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一刀倾情 > 第524章

第524章

    樊通颤声说道:“百户大人,这、这可如何是好?”

    廖大纲也是面如土色,身子不住颤抖,眼巴巴地望着厉秋风,只盼着他能拿一个主意。

    厉秋风知道这墓中死了两名捕快,已经算是大案。而关羽的头颅又被司徒桥盗走,更是惊天大案。洛阳知府绝对压不下这案子,只怕连河南巡抚都要被朝廷问责。樊通和廖大纲不过是洛阳知府衙门的两名捕头,在洛阳城或许算得上一号人物,但是在省城巡抚衙门和朝廷看来,只不过是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官场之中一向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大案发生之后,若一时抓不到人犯,便会要下属来背黑锅。樊通和廖大纲恰好身在案发现场,那是最上等的背黑锅的人选。两人久在官场,自然知道这些黑幕,此时吓得面无人色,魂飞魄散。

    厉秋风道:“两位不必担心,本官自有法子。这两位捕快死于歹徒之手,只不过不能说是死在关冢之中。咱们先将二位的尸身搬出关冢,只说是在关帝圣君庙中遭了歹徒的毒手。这样无人知晓这关冢之中的秘密,关羽头颅被盗一事,自然可以遮掩过去。待本官将那盗墓贼擒住,追回关羽的头颅,人不知鬼不觉地重新放回到棺椁之中,这案子就算结了。”

    他说到此处,看了看樊通和廖大纲,道:“两位意下如何?”

    樊通和廖大纲只求能将这案子压下去,不要闹到省城和朝廷。此时听厉秋风如此一说,这惊天大案倒可以暂时遮掩住,大不了报一个“歹徒行凶,杀死公人”,只要不闹到刑部去,由洛阳府来查办,这事情便好办了许多。实在破不了案,不妨从狱中找一个死囚,将罪责全推到他身上,再想法子在狱中将他害死,这案子便死无对证。樊通和廖大纲能从捕快升到捕头,却也做了不少见不得光之事。找人背黑锅,是捕快最拿手之事。是以两人听厉秋风如此一说,忙不迭地点头称是。

    其实两人还存了一层心思,既然厉秋风身属锦衣卫,却出了这样一个主意,那么即便他日东窗事发,自然有锦衣卫担责,两人便可抽身事外。若厉秋风不是锦衣卫,武功又如此高强,只怕两人便会在这墓中下手,将厉秋风杀死,嫁祸给他。只不过这打算自然不能说给厉秋风知道,只是藏在两人心底。

    当下三人将棺椁盖子重新放好,又将供桌摆放回原位。厉秋风知道供桌上插了十几枚银针,只不过针上有剧毒,却也不敢伸手去将银针取下。倒是廖大纲想了一个主意,从石壁上摘下一盏油灯,用火焰将插在供桌上的十几枚银针烤得通红,这才用钢刀将银针尽数从供桌上敲了下来。针上的剧毒被火烤过之后,便已尽数消散,即便有人不小心触碰到银针,却也并无大碍。

    三人将石室之中打乱的物件尽数恢复原状,随后樊通和廖大纲各自背上一名捕快的尸体,这才沿着甬道退了出去。厉秋风边走边对两人说道:“两位捕头,咱们丑话说在前头。关羽的棺椁之中放着不少玉器,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只不过盗墓乃是重罪,抓到后便要处死,甚至会祸连九族。咱们今日侥幸从墓中逃出去,万万不可动了贪念。若是日后这陵墓之中少了什么东西,只怕二位项上人头,有些不大牢靠。”

    樊通和廖大纲心中一寒,急忙连说不敢。

    三人走到甬道尽头,出口已被石板封闭。廖大纲精通机关消息,很快在石壁上找到打开石门的机关。石板“轧轧”打开,三人这才走了出去。待夜风扑到面上,三人都松了一口气。

    厉秋风正想让廖大纲将入口重新封闭,却听一阵刺耳的摩擦之声,那洞口又被石板封闭,看上去没有一丝缝隙。廖大纲道:“这机关有复位的机构,打开后不久,便会自动封闭。看样子曹操为关羽建墓之时,便已设了这机关。这机关并不复杂,只须稍懂一些机关消息之术,便能将之破解。可是千百年来,关帝的陵墓却从来没有人打开过,这倒真是奇了。”

    厉秋风道:“关羽虽然身死军灭,并非善终,只不过他一生忠义,赢得了世人的敬重,自然无人敢打他陵墓的主意。若不是今日遇到那个妄人,只怕世人无人敢在关冢上做手脚。”

    厉秋风话音未落,脸色一变,道:“不好,有人来了!”

    樊通和廖大纲一怔,两人武功不如厉秋风精纯,却没有发觉有什么异状,正想询问之时,厉秋风对两人低声说道:“听起来足有五六十人,想来是官府的人物。两位只说有歹徒突然行凶,杀害了两名捕快后逃走。至于关冢内的事情,千万不可泄露。本官先行一步,两位好自为之。”

    厉秋风说完之后,右足一点,已然跃出两丈之外,几个起落便上了围墙,瞬间便消失不见。樊通和廖大纲见厉秋风倏然退走,心下惊疑不定,正不知如何是好之时,樊通脸色一变,却也听到远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他心中一凛,暗想:“这锦衣卫武功如此了得,远在我之上。我听不到来人的脚步声,可是他早已发觉。此人在洛阳出现,不知道对我等来说,到底是吉是凶。”

    此时廖大纲也听到了脚步声,心下一怔,对樊通道:“大人,真有人来了,咱们应该怎么办?”

