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苍穹之上 > 第一六六章 反击(上)

第一六六章 反击(上)

    雷鸣之音,每一声都让常顺的魂魄轰鸣颤抖,战栗不止。宋征以虚空神镇拷问,效果更胜之前。毕竟他现在已经修炼了《荒神法》第三卷,阴神力量再次增强。

    常顺呆滞半晌,才颤抖的跪下去:“小人对我龙仪卫坚贞不二,和莆十甲之间绝无勾结,大人可以完全信任小人,若有谎言,五雷轰顶,天罚降至!”

    宋征不言不语,虚空神镇凌空镇压,又细细的观察了一番,才确定常顺的确没有问题。他收了神通,轻轻一敲手指:“起来吧。”

    常顺松了一口气,爬起来才发现,刚刚那一瞬间,自己已经汗湿了全身衣衫。

    “这件事情,你要小心去做。”宋征开口,常顺悄悄看了大人一眼,宋征的脸色很不好看,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大人请吩咐。”

    “你手下有莆十甲的奸细,为他向外传递消息。莆十甲不过是个傀儡,他没有资格也没有胆量来跟本官谈什么休战!

    一定是他背后的人送来了消息,他才要见我说这些话。”

    刘震的事情之后,宋征现在最恨的就是龙仪卫内部的蠹虫,他狠声道:“给你一天时间,给我找出来!”

    “是!”常顺立刻应声,坚定无比。他猜得到若是找不到这个人,大人的怒火就要宣泄在自己身上了,他可是绝对不想再来一次刚才的经历。

    宋征回到衙门里,寒九江一直在一旁的差房里等着,看到他的身影连忙闪出去,很不习惯的堆上一个笑脸:“大人回来了……”

    “哼!”宋征心里正有火,没给他什么好脸色,冷哼而去。

    寒九江这就尴尬了,答应了别人的事情,也拿了好处,却办不了……

    要是以前,宋征这样对他,他早就炸了,说不得带着妖就返回冰魂秘境去。但是这一次,他心中浮现起水宝儿楚楚可怜的眼神,已经全然没有回去的念头了。

    “这可如何是好?”

    正巧石中荷端着茶盘给宋征送过去,他连忙凑上去,笑着搭讪道:“石姑娘,这是给大人准备的?大人有你照顾,真是幸运。”

    石中荷瞥了他一眼,道:“西城门里有一家百年老店古炉烧鸡,我要一百只他们家的三黄鸡。”

    寒九江一愣:“什么?”

    “你给我一百只古炉烧鸡的三黄鸡,我就帮你去跟大人说情。”石中荷一副生意归生意的架势。

    寒九江意外:“你怎么知道……”

    “就你这成府,整个衙门的人都看出来你有事要求大人。”石中荷不屑。

    寒九江尴尬不已,胡乱说道:“一百只,你能吃完吗?”

    “呵呵。”石中荷冷笑:本姑娘的本体庞大无比,一百只小意思了。要不是看你可怜,一千只我也能吃完。

    寒九江点头:“好,一言为定。今天中午,烧鸡就会出现在姑娘的餐桌上。”

    石中荷端着茶盘去了:“别把话说太满。”

    寒九江觉得买个烧鸡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等他到了西门里,远远看到古炉烧鸡老店门前那只长长、长长的队伍,才知道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石中荷不自己来买……

    他捏着鼻子开始排队,到了中午才终于轮到他,他打开芥指:“一百只,多少钱?”

    店主是个四十多岁的络腮胡子,带着一儿一女打理着这家不大店铺,他头也不抬的丢出来一只用草纸包着的烧鸡:“每人只能买一只。”

    寒九江一愣:“你说什么?我要买一百只?你没听明白吗,这是一笔大生意!”

    店主抬起头来,胡子拉碴睡眼惺忪,懒洋洋的指着他身后仍旧是长长、长长的队伍:“你觉得我缺买卖吗?实在是因为懒,做不出那么多。”

    寒九江:“……”

    后面的已经不耐烦了:“你要不要,不要我先买了。这一炉出来三十只,卖完了又得等下一炉。”

    寒九江咬牙道:“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

    店主还没说话,后面已经又有人喊叫起来:“不就是修士吗,你以为这队伍里都是什么人?都是城中各位大人府上当差的。瞧见没有,后面那个,是禺州都尉大人的亲兵,都不敢穿着军服来。

    那一个,是禺州矿监司邦阙大人的长随。

    还有那个,是奚老将军府上的……”

    寒九江比较了一下,自己一个百户,还真不够资格亮牌子。

    “算了,先买一只。”

    ……

    常顺只用了半天时间,就找出来了冥狱中的奸细,他亲手将那个名叫刘远道校尉从关押莆十甲的牢房外抓走,临走前狠狠地瞪了莆十甲一眼。

    莆十甲盘膝坐在牢房的干稻草之中,摇头遗憾道:“可惜啊,宋大人本是个聪明人,这次却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常顺恼恨道:“乱放狗屁!你们几个,给我看好他,这几天不准他吃喝。”

    “是!”

