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异界烽火录 > 四十一 军营记事1

四十一 军营记事1

    ……

    十一月初三,冀州……

    “瞄准前方,刺!”

    “喝!”

    “再刺!”

    “喝!”

    清晨时分,永安城外,杨又怀所部的军营上空就传来阵阵喊杀之声,在这寒冷的冬季迎来了一天的操演。

    初时,那些新加入军督府麾下的各部幽州、定州官军无法适应那枯燥乏味的训练模式,尤其是下午“扫盲”安排,更是令他们叫苦不迭,不少人都萌生了退意。

    而且,这军营之内军法极其严酷,若有半点违纪现象,二话不说就是一顿军棍,更让他们这些散漫惯的远东边军士兵苦不堪言。

    不过令他们感到欣慰和满意的是,在军督府麾下一日三顿基本都能吃饱,隔上几日还能吃顿肉,因此,虽然每日训练是辛苦,但至少不用再担忧饿着肚子了。

    而正在督促他们操练的主将官正是已经升任怀字营副营使的方竞,此刻的方竞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靠夺取自己妻儿手中口粮的那个懦弱男人,已经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将领。

    “好!晨练结束,休息两刻钟后开始阵列操演半个时辰,随后吃饭!解散!”

    随着方竞在检阅台上的命令下达,一声声铜哨在演武场四周响起,那些新入伍的各地官兵则如蒙大赦般瘫坐下来,不断挥动双臂缓解关节处传来的酸麻感,同时开始三五成群的围坐在一起开始胡侃调整下心情。

    其中一处围坐的人群中,有个精瘦的士兵不满地说道:“你说我们这么练图的是个啥啊?以前在幽州时,一三五才练兵,在这里却是天天都要练,七天才休一次假,还有那什么扫盲?咱们当兵的又不考秀才,识那玩意儿干什么?”

    他的话得到周围不少士兵认同,各人也都觉得眼下在这军督大人麾下实在是苦闷的很。

    另一名士兵想了想,哈了下冻的通红双手小声说道:“不如我们都找个机会开溜吧?这日子实在太苦了,哪有这么冷的天还这么操演的?真的是风雪无阻啊,难不成军督大人真把我们当王牌操练了?”

    “小点声……”这士兵话音刚落,就被一个年岁稍长几岁的士兵止住,“我劝你们赶紧把这想法抛开,隔壁山字营知道吧?和我们一道新来的定州兵,因为吃不了苦,上百号人开溜,

    结果还没离开营地范围就全被抓了回来,每人吃了五十记军棍不说,还都开除了军籍发配到矿场做苦力三至五年,家人的该有的军属待遇也全部被剥夺了。”

    听了那士兵的话,众人齐齐沉默了,这件事他们也有耳闻。要说这军督大人麾下有什么与其他官兵不同,就是这待遇没话说,当然和刘策的亲属精卫营那没法比,可与原来所在的旧部相比,那简直就是天壤地别。

    尤其这军属待遇一条,每名士兵家属每月可以领取二至五斗的米面外加半斤的细盐,三个月一结,入伍满一年后,每年正月还有三五斤的肉食补贴,而且只要自己服役欺瞒的话,全家都能获得最少二十亩的土地,那才是最重要的。

    在这世上最重要的是什么?那就是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这样家人基本生活就都有了保障,很多人就是为了那些家属待遇才咬牙挺了下来。

    “罢了,熬吧……”一名体型健壮的士兵想了想,抚摸着自己手中的长矛对他们开口说道,“苦是苦了点,但你们仔细想想,这些上司可有过无缘无故刁难过我们?

    只要认真操演不犯错是不会受罚的,而且这吃的也好啊,一天三顿,值哨还有夜宵,你们可在旧部顿顿吃饱么?一天顶多也就两顿馊面还饿得慌,不时还要靠家里接济口粮度日,哪有钱粮补贴家用。”

    听那壮汉军士这么一说,各人又是纷纷点头,就是冲着那二十亩田地也要熬下这三年时间。

    忽然又有一名士兵望着不远处边上的那几个亲卫,眼中露出一丝嫉妒的神情:“不过,那些精卫营军士可真是各个富的流油啊,啧啧啧……”

    众人闻言顺着那说话的士兵眼神望去,也是齐齐露出一丝羡慕嫉妒恨的异样神情。

    “听说他们就算是个大头兵都有上百两银子的积蓄,不少人不但有田还有房,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滋润……”

    “可不是嘛,听说不少人还娶了两三房的媳妇,妈呀,我老丘可是想都不敢想,有一天如果让我过上那种日子哪怕只有几个月我愿折寿十年。”

    “咱什么时候能有他们这种待遇啊,唉,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那你们三年服役期满继续当兵当下去努力加入精卫营啊,人家精卫营有今天这种待遇也不是大风吹来的,那是真刀真枪杀出来的。”

    众人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顿时都笑了起来,就在这时候,忽然一名肚子滚圆的矮壮胖子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决定了,我谢平安三年期满后定要继续服役,立下军功加入精卫营!”

    周围士兵一听,立马怔怔地望着他一阵随后窃笑出声,其中一名士兵对谢平安说道:“我说谢平安,你都快三十了吧?连个老婆都没有还说什么大话?加入精卫营?你看看你自个儿那熊样,臊不臊啊?”

    谢平安瞥了那嘲笑自己的军士一眼,然后望着那面在寒风中招展的“精卫鸟”大旗,一脸正色拍着胸脯说道:“哼,鸡鸭焉知大雁之志?大丈夫立与世间应当立下功名,成就一番大事,岂能为儿女私情所困?

    我谢平安在乱世之中活了二十七年就是为了等着这一天来临,将来定要助军督大人扫平塞外胡奴,立下不世功业,介时衣锦还乡回到幽州浔山老家,那是何等的荣耀?”

    “大哥,你说错了,是燕雀焉知鸿鹄之志,不是那啥……”谢平安话音刚落,就被边上一名十八岁的士兵拉了拉他的衣角,尴尬的纠正他的错误。

    “这有什么区别么?反正都差不多意思。”谢平安看了自己边上那提醒自己的军士一眼,一脸无所谓地对他说道,“少云,你等着吧,等大哥立下不世军功得到封赏有了钱就替你盖房娶个漂亮的媳妇,也好给你死去的爹娘有个交代了!”

    那个唤作少云的少年本姓为卓,他与谢平安是同乡,自幼父母早逝,全由谢平安照料长大,两人感情如同亲兄弟般深厚。

    刘策平定幽州发报招兵时,他俩就二话不说带着满腔抱负前去从军,两月新兵期限满后,如愿以偿的成了刘策统领的边军将士一员。

    。搜狗

新书推荐: 爆笑兵王 烟花似暖月犹凉 最强龙组战神 超凡兵王 寒门崛起 寒门状元 晚清之乱臣贼子 独断大明 烈焰狂兵 大人,我只是个烧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