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回眸一笑JQ起 > 第60章

第60章

!”

萧子渊却微笑着“啪”一声挂了电话,右手手肘撑在左手手臂上抱在胸前,摩挲着下巴笑容加深,想不到温少卿和林辰还有这种缘分。

随忆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拉着窗帘屋内一片黑暗,冬季的天本就黑的早亮的晚,她也不知道几点,打开台灯看了眼床头的闹钟,6点半。

她记得约了他们7点吃饭,便猛然坐起来,冲到客厅,客厅里没人,她又跑到隔壁敲门,边敲边叫,“萧师兄!快起床,我们要迟到了!”

片刻后,萧子渊穿着睡衣来开门,似乎是刚刚被她吵醒了,“什么迟到了?”

随忆一脸着急,“我们不是7点吃饭吗?现在都6点半了!你怎么不叫我还自己睡着了呢?”

萧子渊实在是很无语,第一次发现这个丫头刚睡醒的时候真的是迷糊啊。拉着她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指着外面,很不忍告诉她真相,“你看清楚,现在是早上6点半。”

随忆睁大眼睛看着窗外,半晌后一脸不可置信的表示怀疑,“我睡了那么久?不可能!”

萧子渊沉默着挑眉看她,直到随忆被看得投降,终于接受了事实。

随忆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瓮声瓮气毫无威慑的质问,“你为什么都不叫我?”

问完之后又有些心虚的偷偷去看萧子渊的反应,极小声的嘀咕,“……还是说,我没听到?”

萧子渊除了无语实在是再也找不出别的词语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了。

后来过了几天,随忆休息好了之后,一群人还是凑在一起吃了顿饭。

酒足饭饱后,三五个人围成一圈聊着天。

林辰凑到随忆面前和她说话,他喝多了,话也比平时多了不少。

“萧子渊对你真的是没的说,大老远的跑回来陪你考试……”

林辰自从上了研究生之后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不过认识多年,再见面倒是一点都没见生疏。

随忆余光瞟了眼似乎正往这边看的喻芊夏,笑了笑没接话。

很多喝醉的人从来不在乎倾诉者是不是回应他,他需要的只是一对耳朵。

林辰接着说,“当初介绍你们认识的时候,他就猜到你和随家有牵扯,他以为你是我故意安排给他的,才对你不温不火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找我吵了一顿……不过吵过也好,起码你们在一起了啊……阿忆啊,以后有人照顾你了,我真替你高兴……”

林辰的声音有些大,他大概实在是喝得太多,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可是那几句话涵义重重,他的话音刚落几乎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

随忆脸上的微笑僵住。

怪不得呢,怪不得她和萧子渊认识了那么久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怪不得他会突然对她热络起来。原来他根本什么都知道,知道随家和她的事,知道随景尧是她父亲,知道她父母的事,自己在她面前根本就是透明的!

为什么会突然热络起来?是真的对她动了心,还是说……

如果她再往坏处想一些。

他不过是无聊了或者报复才会和她在一起,看着她沉迷而他却作壁上观,在心里嘲笑她的愚蠢,嘲笑林辰布下的一颗棋子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

想到这里随忆忽然感觉到一股凉气从心底冒出来。

他那么一个心思深沉的人,让她怎么不多想?

罪魁祸首林辰却在扔下一颗炸弹后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一室安静中,萧子渊接完电话握着手机推门进来,看到众人眼神脸色都很奇怪便走到随忆面前问,“怎么了?”

随忆面无异色,良久后露出一抹笑容,“没事,林辰喝醉了,刚摔了个杯子吓了大家一跳。”

萧子渊隐隐感觉到不对劲,但看到随忆笑容如常,也就没再多想。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萧大神你作为一枚心理生理性取向都正常的男人,你喜欢的女人睡在床上,你竟然去隔壁睡!!!你的脑子是不是短路了?!是不是该热启了?是不是该回炉重造了?!你不是挺强势挺腹黑的吗?!你现在装什么小白兔?!

其次,法学院某佳人就是两“禽”相悦里从温太医办公室跑出来的那个御姐,也就是说林辰作为一名优质敬业酱油党将会和温太医上演争妻小战,这是初步设想,大前提是如果写温太医的话......其实东纸哥一点都不想写医生,东纸哥有阴影,学医好辛苦的,当年高考报志愿,要不是东纸哥奋力反抗,东纸哥现在就是一名白袍飘飘的天使了~

最后,作为谈恋爱的一男一女,没误会不吵架是不科学的~so,萧哥哥你哄老婆的技能需要修炼了!最为一枚被万人唾弃的学霸贱人,东纸哥不会写shi你,东纸哥要慢慢折磨你,比如说滚床单的时候随忆来大姨妈啊~

55章

包厢的气氛很快又刻意的热闹起来,一堆人一边看似兴致盎然的聊着天一边又偷偷的去瞄当事人的脸色。

随忆神色如常,端着茶杯一口一口的喝着水,似乎并没刚林辰刚才的话放在心上。

一杯水喝完之后,随忆大方得体的笑着转头看向萧子渊,开口说,“差不多了,林辰也喝多了,散了吧?”

