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二到深处自然萌 > 第115章 当年真相

第115章 当年真相

    “遗嘱?那个杀人犯居然还给你留下了遗嘱?哈哈,陆远山啊陆远山,你当真是狡猾的一只老狐狸。”

    江雪像是被陆时欢的话激怒了一般,神情变得有些恍惚,说出来的话却让陆时欢的眉深深的拧着。

    “什么杀人犯?江雪你给我说清楚!”

    爷爷在世的时候,他虽然年纪不大,可爷爷却从来没有伤害过人,平日里更是烧香拜佛,怎么可能会杀人。

    “怎么?不相信?你爷爷不是立了一份遗嘱吗?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当年要不是因为陆远山,我丈夫就不会死,东平也不会失去父亲,我未出世的孙子也就不会失去爷爷!都是因为你爷爷,都是因为他!”

    “你说我爷爷杀了你丈夫?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陆时欢对爷爷的人品深信不疑,他绝对不相信爷爷会去杀人,再说了要是爷爷真杀了那人,又怎么会娶了江雪。

    “有什么不可能的?陆时欢我告诉你,我之所以会嫁给你爷爷,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替我丈夫报仇,我在你们陆家隐忍了那么些年,终于让我找到机会了。哦忘了告诉你,之所以你爷爷会死的那么突然,还多亏了你父亲的帮忙,若不是你父亲,恐怕你爷爷还不会死的那般快。”

    陆时欢冷眸扫向江雪,上前右手猛地抓住了她的衣领,厉声喝道:“你胡说八道,不要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你,我告诉你,想让我放了陆永平,没门,你给我滚,滚……”

    犯了怒的陆时欢,大手一甩,江雪柔弱的身子就跌倒在了会客室柔软的沙发上。

    她狼狈的趴了起来,双眸中都是泪水,她怒视着陆时欢,突然狂笑了起来:“哈哈陆远山啊陆远山,你害的我好苦啊!你害死我的丈夫,今日还要看着你的孙子害死我的儿子吗?”

    “你……”

    江雪悲痛欲绝的模样,似乎吓到陆时欢了,禁不住让他的心里产生了重重疑惑,万一事情真的像江雪说的那样……

    不,他不相信,那么慈祥的爷爷会杀人,也许其中有什么误会。

    “江雪,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会调查清楚,还有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已经用手机通通录了下来,如果我发现你说的话都是假的,我一定亲手送你下地狱,为我爷爷和父母偿命!”

    陆时欢走了,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会客室。

    留下了身心皆崩溃的江雪,一个人跌坐在地毯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而去顶楼找陆时欢的陈梦雅,在爬了二十几层楼梯后,终于气喘吁吁的到达了67层。

    扶着楼梯的扶手,陈梦雅深呼了一口气,慢慢平复呼吸,然后又整理了下着装,才踩着高跟鞋迈着虚软的两条腿,走进了67楼。

    67楼的人很少,据说是陆时欢手下的两名特助,一名叫做沈钰,另外一名叫做秦礼。

    “嗒嗒嗒……”的高跟鞋声音,在安静的楼层里显得格外清晰。

    “请沈特助,秦特助在吗?”

    陈梦雅的声音听起来柔柔的,要是不去看她那双写满了爱慕虚荣的双眼,倒也是一个美女。

    沈钰今天并不在公司,所以听到陈梦雅声音走出来的是有着笑面虎之称的秦礼。

    他一身黑色西装,脚下踩着一双意大利纯手工定制的皮鞋,一头凌乱的秀发,故意梳成了中分的模样,看起来有几分呆板。

    “请问你找谁?”

    听到秦礼的声音,陈梦雅离开迎了上去。

    “你,你好,我是人事部的员工我叫陈梦雅,我,我是来找陆总的,请帮忙通报一下,就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哦对了你告诉陆总,是南川陆家来的陆老夫人在一楼会客室等他。”

    秦礼不动声色的打量了陈梦雅一眼,吐气如兰道:“不好意思,陆总一个小时前就已经下去了,哦对了告诉你了,十分钟之前你已经不是珈时集团人事部的员工了,现在请你立刻马上收拾东西,离开珈时。”

    “你……”

    陈梦雅涨的脸色通红,她做梦都想不到,陆时欢居然会真的辞退了她,说到底她还是叶珈蓝的表姐,是京城叶家夫人娘家的亲戚。

    他怎么能?

