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十方乾坤 > 第七百九十九章 义父

第七百九十九章 义父

    “呃……”

    千落发出一声闷哼,体内的功力快速消散,双眼瞳孔也渐渐恢复正常,身再没有力气,意识也逐渐模糊,往后一仰,倒了下去。

    而那下边却是一条河流,前些日下了暴雨,今日水势湍急,大河滔滔,她一坠下去,便不见了影子。

    不知过了多少天,千落醒来时,已经身在岸上,身上还有些疼痛,回想那日,她的太上忘情玄功失控,仿佛身经脉尽焚,心智也逐渐迷失,整个人充满了杀气。

    其实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玄功失控了,这些年来,她修炼太上忘情,很多时候就像是忽然走火入魔了一样,尤其是脑海里想到当年满门被屠的场景,虽然功力在一瞬间大增,但她原本的心性,会完丧失,心中只有杀戮,哪怕是萧尘在她面前,她可能都会出手攻击。

    “这里是哪……”

    此刻,千落努力站起身来,向远处望去,只见树影重重,前边似有村庄,这里已经不是之前那茫茫山脉了。

    想到之前在那山脉里躲避仙盟的追杀,就仿佛噩梦一样,眼下虽然没有人追踪上来,但她须立即离开此处,然而没走多远,却感到身一阵无力。

    她之前本就有伤在身,没能及时医治,现在伤势已经深入五脏六腑,若是再不行医治,必会伤及性命。

    而且,那天那个妖艳男子死了,她现在十分担心,接下来会有合和期的高手追来,倘若来一个合和期的高手追踪到了她,她没有半分胜算,也没有半分机会逃离。

    “不行……”

    千落抬起苍白的手掌看了看,以她现在的状态,她根本走不了多远,她必须先治好身上的伤,可是这里何人能够替她医治,就算有人能够医治她,她又如何放心?而她自己也不会医术……

    “有了……”

    蓦然间,她想起了什么,从袖中取出一张张叠好的纸张,只见那些纸张上面写着许多字:七夏紫草、天火灵芝、九花玉叶、寒阳髓……

    这些是药材的名字,是那一次,萧尘在旸谷重伤,写出一些药材的名字给她,让她去抓这些药回来。

    她当时然不懂医术,只按照萧尘的吩咐去抓药,然后又按照萧尘教她的手法煎药,而这些药的配方,她当时也保留了下来,没想到如今居然还能派上用场。

    眼下她虽不知道这些药,对她的伤势有没有效,但只能一试了,趁着暮色四合,她去到前面,那前面果然是一个小村庄,有村庄的话,就说明这附近百里内,必有城镇。

    到夜色降临时,她找到一座小镇,买了些易容物事,又换了身衣裳,不过配方上面这些药材,多是些罕见的灵药,这样一座小小古镇的药铺,不可能会有这些药材,当初她替萧尘抓药,也是去的那些大城。

    三天后,她来到一座城里,城中已是贴满她的画像,她只能小心翼翼,去药铺抓药,抓好药之后,便立即离开了。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这些药果然还是有用,她身上伤势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而这段时间也打听到不少事情,眼下她需要去地级域的生死盟,在天级域她不知道能够去找谁,如今这世上,她唯一还算信任的人,就只有生死盟的东离盟主,她的“义父”,柳东离。

    只是生死盟远在地级域,离这里太远,她要过去的话,为了避免被仙盟的人发现,大概要花几个月的时间。

    ……

    数月之后,时已入冬,千落终于来到了地级域,对于地级域,她反而比天级域更熟悉了许多,她曾经是生死盟的万蝶谷谷主,对于生死盟,比谁都要熟悉。

    七天后的夜里,她悄无声息来到了东离盟主的居处,只见庭院里挂着几盏红灯笼,随风摇曳,而那屋中烛火未灭,纸窗上映着一道人影,正是柳东离。

    她已有十几年未曾回过生死盟了,再次来到这里,心中也说不出是怎样一种滋味,正当她失神之际,只听“吱呀”一声,房间的门打开了,却是柳东离走了出来,这一刻他神色间竟是显得十分平静:“落蝶,是你回来了吗?”