再待下去就是看你我的笑话了,特别是我。

走出去的时候随忆故意慢了两步,和妖女三宝何哥走在一起,萧子渊看到了以为随忆和她们有话说,便帮忙扶着林辰往外走。

走到饭店门口,众人很快散去,喻芊夏看了看萧子渊,又看了看随忆,忽然笑了一下,也跟着人群离开了。

萧子渊叫了两个人送林辰回寝室,一手扶着林辰,一手要去拉随忆准备和她回去。

随忆不着痕迹的推开萧子渊的手,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说着客客气气的官方措辞,“林辰喝醉了,你还是扶他去你那里好好照顾他吧,我好几天没和三宝他们见面了,今晚想回寝室睡,和她们说说话。”

这个理由并不牵强,甚至很合乎情理,可是萧子渊依旧敏锐的捕捉到了异常,轻轻的皱起了眉。

是哪里不对?

萧子渊去看随忆的眼睛,她果然不敢和他对视,扭过头去和旁边人说着无关紧要的话。萧子渊又去看她的手,缩在衣袖里一团僵硬。

萧子渊一向顺着她,既然这是她想要的,他便给她。

他的嘴角勾起一道极浅的弧度,淡淡的回答,“好。”

随忆这才抬头看向萧子渊,也是清淡的笑着,“那,再见了。”

萧子渊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头没由来的一跳,他突然有种预感,想要伸手去拦随忆,她却已经转身走了。

萧子渊看着黑夜中那道越来越模糊的身影,突然间觉得那道身影有种凄凉的感觉。

他有种感觉,似乎随忆从这一刻起会离他越来越远。

萧子渊随即摇摇头,自嘲的笑了一下,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她不过是回去和朋友们聊聊天,不过就一晚上,自己就舍不得了吗?

萧子渊压下心里的不安,扶着醉醺醺的林辰离开了。

走远之后,一直在粉饰太平的四个人默契的沉默下来,良久后,妖女三宝何哥的声音同时响起,三道不同的声音,一样的问题。

“你没事吧?”

随忆突然笑了出来,“你们要不要这么默契啊?”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事,只是淡定早成了习惯了,知道大吵大闹不止不能解决问题,而且还会很难看。

更何况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萧子渊,她突然对这份感情不确定了。

不确定这份感情的纯度,不确定萧子渊的心意,不确定这一切是他的一片痴心还是别有用心。

他那样一个心深似海的男人,如果真的只是一场戏,她怎么斗得过他?还有自己付出的感情呢?一切都是一场笑话吗?

她入戏已深,而他则冷静自持,想想就觉得可怕。

这一夜随忆注定无眠。

萧子渊本以为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可是第二天给随忆打电话却没人接。到了中午还没有回应便打了寝室的电话。

是三宝接的,吞吞吐吐的告诉他随忆回家了。

萧子渊不得不诧异,“回家了?什么时候走的?”

“一大早就走了。”

今年过年过的早,离除夕还有五天,随忆说起过要早点回家,可是她也说了在这里陪他两天才回去的,怎么会一声不响的就走了呢?

昨晚发生的一切加上现在的情况,萧子渊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了。

他本打算挂了电话,三宝却忽然叫住他,“萧师兄……”

“什么?”

三宝欲言又止,“如果你做了什么惹阿忆生气了,还是快点去自首坦白吧,我们实在是帮不了你。”

说完很快挂了电话。

萧子渊握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开始很认真的反省。

可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什么。

她不是矫情任性的女孩子,现在这样肯定是有原因的。

可是是什么原因?三宝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年轻的男人第一次体会到了爱情除了甜蜜之外还有酸涩。

萧子渊等了一天,到了晚上才接到随忆回过来的电话。

她只字不提为什么会突然回家,只是解释为什么没接电话,“我在车上没听到手机响。”

声音如常,却让人捕捉到若有似无的异样。

萧子渊“嗯”了一声后便沉默了。

第一次尴尬这种气氛出现在两人之间。

萧子渊主动打破沉静,轻声叫了一声,“阿忆……”

他刚出声便被随忆打断,“哦,我妈妈叫我了,我先挂了啊。”
新书推荐: 重生军嫂娇养记 天价鲜妻:宋少求婚请排队 大漠红云:绝世女刀客 玉砌花光锦绣明 重生九零娇妻有系统 肃肃季女 换心追踪 天师上位记 青春的旅途我不孤单 折翼失心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