    “陈小姐,友情提醒你,保安还有三分钟赶到,看在你在珈时集团工作过的份上,这样吧,我让你用下陆总的特权。”

    “什,什么?”

    陈梦雅不明所以的看着秦礼,只见秦礼扬起一抹肆意的笑,对着她挥了挥手:“跟我来!”

    陈梦雅跟着秦礼走到了楼层的另一侧,等站在电梯口的时候,才恍然大悟,秦礼口中说特权是什么。

    “叮……“

    电梯门开了,秦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请吧,哦对了,你的东西人事部经理已经帮忙收拾好了,就放在一楼大厅的前台,下去后记得去拿!”

    说完,不顾陈梦雅是否愿意,直接把人推进了电梯。

    离开会客室的陆时欢,先去了贵宾休息室,接了英叔后。火速离开了珈时集团,以至于陈梦雅连最后求情的机会都没有了。

    黑色的莱斯劳斯车内,陆时欢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很不得把车直接开的飞起来。

    坐在副驾驶上的英叔,一路上脸色惨白,好几次都想差点吐了。

    “孙少爷,孙少爷你这是要去哪?英叔这把老骨头可禁受不住你的这般折腾了。”

    前方路口是红灯,车终于停了下来,英叔忍不住出声询问。

    渐渐冷静下来的陆时欢,侧眸有些歉意的看着英叔,沉声问道:“英叔我问你个问题,你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

    “怎么这么严肃,是不是江雪跟你说了什么?”

    “是,江雪告诉我说,爷爷当年杀了人,那人是她的丈夫!”

    听完陆时欢的话,英叔的瞳孔缩了下,继而冷声道:“胡说八道,老爷子人品如何,别人不知道你老爷子的孙子,怎么会不知道,他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杀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是,我也觉得里面有很么误会,所以才会想着尽快赶回南川,去银行取出爷爷当年留下来的遗嘱,说不定里面有什么线索。”

    “其实,三十年前,老爷子在外出的路上,确实发生了一场车祸……而且还死了人……”

    陆时欢的眉心陡然一变,目光冰冷的看向英叔。

    “您说什么?”

    英叔有些痛苦的摇了摇头,关于那段往事,他不愿再去回想,毕竟在那场车祸中,他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儿子。

    英叔和妻子结婚后,第二年就怀上了孩子,当年英叔的妻子也在陆家帮佣,两人结婚后,陆老爷子并没有让他们离开,而是继续留在陆家工作。

    妻子有了身孕后,英叔一边工作,一边用心的照顾妻子和肚子里的孩子。

    只是没有想到,到了孩子出生的时候,英叔的妻子却因为难产大出血,最后抢救无效去世了。

    妻子死后,英叔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了,却没有想到悲剧居然再次发生。

    那年,他记得自己跟着陆老爷子外出,儿子闹着也要去,没有办法,他只能让孩子乖乖的坐在车里,带着儿子一起跟着老爷子一同外出。

    因为儿子路上有些晕车,陆老爷子心疼孩子,就建议让他开,然后让英叔照顾孩子。

    英叔没有办法,只得答应,他和陆老爷子换了位置,抱着孩子坐在车后座,陆老爷子坐在驾驶室负责开车。

    车在平稳的行驶着,他们甚至还有说有笑的在聊着路边的风景如何如何。

    可是接下来来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辆车,车速很快的朝他们冲了过来,陆老爷子临危不乱中紧急踩了刹车,却不想刹车片突然失灵,车子根本停不下来。

    要是直接紧急制动,怕车子会侧翻。不得已只得慢慢降低车速,可是对面冲来的那辆车,却像是发了疯一般,猛地朝他们冲来。

    再然后……

    再然后他就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儿子已经停止了呼吸,陆老爷子倒在血泊中昏迷不醒,唯独只有他受了轻伤。

    英叔下了车,用手机打了120,很快救护车赶到,把陆老爷子送进了医院,而另外一辆车上的驾驶员因为车子撞击太过严重,当场就被方向盘内弹出的安全气囊活活给炸死了。

    听完英叔说的那段回忆,陆时欢拧眉:“难道那个死者就是江雪的丈夫?可是出车祸也不是一个人的错啊,要不是那人车速太快,爷爷也不会为了躲避车子,然后发生意外了。”

    英叔苦涩的摇了摇头:“说是这样说,可是孙少爷,人死了,说的再多,他也活不过来了。“

    陆时欢握着方向盘的手,泛着条条青筋,他还能说什么?

