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无限幻想大冒险 > 634、死亡矿井里的小姑娘

634、死亡矿井里的小姑娘

    如果说在刚开始,迪菲亚兄弟会还是一些天涯沦落人聚在一起成立的组织,在一开始他们开始打家劫舍,抢劫过往商队还属于生存所迫的无奈之举的话,但往后越发的变本加厉:为了扩充人员,吸收无数的流氓地痞强盗加入组织,抢劫绑架无恶不作,甚至参与了奥妮克希亚绑架瓦王的行动,这些举措无不昭示着迪菲亚兄弟会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恐怖组织,而范克里夫作为组织的头目则更是被暴风城附近居民视为艾泽拉斯版的拉登。

    在十余年里,红色面罩都成了暴风王国居民挥之不去的梦魇。

    然而就在迪菲亚兄弟会横行无忌,如日中天的时候,却没想到在艾泽拉斯突然来了一大批奇怪的冒险家,说他们善良,但这些人却会随意残杀所见生物,并且看不出内心有丝毫波动;说他们邪恶,但他们却接受了暴风城居民剿灭迪菲亚兄弟会的请求,打算还这里一片蓝天。

    就在范克里夫被大批冒险家围堵在死亡矿井,面临绝境时,看到那批冒险家嘴角奇怪的笑容,看着他们看向自己外衣,长裤,披风,面罩等一切可穿戴物的眼神时,他明白了,这些人想要的并不是所谓的和平。

    范克里夫终究迎来了死亡,而迪菲亚兄弟会也作鸟兽散,虽说后来范克里夫的女儿凡妮莎重新组织起兄弟会,但终究未能成气候。可以说范克里夫的一生就是一个悲剧,他从一个积极的劳动者一步步变为扭曲的仇恨者,这其中固然充斥着阴谋,利益等一系列可耻又无比肮脏的因素,但终究也和范克里夫内心逐渐变质分不开关系。

    说到底,他不过也是一个命运玩弄下的可怜人。

    而这些冒险家们,当然就是指脚男了!

    至于说范克里夫,这人其实可以算是一个悲情英雄了。

    当他愤怒着高呼“你们这些暴风的走狗,我的行为是正义的!”倒在冒险者脚下时,当这个天才的鲜血顺着甲板将他生命中第二件倾尽所有精力的杰作染成鲜红之时,其实真的是有些可惜了,因为这并不是适合这个男人的死法.

    艾德温·范克里夫或许是艾泽拉斯世界中最有才华的男人之一,每一个看到光明大教堂高耸入云的塔尖和暴风要塞奔放又不失庄严的纯白巨石构造的人,可能都会坚定不移的相信这个事实.

    就象所有以悲剧结尾的天才们的生命历程一样,这个男人的一生充满了戏剧性——艾德温·范克里夫,曾经只是一名爱好建筑的青年,由于对于建筑的狂热,他加入了了大名鼎鼎的石匠工会。

    多年后,才华横溢的范克里夫就如自己预期的那样从前任首领手中接过了石匠工会——一个享誉联盟的建筑工会首领的位置。而艾德温·范克里夫也并没有辜负大家的信任与期待,石匠在范克里夫的领导下声誉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更令范克里夫喜出望外的是,他接到了暴风王国皇室的邀请函,信上说皇室希望他可以接下重建暴风城的任务。

    石匠年轻的首领清楚的感到自己站在了事业的顶峰,荣誉,金钱,贵族的身份,这曾经可望不可即的一切似乎已经在向他招手。

    直到这个时候,艾德温·范克里夫一切似乎都很顺利,就象他年少作过的那个梦一样。

    可命运偏偏不遂人愿,当范克里夫拉响了庆祝新的暴风城竣工的礼炮时,他接到了一个通知:王室为战争预算所累,已经没有钱支付工程费用。

    真的没钱,或者是存心抵赖?

    范克里夫甚至没有去考虑这个问题,年轻气盛的首领只看到贵族们在城中寻欢作乐时,千百和自己一起用血汗堆起这座暴风城的工会兄弟们却在等着养家糊口的工钱。

    贵族们答应给工会中少数元老加官进爵,然而范克里夫断然拒绝了贵族们的收买。相反他却带领石匠工会成员发起暴动,突破王师的包围向乡间散去。

    这是艾泽拉斯历史上第一次革命,之后,以建设闻名的石匠工会消失了,为了破坏而存在的迪菲亚兄弟会悄悄诞生了。

    接下来的数年,范克里夫紧锣密鼓的实施着他的复仇计划:他利用自己对西部荒野的了解迅速在故乡拓展兄弟会的势力并霸占区域里富庶的金矿。利用金矿的利润他除了进一步发展兄弟会,在地下构筑了庞大的基地一切都只为了推翻暴风城。

    不过,真的是这样的吗?

