主仆:“司水,我下午要出去买点原料给你酿酒哦~你要乖乖在家里啊!不要老是吓唬他们啦!大人大量啊!”

说到酒,司水吞下口中的食物“我也要去”。应子闲犹自不甘的无点头答下。与司水出门是他最不愿意的事。

其一是他不喜欢别人盯着司水看,那让他不舒服。可是司水长相出色一出门就会被人盯着不放。让他又为难又开心的事是司水不喜欢别人盯着他看,动不动就开演武打闹剧。而他又无法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死,司水下手可是没有回转余的。

唉!

“你要跟着去,要带着斗蓬啊~要不然不能逛街买东西,直接回家吧~”

弥月皇宫那一场盛宴让所以外国的来使满意而归。泠却无法开心,这些人里没有他想要的那个人。那个任性的水族之王没有来,来的那个只死狐狸。

看着那鬼头鬼脑的洛水主仆,弥月泠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二个人想打什么主意。哼~

提起那坛子酒放在怀里,透过水镜看着那蹑手蹑脚的二人向储藏的地方走去,再一次冷笑着,为那水族之王没有到来,也为这二个不知道死活的水族之人。

“洛蓝,这金谷酒真的比百果酒更胜一筹啊!”二个人躲开暗卫的视线,偷偷摸摸的向着打听来的储藏室摸去。

“是啊!我只是喝了那小小的一杯啊!色如金,甜如蜜,香如花,弥月帝真是好福气啊!可以喝一坛子”洛蓝有嫉妒的说。

“去,有什么得意?我这就去把他偷光了。对了!回去跟王说一下,这酒当真不错,让子闲多酿几坛子喝个痛快。”

这个打的啪啪想的如意算盘,注定要落空了。到了目的地却找不到那酒坛子,二人有些急的四找翻找。也不管声音大了会不会惊动旁人。

取出一只水晶杯子小心的到半杯,这一坛子酒在宴席上被喝了三分之二,着实让他心疼不己。转回头一想。要是抢回子闲的话,要多少没有;

听探子说,这酒连那个水族之王也没有尝过。还有的附带消息是,就是这个原因让子闲着实的被那个只知道杀人的家伙给欺负了。

菊下楼的那群废物,干什么吃的?连护主这种小事都做不好。到时找个时间把他们给清理掉算了。

重新给子闲安排一批人。嗯!就这样决定,等一会儿让丝恩把名册拿来挑几个过去。将手上水晶杯子提到跟前,小心的摇晃着看着那漂亮的液体。脑海里却想着应子闲的笑容。有些后悔当初就因为把他抢回来的,不应该让他留在那边。

想起探子还说,那个任性的家伙这几些日子好像应子闲贴在一起一步都不肯离开。

不知道子闲……子闲有没有想他……随手把手上酒全到进了嘴里。

这酒当真比百果酒要吸引人啊!宴席的来使与朝中大大小小的官员多多少少都尝过百果酒。可是二权相比之下,那金谷酒却实在强上百果酒。听丝恩说的小道消息,一群脑子转的快的行商把百果酒买来,以更高价转买到外国去了。邻国最高的叫价到了百来个金币了,听说菊下楼还是按二个金币一坛的买,不肯提价。真是个老实的家伙。

看着几个好友臣子在宴后,三三二二找上门来顺这剩下没有多少的甜酿。要不是他决定不给,说不定这一小半的酒都没有了。

“丝恩,把那二个水族的杂鱼给丢出去。”烦燥的看了一眼水镜中正在反找酒坛的洛水主仆。弥月泠不耐烦的道。

“是”无人的屋内有人应了一声。弥月泠这才懒懒的抱着酒坛子回内宫去入寝。带着美酒去做个美梦,希望可以梦到那个牵肠挂肚的人。

大大们,我想我要搬家了,JJ抽风抽的太严重,这让我很头疼。我搬到四月天去了。

第 42 章

盛宴过去弥月国上至皇族权贵,下至平民奴隶之间传着一个更是让人失色的消息;弥月帝王的情人,会得一手好厨艺,酿的好酒;长相清秀为人和蔼可亲。

在大陆上符合这几句评语的人不多。利比斯亚的天下第一食坊里虽然有几位俊美的少年,善厨但是酿不出好酒。那么另一个可能就是弥月菊下楼的大厨应子闲。这个猜想一时间传遍帝国各层。

