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尘骨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临阵磨刀,不快也光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临阵磨刀,不快也光

    夏获鸟漫不经心地走上前来,问半半道:“你习过腾云吧?”

    见她认真地点点头……

    “那就好。”随后夏获鸟依次为他们施以诀法,当她的诀法落成之时随即有一道金荧色的光在每个人的身上一闪而过,然后在他们的身上形成薄薄的一层透明的光膜,依附在他们的衣袍外边,看不见它,只能看见他们的衣服外层有点点金荧色的光晕。而狗子那一身赤红如火的毛发,则宛如镀上了一层熠熠的金光。

    “都清楚自己的位置了吗?”他肃然问道。

    狗子与夏获鸟异口同声:“清楚。”唯独半半没有应。

    “半半你清楚了吗?”

    她默默地点头。

    “清楚就好。”也不好为难她,“我们走。”

    狗子打头阵率先冲入阵中,它一身刚去,当即就是就是一道毒气自下而上的冲向它,肉眼看不见那毒障,只看见它身下的金色光膜因为受到了莫名的冲击而产生了抵挡,淡色的光膜顿时金光灿灿,身下受到毒气冲击的部位比之其他的地方的光膜浓烈许多,转眼毒气扩散,它整个儿都金黄一片,那是被毒气说包围的结果。

    同时,就在狗子冲进去的那一瞬间之后的一瞬间,林苏青携半半,与夏获鸟一起冲入了阵法,他们正好趁着那毒障发出后的一瞬穿了过去。于此即使同样的位置因为有后来者的闯入而再次释放毒气,也无法与先前那道毒气衔接得天衣无缝。他们,便是趁着那个“缝隙”平安的入了阵法。

    而当他们都进入阵法之后,狗子也立马向花王近去,这时候,身后右侧方向的坤位突然万箭齐发,狗子旋即一个后踢腿震去神威,将那密密麻麻的剑雨挡住,剑雨落下,根根扎在土壤中,那一片花草登时枯黄,眨眼焦黑一片。

    入阵时担心半半的慢性子无法抓住那不及眨眼的机会,林苏青是右手揽着她的腰身,左手扶着她的左臂,以自身的速度带她入的阵,并与夏获鸟一同落在了位于兑位的左边。

    他们踩在半空的云端,林苏青刚松开手,半半就惊慌得差点一步踏空跌落下去,林苏青当即扶住她,可是刚一伸手,她就下意识地后缩,险些又是一步向后踏空。

    “半半!”惊得林苏青连忙去拉,夏获鸟连忙张开怀抱从后面抱住她,为了抵消她后仰的惯性,夏获鸟在抱住她时顺手往前一推,而恰恰林苏青捉住了她手腕往自己这方一拉,这一推、一拉,正好被林苏青拉入怀中,这突然的拥怀叫半半如何吃得消,当场就晕了过去。

    这可急坏了林苏青和夏获鸟,人在阵中正如箭在弦上,却突然出了这样的岔子,抬头一看狗子,正与那花王苦战,他当下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伸手就掐住了半半唇上的人中,用了十足的狠劲儿,疼得她即刻醒来。

    他捉住半半的肩头,将她摇晃不定的身姿稳住,郑重其事道:“半半,你听着,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只有你能帮我们渡过这个阵法,你一定要冷静。”

    却只能看见半半的头顶,她又将头深深地埋了下去。林苏青不禁晃了晃她:“加油!我们都相信你!你也要相信你自己。”

    而只有夏获鸟明白,她拨开林苏青的手,将他拨到边上去,而她则温柔地覆着半半的肩膀,靠在她身边和颜悦色道:“半半,现在在你的心中有且只能想一件事情,那就是方才林苏青所交代给你的——应该你完成的事情。分心则乱,你不可分心。”

    她盖覆手为揽,示意道:“来,和我一起深呼吸,调整一下自己。切记心无旁骛,你一定能将这个任务完成得滴水不漏。”

    近身肉搏的狗子恰逢机会扭头看了一眼,这一眼可给它气坏了:“你们在那儿磨蹭什么呐?聊天儿呢??”

    “半半,我们方才出发的兑位是主阵眼,现在我们的脚下是乾位,这是一个副阵眼,在这个阵法之内每一个卦形都是一个阵眼。稍后我与夏获鸟分头集火吸引攻击,而你!你切记!无论你之后站在哪一个阵眼之上,你都必须面对那阵法中央的花王,一定要记住——绝对不能正面朝着东方的震位。”林苏青指着与他们来时的方向相对的彼岸道,那是他们将要去的目的地。

    “还有!也绝对不能背对主阵眼兑位!”他指着他们方才的山头道,“否则,阵法就会视你在前进,而攻击你。你只要站着不动就不会受到攻击和伤害。”

    见她低着头,林苏青难免着急:“我可有讲明白?”

    半半听出了他语气之中的焦虑,赶忙连连点头。

    “好。”林苏青与夏获鸟相视确认了彼此的行动,接着对半半道,“我叫你走,你就沿着左边的方向,依次去站卦形所在的阵眼。”

    林苏青不敢确认她是否真的听明白他的意思,遂追问道:“你现在告诉我,当我叫你走的时候,你应该立刻去到哪里?”

    半半毫不犹豫地冲着左手边的坎位,虽然没有说话,但所指之处精准正确,林苏青这才放下了心。

    坎位极其重要,它占着四方之北,同时还占着五行之水,并且还具备两个时辰,分别是子时与亥时。而水生万物,子时亦是十二时辰之首、一日之始。因此那是他们第一个重要的阵眼,也是最重要的阵眼,如果坎位没有出错,那就可以算是十拿九稳了。

    他与夏获鸟确定过后,霎时奔向那些怀抱毒气的女子们,那些女子一察觉有人接近便立刻转向将毒气布向他们,与此同时还有剑雨朝他们飞刺。

    林苏青与夏获鸟一边匆匆躲避,一边探查她们身上的卦形。林苏青率先找到一个身上印着乾卦的女子,他当即施以幻术在手中化出一条铁链,向她抛去,铁链即刻自上盘旋而下,将她缠住,他丝毫不留给她挣扎的时间,便立刻运转铁链将她朝乾位扔去,紧接着他飞速跑去乾位,边跑边运作诀法收短铁链,借势将那女子拽去乾位。

    与此同时无论狗子还是夏获鸟,登时都朝那身上印有乾卦的女子看去——

    只见林苏青正好将她拽在了半半所踩云朵的正下方,而那女子刚被拽入卦形,立刻就静止了!但是她手中所捧的毒气还在呈一个球形缓缓地流动。

新书推荐: 我是至尊 天醒之路 他从地狱来 放开那个女巫 吹神 万界天尊 源世界之天衍 修真聊天群 超凡传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