    范克里夫他真的是这样打算的吗?

    要知道,范克里夫曾在暴风王国间谍总部军情七处训练多年,连军情七处的首脑人物马迪亚斯·肖尔都大呼“那个男人不好对付”,并为其叛变行为感到异常担忧。

    这样的一个男人,怎么会不明白仅靠自己的力量想要推翻暴风难如登天呢?

    就算他认为自己有能力成功,作为间谍人员出身的他只是纯玩阴谋,从内部拉拢腐败官员分裂暴风城,资金用量将少得多。那就犯不着将整个西部荒野的农民都赶出去,以至于激起人民的自行反抗,最后搞到暴风城高阶也知晓此事。

    可这个男人偏不,他要造一艘船,一艘谁也击不沉的铁船,那是一件划时代的艺术品,而且这件艺术品要毁灭的正是他前半生所有心血的结晶。

    没错,他打算经过一条内陆河,闯过联盟的河面封锁,冲过南部大陆西部荒野人民军的抵抗,北部大陆西泉要塞暴风城卫兵的阻挠,去炮轰一座要用坚不可摧来形容的内陆城市。

    这种执着又是为了什么?

    就象之前说的,艾德温.范克里夫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人物,他生命的一半花费在创造了一个巨大的杰作上,另一半则花费在创造另一个用来毁灭前一个杰作的杰作上。

    他是为了推翻暴风皇室吗?

    不,范克里夫不是傻子,他很清楚自己能做到那一步。因此他一开始就没把自己摆在救世主位置上,他仅仅是为了一个目标,或者说一个梦想。为此不惜一切代价,即使背负上强盗的骂名也在所不惜,因为他清楚自己的价值。他,艾德温·范克里,是众生的俯瞰者,他不需要别人的理解。

    他仅仅为了自己最后的尊严在战斗,只是想表达一种姿态:“我不服,我要反抗。”

    艾德温·范克里夫是一个浪漫主义的革命者,或者说,他是一个老偾青。他有自己的风骨。

    同时他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棍,因为他,不知道让多少家庭破灭让多少人死亡。

    但这并不能抹杀这个人,因此当这个男人愤怒着高呼“你们这些暴风的走狗,我的行为是正义的!”倒下时,其实还是听让人唏嘘的。

    阴暗的地下迷宫不是适合这个男人的葬身之地,死在脚男的剑下也不是适合这个男人的死法。

    不过很可惜,他该死还是该活,不是他自己能做出决定的。当他走入副本的那一刻,他已经被预示了死亡的降临。而在他死亡之后,他年幼的女儿——凡妮莎·范克里夫,因为亲眼目睹了父亲艾德温·范克里夫的悲惨下场。作为前任迪菲亚兄弟会领袖之女,她接过父亲领袖的衣钵,在迪菲亚兄弟会据点死亡矿井的黑暗回廊里厉兵秣马,谋划着对暴风城的复仇。

    好吧,属于凡妮莎的故事就是非常遥远的未来了,这里姑且不提,再说死亡矿井。

    作为一个脚男,你们对于死亡矿井就肯定都不会陌生。

    在远古的版本里,这里因为是联盟地区,所以部落小号通常不大会来这里。可到了后期版本,因为随机组队下副本的功能出现,所以这个副本很多低级部落小号也都去过。

    这里面七拐八拐的路线,很容易将刚刚接触副本的幼生期脚男给绕晕了头,而这里的BOSS,在没有传家宝的年代,绝对是脚男们一个有一个巨大的挑战。

    不过这都是对于入侵者而言的,对于带着友善的态度上门的客人,迪菲亚兄弟会的成员们也不会随随便便就动手。

    “陛下,请随我来!”

    一个男人恭敬的弯下腰,一脸谦卑的表情。

    这只是迪菲亚兄弟会一个最普通的成员,年龄在三十往上,如果不看他身上这套皮甲,只看他的面孔的话,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普通人,扔到人群中就再也找不出来的那种。可他现在却穿着紧身皮甲,腰间还挂着双刀,看他的掌心,粗糙且布满了老茧,一看就是个经常卖苦力气的人。

    所以说,这人就是原石匠公会的成员了?