同样的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传到司水耳朵晨。满是杀意的眸子眯了起来,远远的眺望着看不见的皇城;

照旧例每天的早上,应子闲都会亲自去菜场与村子之间形成的那交易地去看看,有什么新奇的玩意以便在菊下楼里推广。

原本都有小雨或则雷跟着的。现在,他那张脸在弥月国是大大的有名了,加上又在附近活动。所以小雨他们也没跟着来。

看着摊子上的食料应子闲很专注,没有注意到那几个贵族家的管事从眼晴瞄见他开始,就相互的咬着耳朵。

咬的很热呼!边说着,还转到他的附近打量着。

原本应该很热闹的地方,那么安静怎么不让人奇怪呐!应子闲抬起头来打量四周。大部份的人看见那不解的目光马上就转开头;有的装做整理自己的物品、有的与旁人说话。

“老板,把这几条鱼给我打包一下吧!送到菊下楼去~”看着这里的气氛古怪,应子闲也不想多呆着,立马让人打包的。

只有那些个随着贵族常来菊下楼的管事带着莫名的笑容上前来打招呼,这几个人要说很熟也不是很熟,只是有几面之缘罢了。回去的路上,应子闲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在那马道上逛着时,一辆马车里探出头来指着他大叫这是菊下楼的大厨。

马上道路上那几辆马车停下来,窗子咻一声都敞开着,每辆车子里都有几个脑袋冒出来。看着正散着步的应子闲。

绕的是没做什么违心的事?还是觉的心里发毛。勉强的行了一个礼,应子闲硬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快步离去,再没敢散漫闲步。

在菊下楼刻意的隐瞒下应子闲不知道正有一个谣言在弥月帝国上上下下各层里流传,其趋式猛烈之强度,超出所有新鲜事。加之弥月帝也没有出来澄清的意思,更是让传言这把火上,浇了一升上好的汽油。这让整天无所是事的贵族大人们议论纷纷,帝都与各城贵族之间的宴会这一段时间多如牛毛。隔个一二天的,这个贵族宴请位帝都来的某位大人。再过几天,几位贵族大人相互打猎。可是却没有见放出狗与马来,只是围在屋子里不出来。

附近大大小小打着应子闲与菊下楼主意的老爷们,不管明里还是暗里的都收回了欲伸出去黑手,综合这个谣传与前几天几个望月城的贵族被皇帝以无法护望月城周全为名斩杀的事。几个人暗地庆兴自己下手时多几分考虑。没有急于染指那个菊下楼;比起应子闲只是清秀的相貌,那个日进斗金的菊下楼更是引人肖想万分。

从现在的情形来看,弥月帝都插手连人带楼的想独揽独吞,其它人也只有望楼兴叹的份。

当司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的时候为此晚了。那个谣言通过各种不同的阶层,添油加醋调以不同的个人想法。随着各层结交的人物与行商们开始流传大陆,造就一个新的八卦传说。

最后木以成舟,生米煮成熟饭的结果让御海司水在后半辈子里悔恨无限。

弥月皇宫的御座上,弥月泠带着无限的好心情听着几个侍卫回报着在各地的情况。小心的放出那个谣言,不时的让人加些料,现在闹的这么大的地步,正是他想要的。

让他抢得先机,是那个水妖太笨,无不得意的翻阅着各国之交及臣下以私人名义送交的信件。看着那信里面不外乎是打听这件事是不是真的什么的。

无聊!要不是他准了,谁有可以把这件事炒到这么惊天动地的。

第一局对决,弥月泠胜出,御海司水落下风。没有正面交手;

菊下楼的管事雷则为这件事伤脑子。
新书推荐: 糙汉少女恋爱记 异日浮花 绝色炼丹师废柴七小姐 军夫请自重 洛笙笙歌 穿越之庶女当妖娆 卿本贤妻 秘书大人有青梅 一世倾城;皇子的天才宠妃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