    “那江雪为何要认定是我爷爷害死了她丈夫呢。”

    “大概是因为你爷爷他心善,从医院离开后,他被带到了当地警局调查,见到了死者的父母,为了表示歉意,老爷子当年赔偿了他们一百万!并承诺如果后续生活上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他,还留下的自己的联系方式,现在看来江雪的出现其实并不是意外了。”

    陆时欢根据英叔的话,脑补了一个最近接真相的答案。

    江雪得知丈夫死后,从公婆的手里拿到了陆老爷子留下的联系方式,然后江雪带着儿子就找到了陆家,并且以丈夫的死,要挟爷爷,答应了她一些要求。

    甚至包括娶她当陆家的夫人,可是婚后,两人并没有像正常夫妻般生活,想来也是,爷爷当年都已经年过花甲,而江却还是个中年少妇,两个人怎么也不可能走到一块。

    所以后面发生的事情,也就和江雪说的话对上了,因为意外中,去世的丈夫,江雪为了给丈夫报仇,留在了陆家,并蓄谋杀害了他的爷爷,还有父母。

    想到也是出车祸去世的父母,陆时欢不免有些不寒而栗。

    现在想来,父母的死,也是江雪一手策划的,为了就是让他的家人给自己的丈夫陪葬……

    “孙少爷,得饶人处且饶人,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英叔年纪大了,孤独了一生,最见不得就是生死离别,以前的种种不幸,已经消失了。

    何必让仇恨的种子继续蔓延至下一代。

    毕竟陆非墨喊了他那么多年的小叔叔!

    三个小时后,陆时欢跟着英叔从南川市一家银行的保险柜中,取出了老爷子生前留下来的一份遗嘱,还有一份调查报告。

    陆时欢站在银行门口,打开了那份尘封已久的黄色牛皮纸袋。

    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完,陆时欢的周身弥漫着一股股肆虐的杀气。

    “该死的,爷爷当年为什么不告诉江雪呢?被人白白憎恨了那么多年!”

    “怎么了?”

    英叔不解的看着陆时欢紧皱的眉心,够头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几张泛黄的纸。

    不过因为他近视了,看不清,所以并不清楚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但是看陆时欢的脸色,他知道并不是什么好事。

    京城,珈时集团一楼的会客室内,江雪看着手机上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照片,愣怔了许久,然后突然就哭了起来。

    “哈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样,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照片是陆时欢发来的,上面清楚地写着当年她丈夫出事的具体原因,还有那个被她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儿媳妇,居然会是当年丈夫养的小三,而她从小疼到大的孙子,居然会是他丈夫的儿子……

    哈哈,老天爷啊,你是在耍我吗?

    江雪哭的歇斯底里,怪不得儿媳妇当年不肯跟东平同房,怪不得儿媳妇在生下陆非墨不久之后,就跳楼自杀……

    报告中,写着当年她的丈夫有了外遇,喜欢上了一名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并珠胎暗结有了身孕。

    丈夫想她打掉孩子,并答应给她一笔钱,结果大学生死活不同意,她的丈夫就狠心抛弃了大学生,却没有想到她会在丈夫的哮喘药中加了安眠药,以至于丈夫开车的途中发生了意外,然后大学生又设计找上了她的儿子……

    “哈哈,老公,你害的我好惨啊!”

    :。:

新书推荐: 洛杉矶深渊 修仙归来带娃 重生之再无遗憾 美女的近身护卫 骄阳下的一抹柳影 你是无药可解的毒 至尊神医. 背叛的代价 影后诞生记 技能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