    樊通将牙一咬,对廖大纲说道:“就按那个锦衣卫说的办,出了事情,自然有他顶着!”

    两人话音方落,只听有人大声叫道:“樊捕头,知府大人到了,快请出来相见!”

    廖大纲一怔,低声说道:“是老冯的声音,看样子咱们在七里河的兄弟也赶过来了。”

    樊通道:“知府大人既然到了,他们自然也要跟过来。咱们只须按着那锦衣卫的意思说,不可另生枝节。”

    两人看了一眼放在地上的两具尸体,这才快步绕到关冢正面。却见灯笼火把亮成一片,关冢前站了足有近百人。当先一人头戴乌纱,身穿红袍,面色白净,甚是威严,正是洛阳知府韩去思。

    樊通和廖大纲急忙上前施礼,韩去思摆了摆手,道:“樊捕头,廖捕头,本官令你等在七里河布防,为何擅自跑到关帝庙来了?老付和老高哪里去了?”

    樊通躬身说道:“知府大人,下官原本守在七里河,只不过仔细思忖,史天宝既然追踪那盗墓贼到了关帝庙,随后又死在关帝庙不远处,只怕这关帝庙中有什么古怪。是以下官便带着廖捕头等三位兄弟到这关帝圣君庙中探查。想不到刚刚到了这里,便遇到敌人偷袭。付捕头和高捕头猝然遇袭,已不幸遇难了……”

    “什么?!”韩去思不待樊通说完,已是面色大变,指着樊通怒道:“樊通,你不听上官号令,擅离职守,闯入这关帝庙中。眼下死了两名捕头,这让本官如何向巡抚大人交待?”

    樊通“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说道:“大人,下官一心破案,发现了可疑之处,只怕盗贼逃脱,来不及向大人禀报,便即私自行动。此事之罪过全在下官身上,还请大人恕罪。”

    韩去思脸色铁青,在地上踱了几步。转身对跟在身后的众人说道:“纪师爷留下,其余人等全都退出关冢待命!”

    众人退出之后,只留下了一个矮胖的中年人站在韩去思身边。这人一脸奸滑模样,右手提着灯笼,左手捻着胡须,似乎正在思忖些什么。

    韩去思见众人皆已退出,这才压低了声音对樊通说道:“老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樊通颤声说道:“大人,事情确如下官所说。廖捕头可以作证。”

    廖大纲跪在一边,抬头说道:“知府大人,樊捕头说的确是实情。”

    韩去思哼了一声,转头对那矮胖子说道:“纪师爷,你怎么看?”

    那纪师爷微微一笑,道:“大人不必忧虑,学生自有安排。”

    他说完之后,对樊通说道:“樊捕头,杀人现场便是在这里么?”

    樊通道:“付捕头和高捕头死在关冢后面……”

    纪师爷不待他说完,便即说道:“樊捕头,你带我和知府大人过去瞧瞧。”

    樊通跪在地上,一时之间却不敢起身,只是望着韩去思。韩去思一脸怒气,道:“你们都起来罢,带本官和纪师爷过去瞧瞧。”

    樊通和廖大纲这才爬了起来,将纪师爷和韩去思带到关冢背面。纪师爷举着灯笼,绕着付、高两人的尸体转了两圈,口中不疾不徐地说道:“两位捕头可瞧见凶手有几人?”

    廖大纲看着樊通,却不敢说话。樊通道:“凶徒只有一人,武功甚是了得。加上他又是突然用暗器偷袭,咱们猝不及防,着了他的道儿。付捕头和高捕头中了那凶徒的毒针,这才遭遇不幸。”

    纪师爷点了点头,手里提着灯笼,踱了几步,这才不疾不徐地说道:“近日有盗贼横行于京师和河北一带,朝廷大力缉拿,盗贼无容身之处,不得不南下流窜于河南境内。我洛阳府接到刑部和河南巡抚衙门公文之后,立时向洛阳府治下各县转发公文,布下天罗地网。盗贼被洛阳府衙门捕快和义民包围,负隅顽抗。一场激战,格毙盗贼十七人,仅一名盗贼重伤逃走。洛阳府衙门捕快副班头付忠、高桂奋勇杀敌,格毙数名歹徒,后力战身亡。义民史天宝自告奋勇,协助衙差捕拿盗贼,不幸遇难。本府特请巡抚大人上奏朝廷,抚恤付忠、高桂、史天宝三人家人,以表彰忠义,激励洛阳官员百姓。至于潜逃之盗贼,本府已严令属下缉拿,尽早将其捕拿归案。请巡抚大人严饬洛阳周边各府县,加强戒备,以防盗贼流窜作案。”

    纪师爷说到这里,微微一笑,对韩去思道:“大人,您看学生这篇文章,作得如何呀?”

    (本章完)

新书推荐: 我的弟子是孙悟空 御剑仙瑶 踏剑歌 流年千载忆成空 赌徒仙路 关东道 江湖路难 曌皇鬼闻录 降妖魔君 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