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异界之喜剧为王 > 第二卷这不是结局 第一百三十五章打虎

第二卷这不是结局 第一百三十五章打虎

    “佳人阿,我不是让你收拾东西吗?”刘备算卦只不过求个心安,他实际上已经准备离开田间了。

    “东西都收拾好了。”刘佳人拍了拍自己的小包袱。

    “我的那些家具还有古董呢?”刘备以为自己会有好几车行李的。

    “都卖了,我又买了不少胭脂水粉。”刘佳人拿着小包袱,一脸的幸福。

    “你你你。”刘备差点被这败家女气得中风。

    “你算不算卦了?”那个李卦师有些不耐烦了。

    “算。”心里还在生女儿的气,刘备直接在纸上写了个女字。

    “哎呀,不好了。”李算师故技重施想再骗几个钱花。

    “嗖。”突然一阵狂风刮过,刘佳人不见了。

    “李算师你算得真准。”刘备目瞪口呆。

    李算师。。。。。

    “仁儿。”郡守府中,蝴蝶欲言又止。

    “堂姐可是要去寻祝大哥?”梁仁放下手中的信。

    “香岚到现在一点消息也没有,我是有些不放心。”梁仁虽然只有四岁,但心智远超常人,蝴蝶也不对他隐瞒自己的心事。

    “那堂姐就走好了,我也和你一起去。”梁仁把手里的信小心收好,这是一封飞鸽传书。

    “你不当郡守了?”蝴蝶吃惊的说道。

    “以前当官是为了大宋,现在再当官就是和奸佞沆瀣一气了。”梁仁晃了一下手中的信:“陛下遇刺,年王登基了。”

    “那我们就走。”蝴蝶不关心谁当皇帝,她本来就不放心梁仁,小男孩愿意一起离开再好不过。

    “蝴蝶该走了。”红衣从外面进来,小女孩一手抱着猪,一手抱着狗。

    “大事不好了。”姚稻玫从外面跑进来,他现在是郡守府的文书,也算是个八品官。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梁仁拿出了上位者的威严。

    “大人,庄大人带了一些官兵把郡守府给围起来了。”姚倒霉说话结结巴巴,这果然是一个坏消息。

    “杀出去。”梁仁大步向外走去。

    “梁大人我们不当官了?”姚稻玫也发出了和蝴蝶一样的疑问。

    “如果皇位落到赵淡的手里我就当贼。”梁仁的目光很坚定,今天发生的一切,其实梁心都对他预言过。

    小男孩走在最前面,蝴蝶和红衣紧随其后,姚稻玫想了想也跟了上去,经过这些天,他对小男孩有了一种由衷的信任。

    “梁大人哪里走?”外面果然是庄文静,知道唐军退走的消息后,胖子第一时间带人赶回了白马城,那时候梁仁已经在田亮等人的帮助下稳定了局面,小男孩手里又有圣旨,庄文静只能接受了这个小上司。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长安有变,庄文静也接到了飞鸽传书,一样的消息,对梁仁是噩耗,对他却是喜讯。

    “在府中憋闷了,我出去走走。”梁仁开口说道。

    “看来梁大人还不知道呢?吾皇驾崩了!”庄文静眉开眼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老婆怀二胎了。

    “你等意欲何为?”对方图穷匕见,梁仁也不想和他们演戏了。

    “吾皇大行,年王登基,陛下宣各郡官员入宫觐见,圣旨里指明了要梁大人去长安。”庄文静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圣旨来。

    “我的八字和长安不和,就不去觐见了,这个郡守我也不当了,庄大人你还是让开吧。”梁仁给蝴蝶使了个眼色。

    “清波。”女子一抖手,无数水弹凭空出现,向周围的官兵打去。

    “退开,放吴参将。”庄文静没想到对方一言不合就动手,周围的官兵被水弹打倒了好几个,胖子眼看不好急忙向后面躲去。

    “杀阿。”吴参将的手下都是骑兵,郡守府的一面墙已经被官兵推倒了,数十匹快马山呼海啸着向几人践踏过来。

    “噜噜。”欢欢还是懒洋洋的,红衣只能指挥小猪,一道白色的闪电和那些骑兵撞在了一起。

    “啊。”吴参将和他的手下都倒在地上,这些人都下马了。

    “我们走。”梁仁带着几人到了后院,田亮和他妈早就等在了哪里。

    “梁大人你不做官了,那我们家的生意怎么办?”张一家心想:难道自己又要做赔本买卖。

    “大人事不宜迟,我们快走。”田亮倒是很豁达,他带来不少马匹,显然是早就得到了消息。

    “张老板我是不做官了,不过你还可以做生意。”梁仁笑着爬上马匹。

    “什么生意?”张一家也上马。

    “做山贼。”梁仁笑得有些无邪。

    “美人。”刘佳人睁开眼睛,一个邪气的少年站在她的面前。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少女慌张的看着四周,这里是一个荒废的土屋,自己明明是在闹市怎么会被带到这里?