    常顺带着人去见宋征,宋征问道:“你是怎么帮助莆十甲传递消息的?”

    刘远道已经后悔了,连连叩头:“大人小的知错了,小的原本以为只是一些普通的消息,跟家里报个平安什么的,没想到是这么大的事情啊,小的全都说,他让小的……”

    宋征双眼猛睁,宛如怒龙张目。

    “好大胆子!”

    轰隆……

    虚空神镇升起,阴神之威四散,凝固了周围一切魂魄之力。

    常顺几个人浑身一软,在大人此等威仪面前,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但他也看出来事情不对了,刘远道仍旧匍匐在地上,可是口中已经没了声息。

    宋征以阴神视野扫视周围,寻找蛛丝马迹,却一无所获。

    他又是一声冷哼,来到了刘远道身边,随手一抓,似乎从他的脑中捉出来了什么东西,捏在手中两只轻轻一碰,滋啦——

    天道真雷发动,细碎的雷光循着虚空中莫名的联系发散追踪,片刻之后,宋征面色冷峻的收手。

    他走到刘远道身边,不用细看也知道他已经死了。

    他沉默半晌,若有所思,一言不发,常顺试探问道:“大人?”

    宋征叹了口气,道:“好生安葬了吧。”

    刘远道的魂魄内,留下了一枚特殊的“标记”,和他的阴神标记有些类似,却更加阴狠诡诈,潜藏极深。下手之人也是专修阴神的修士,阴神层面的境界层次恐怕不亚于自己。

    这枚特殊的标记潜藏在他的魂魄深处,一旦他要吐露和他们有关的机密,立刻就会触发,将他灭口。

    宋征刚才以天道真雷追踪,却也只“看”到了一个模糊的阴神影子,那种感觉,就好像在薄雾的清晨,远远地看到了一个背影,几乎没有什么用处。

    等常顺他们都出去了,宋征想了想,决定还是尝试一下。

    他升起了奇阵,在心中一声默念:“勾缚阎罗殿下!”

    时间不长,虚空震荡,轰隆一声一道幽冥门户在世间打开,却不传来力量,只有意念送来。

    勾缚阎罗很兴奋,还以为他准备交割上一次协议的阴魂。宋征上次在沛县倒是收集了一些,但数量不多,仅有几千。

    勾缚阎罗大不满意,严厉督促他要尽快收集阴魂,宋征当然是连口答应,看上去一点也不敷衍。

    然后,他再请勾缚阎罗帮忙寻找刘远道的魂魄,看能否找来继续询问。

    勾缚阎罗老大不情愿,言说真的找到了,还要别的好处,宋征答应了,祂才看遍幽冥,然后跟宋征摇摇头:没有刘远道的魂魄!

    宋征一愣,旋即想到了,那标记已经彻底将刘远道的魂魄毁灭。

    那枚标记发动的时候,宋征提前感应到了,因而立刻出手想要阻止,在这一过程中,他没来得及拦截刘远道的魂魄遁入幽冥。

    现在看来,当时即便他出手,也是一无所获。

    暗中下手的人思虑周全、布置谨慎,几乎是滴水不漏。

    勾缚阎罗不太满意,没找到就没办法要好处,祂抱怨了几声回去了。宋征其实对于勾缚阎罗寻找魂魄所抱的希望不大,除非像上一次赵姐那样,提前和祂商议好,否则偌大的幽冥,祂也只是管辖一定的范围,哪有那么凑巧,魂魄正好落在他管辖的范围内?

    而请祂出手一次,代价高昂。

    他送走了勾缚阎罗,细细将自己从黑蟒岭开始,一直到目前的案情在心中梳理了一遍。而后,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反手将《荒神法》和《魔神血衣》升了起来,细细揣摩。

    整整两个时辰,他在心中反复思索着自己的计划,手指在地上画着,记录一些想法,有的可以执行,有的觉得不合适再划掉。

    终于一切考虑妥当,他将地面上的痕迹全部抹去,正要起身来,忽然收到了肖震的消息:“朝中有变!”

新书推荐: 无疆 天影 斗战狂潮 一念永恒 苍穹之上 极道天魔 道君 落神殇 形意杀拳 穿越之最强武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