    可惜了,就算拿不到工钱,对于这样的人来说损失很大,但只要立刻出去重新找工作,重新赚钱,度过最艰难的这一段时间,他或许还能恢复正常的生活。结果他被范克里夫带领着开始反抗暴风城,结果会如何?那已经不言自明了。

    以暴风城的力量,迟早能将迪菲亚兄弟会彻底剿灭,区别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杜腾看着对方佝偻的背影,没有说话,一脸平静的向前走去。

    继续往前走,就是一个向下的通道,从卖过门槛的那一步开始,他就能感受到隐藏在自己周围的敌人。那种敌意只强烈,几乎都要化作实质了。

    是把自己当做暴风城的贵族了吗?真是一群可笑的人,居然连刀剑玫瑰都徽记都认不出来。

    杜腾没有理会这些隐藏在暗处的人,他在卑躬屈膝的中年人的引领下,很快就深入地底。

    沿途他能看到石匠的家人,有面色蜡黄的妇女,有面黄肌瘦的小孩子,还有很多身材强壮却面色冷厉的青年汉子。这些人以家庭为单位住在一个个石洞之中,中年不见阳光,尤其是那些小孩子们,他们的头发都有些发枯,这是缺乏营养的表现。

    虽然现在的迪菲亚已经开始劫掠周围的旅人,生活也比之前过得好了很多,但中年不见天日,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受不了吧。反正杜腾是受不了的。

    在路过一个石洞的时候,他看到一个小孩子,或者说是小女孩,穿着粉红色的裙子,正拿着一把木剑对着墙壁联系砍杀技能,看她小脸上一片认真的表情,再看她瘦弱得像是用手指就能捏断的手臂,杜腾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他伸出手,一直跟着他的侍卫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放到杜腾手中。

    杜腾掂了掂,大约有一百枚金币的样子,然后他转头看向旁边的中年人。

    “她的父母呢?”

    “额,陛,陛下,她的父亲已经被暴风城处死了,她的母亲也被土狼袭击,目前已经失踪,这个小姑娘现在一直是在被周围的人合力供养着,不过我们只能提供给她最基本的食物。”

    中年人老老实实的答道。

    杜腾闻言一愣,再看小姑娘一眼,然后迈步走了过去。

    小姑娘听到动静,感觉有人朝自己走来,终于将注意力从训练中转移出来。当他看到穿着一身华丽铠甲,身后还跟着侍卫的男人走向她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不是逃跑,而是握紧木剑,直接冲了过来。

    “动作不标准,力气等于无……”杜腾轻易就把小姑娘的手臂抓住,然后他蹲下身来,面带微笑的看着小姑娘,“你这样的小鬼,连砍破我皮肤的力量都没有,到底是谁给你这样的胆量,袭击一个贵族的呢?”

    “呸!”

    小姑娘用力的吐了杜腾一口,口水喷了他一脸。

    “所有的贵族都该死,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你们这群暴风城的渣滓全部杀光!”

    声音很稚嫩,但仇恨很强烈,清澈的眼眸里,满是杀机。

    杜腾闻言摇了摇头,“那么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并不是暴风城的贵族,你,听说过吉尔尼斯吗?”

    “那是什么地方?”

    小姑娘不明所以的问道。

    “人类七国之一……好吧,就是和暴风城一样的地方,不过我们比暴风城还要厉害一些。”

    杜腾笑着答道。

    “那也是一群该死的贵族!”

    小姑娘立刻破口大骂。

    杜腾摇摇头,“事实上,我们和暴风城之间,目前正处于敌对关系,否则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好了,我和你明说吧,看到你,让我想到了我的过去。跟我走,我会给你其他人无法给予的生活,同时,我也会替你找到最强大的老师。你想要找暴风城报酬吗?没有问题,等你变得足够强大之后,我会安排你和暴风城之间的战斗,暴风城之王怎么样?杀掉他,替你的父亲报酬!”

    这一刻的杜腾,就像是恶魔一样,收起丑恶的獠牙,以自己伪善的一面,诱惑着这个少不更事的小姑娘。

新书推荐: 低维游戏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纣临 美漫之多塔杂货铺 凶宅(出书版) 战神进化 万界旅行者 末日之无上王座 混在末世当渔夫 末日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