    “我是你命中注定的爱人。”那邪气少年走上来,就要解刘佳人的衣带。

    “非礼阿,救命阿。”一般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总要喊两嗓子,刘佳人也不例外。

    “你叫吧,你越叫我就越兴奋。”少年手上的动作更大了。

    “孽徒。”一道乌光过来,化成了一个手拿拂尘的中年人。

    “师尊。”这个想非礼刘佳人的少年就是香岚的师弟元宝,白马城一役后,他并没有去找史霖凹,而是在田间附件到处逍遥,他本就好色,这些天毁在他手里的女子已经有好几个了。

    “你师姐在哪里?”好不容易召来的巨魔被怪物吃了,史霖凹这几天也是心神不定,终于确定那个怪物没用盯上他,中年人才又潜回田间。

    “我不知道?”元宝摇了摇头。

    “哼,你是只顾着拈花惹草了。”史霖凹正想再教训几句,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笑声“史霖凹你这个缩头乌龟,快出来见你黄爷爷。”

    “黄玉郎。”史霖凹闪身出屋,只见黄玉郎正站在外面。

    元宝落脚的这个荒屋就在小夜山的脚下,周围有好几个乱葬岗,现在还是白天,可黄玉郎身边已经围了一大群僵尸。

    “黄玉郎你想干什么?”史霖凹明知故问的说道。

    “天下大乱,我们鬼门关也该统一了。”黄玉郎笑着说道:“史霖凹快来拜见新门主。”

    “就你这快料?”史霖凹不屑的看了黄玉郎一眼。

    “哼哼,看我的百鬼大阵。”黄玉郎拿出死人经,作为鬼门关的无上法宝,这玩意对一切死物都有加持。

    “啊,我死得好惨阿。。。”那些僵尸被死人经的红光一照,一个个生龙活虎的向史霖凹涌去。

    “呵呵玩阵法?”史霖凹冷笑一声,他的袖子里又飞出很多蝙蝠来。

    僵尸和蝙蝠战在了一起,而另一边,元宝却偷偷带着刘佳人从荒屋后门走了。

    “你师父和人打架,你也不帮忙?”嘴被少年捂住,一直到看不见那所荒屋刘佳人才又能开口。

    “我的眼泪只有你没用他。”元宝其实厌倦了天天打打杀杀,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也不错。

    “非礼阿,有色狼。”少年又开始动手,刘佳人只能继续叫,她上一次引来一个人,这一次引来两个。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胆狂徒竟然欺负良家妇女。”来的是两个男人,一个尖嘴猴腮,一个却是仪表堂堂,后者见状大叫一声。

    “想多管闲事?”元宝一掌拍在旁边的岩石上。

    “噼里啪啦。”岩石碎成了数块。

    “打扰了,你继续。”尖嘴猴腮的男人吓了一跳拉着同伴就要走。

    “时大哥我们不能见死不救。”仪表堂堂的那个男人挣脱了他的手:“我武松在这里,你敢一战吗?”

    “小子找死。”元宝的修为还不到了然,不过像武松这样的凡夫俗子他还是不放在眼里的,他拿出一张纸符,朝前一丢。

    “吼。”猛兽符一落地,地上就多了一头吊筋白额的猛虎。

    “妈呀。”那个时大哥大叫着向后躲去,像他们这样的角色都是用来衬托英雄的。

    “嘿。”武松紧紧看着那猛虎,待它向前,就挥出了一拳。

    “扑。”猛虎竟然受不住他的拳头,被一拳打了出去。

    “帅哥加油。”人兽大战十分罕见,刘佳人很兴奋。

    “吼。”猛虎被激怒了,它又是一扑。

    “砰。”武松又打了一拳,猛虎再度被击退。

    “吼。”猛虎扑武松打,猛虎再扑武松再打,终于猛虎倒在地上不动了。

    “你这个凡人!”元宝震撼的无以言语。

    “贼人找打。”武松再度挥拳,他这次要打人了。

    “大胆。”元宝被青年气乐了,不过是力气大一点,你还想和修真者动手?

    “扑。”元宝从身上拿出一个小袋子,一股黑风从小袋子里飞出。

    元宝原来的长枪法器被方白羽斩断了,这个阴风袋不过是个末品阴器,里面有七七四十九道风罡,少年平时就是用这个法宝来渔色。

    “呼呼呼。”一道黑风打在武松身上,青年立刻吐了口血。

    “你快走,不要管我了。”凡人是打不过修真者的,刘佳人流着眼泪对武松哭叫道。

    “我说救你,就一定会救你。”武松摇摇头,又从地上站了起来。
新书推荐: 剑语含香 我被大佬安排了 诸天嘲讽系统 修仙武林 玉虚神剑 师父我也想修仙 济世救国策 面板修仙 不语仙魔 谁也别想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