    “义……义父……”

    千落怔怔地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她没有想到,已经敛去身上部气息,最终还是让东离盟主察觉了。

    柳东离往外面看了看,压低声音道:“进来罢。”

    千落快速走了过去,进入屋中,将房门掩上,此刻,却不知如何面对眼前这位“当年救她性命的义父”了。

    她当初进生死盟,本就是道无为一手安排的,令她以幻术变回十岁时的模样,然后被柳东离“所救”……

    “唉……”

    此刻,柳东离看着她轻轻叹了声气,说道:“你的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

    “我……”

    千落只感到眼睛有些湿湿的,哽声道:“东离盟主,当初我……你,你不怪我吗……”

    柳东离摇头轻轻一笑:“有何好怪,如今你去无可去之处,最终却来了我这里,难道心中,不仍是将我当做义父吗……”

    听他如此一说,千落更是泪水泫然欲滴,柳东离轻轻一笑,转过身去,从书架上取出一个卷轴来,递向她道:“这是地级域和凡级域的地图,我所标记之处,没有仙盟的封锁,路途虽遥,但相比之下,更为安。”

    “义……义父……”

    千落更是没有想到,原来东离盟主早已猜到自己会来找他,也早已替自己准备好了一切。

    “去吧……”

    柳东离将地图卷轴交到她手里,说道:“一路往西边去,去到海边,只要穿过了那片海,便是另外一个地方了,仙盟管不到那里,你去找那小子,找到他了,以后就再也不要回来了,忘记这个地方……”

    千落拿着手里的地图卷轴,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仿佛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往下落:“义父……义父今后保重,他日落蝶若能……”

    “还真是……父女情深啊。”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个淡淡的男子声音,千落话未说完,登时一惊,猛地抬起头来,然而柳东离此时却仿佛早已料到一般,神色间丝毫未变,手一伸,挡在她的前边,传以密语道:“走我房间里的密道。”

    “可是……”

    千落向那外面望去,来者修为必定十分高,东离盟主一人对付得了么……

    “快走!”

    柳东离衣袖一拂,密道的入口立即打开了,千落向那密道看了一眼,最终一咬牙,往里面去了。

    待她进入之后,柳东离玄功一震,将密道入口彻底封死了,随后才徐徐往外而去:“看来你们知道的事情,还不少……”

    只见那外面庭院里,已经站着十几道人影,除了为首的两个男子以外,那后面的十几个黑衣杀手,修为也不低。

    然而此刻,柳东离却是镇定自若,看着那两个仙盟来的男子,淡淡道:“我生死盟,不受仙盟约束,二位今夜不请自来,不知何故。”

    左边的青衣男子道:“除了神魔冢,没有任何地方,不归仙盟所管,她是仙盟要的人,东离盟主若是识相,最好还是将她交出来,否则你这小小一个生死盟,恐怕一夜间就会化为乌有。”

    右边的紫衣男子走了上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青衣男子脸色微微一变,立刻向那屋中冲了去,柳东离站在门口,内元一震,顿时身金芒笼罩,正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股恐怖力量翻涌过去,一下将他和后面那些杀手震飞了回去。

    那青衣男子站稳后,立刻与紫衣男子一起冲了上去,不料柳东离只是一掌拂去,登时便将他二人震飞了回去。

    “柳东离!你当真要与仙盟作对!”

    青衣男子脸上又惊又怒,可他二人却只有八百年道行,即便加一起,也敌不过柳东离的九百年功力。

    “哼!”

    柳东离冷冷一哼,面色冷峻:“若不是看在你们是仙盟的人,柳某方才那一掌,早已教你二人形神俱灭,不想死的话……滚!”

    “你!”

    两人更是盛怒至极,同时祭起一把寒剑,攻了上去,柳东离赤手相对,却仍是游刃有余,片刻之后,二人忽然左右一剑斩至,柳东离双掌真元一凝,“铛”的一声,将两人的剑抵在了半空中。

    双方对峙片刻,那两名男子脸上渐渐露出吃力之色,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一道寒光飞来,“嗤”的一声,从柳东离胸膛穿了过去,顿时鲜血四溅。

    “呃……”

    柳东离一口鲜血喷出,那两名男子反应过来,一人一剑从他胸膛刺了进去,而此时,外面一道人影也飞进来了,乃是一个须发皓白的老者,也即是方才出手之人。

    “师父!”

    两名男子称其为师父,那老者向屋子里看了看,疾声问道:“她人呢?还不快去追!”

    两名男子微微一惊,立即往那屋中冲去,柳东离一口鲜血涌出,双掌一震,硬是将他二人给拉住了,两人再次一惊,一人一掌朝柳东离头部打去,“砰”的一声,然而他却仍是不松手。

    那白须老者眼中杀机一寒,瞬息而至,左手一掌拍在柳东离头顶,这一下登时震得他七窍流血,而这老者的手法也快至了极限,右手又已瞬间捏住他的脖子,只听“咯吱”一声,柳东离两眼一睁,瞳孔渐渐放大,两行鲜血流了出来,终于没了气息,噗通一声,倒了下去。

    庭院里的几盏灯笼一晃,也熄灭了。

    此时在密道里面,千落心中忽然一颤,停下了脚步:“义父……”

新书推荐: 胖爷的第一本书 超级掌门 重生之祸害江湖 万里苍穹万里剑 鏖荒通天录 魔星河戳枯记 呆客 大唐阴阳司 剑兮归来 浮世惊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