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大陆赞歌 > 155 金将军之死

155 金将军之死

    在安静的白岩城的街道上,机括的声音是如此的刺耳,常年军伍的金将军,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立刻趴倒在马车的车厢里,随着一声“啪” 地声音,金将军感觉到马车车厢剧烈的晃动了一下,似乎有一股大力狠狠地钉在马车上。

    车夫匆匆离去的脚步声从街道远端传来,似乎是毫不犹豫的跳车走了,然而瞬间以后,一声“啊”地惨叫传来。

    金将军叹息一声,不出意外,这车夫的命是保不住了。当然现在不一定能保住的,除了车夫,还有自己。

    金将军的马车,只是一辆普通的马车,在白岩城内,像上一次那种黑暗崛起的组织成员作乱的事几乎没有发生过,金将军掌控中央卫戍军,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自己的安危。

    可现在的形势让他后悔当时为什么不打制一辆铁甲马车。

    金将军不及多想,又是一阵机括声传来,“嗖”地呼啸声破空而来,“彭”地一声巨响,整个马车的侧壁,都炸裂开来,碎裂的木屑砸的金将军浑身生疼。马车的侧壁,裂开了一个一人大小的口子,外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

    “神弩!”金将军怒吼道,在白岩城内对金狼头将军动用神弩,等同于造反无异!这帮人,既然敢这么干,那是绝对不会停手的!

    果不其然,黑暗中,一群身影窸窸窣窣的接近马车。好在神弩上弦缓慢,短时间内,不会再有弩箭过来,而也正是这短短的空隙,是金将军必须抓住的,否则,等弩箭上好弦,那才真是上天无门。

    但现在的形势也不好,包围过来的黑衣人大约二十多人,人手一把雪亮的钢刀,“不是弯刀”,金将军心中默念,“那就不是皇帝陛下的人。”

    来人并不给金将军多想的机会,当前两人,纵身一跃就往马车上的破口扑了过来。“不行,不能坐以待毙!”金将军心想着,一脚踹开了马车另一侧的车门,跳了下去,刚跑几步,又不得不停了下来。

    另一面,同样有十多名黑衣人,缓缓围了过来。

    金将军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腰侧抽出自己的佩刀。德西克的金狼头将军,都会有一把配发一把加了瑟银锻造的钢刀,作为礼仪用刀,但在危急时刻,也不失为一把神兵利器。

    “不用挣扎了,我们知道你的能力,金将军。”刺客首领,是一名身材不高的蒙面人,他低哑的嗓音,在黑夜里尤为恐怖。“你心里也在疑惑,为什么卫戍军到现在都没有反应吧,我建议你抬头看看那些瞭望哨塔。”

    金将军心里一惊,猛然抬头,黑夜里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这附近,原本就应该有一处瞭望哨塔,哨塔白天以红旗指示,夜晚则以火把,而现在,空中一片黑暗,一丝火星都没有。

    金将军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他开始觉得极度不安起来。他是中央卫戍军的将军,而现在,中央卫戍军显然已经失去了控制,如何能够让金将军放心。

    现在,倒也没有时间想更多的事了,黑衣人狞笑着,就向金将军靠近,一阵“乒乒乓乓”的金铁交加,火星四溅,金将军瞬间就挂了彩,奋力一击逼开众人,捂着不住流血的胳膊,金将军的眼神异常的平静。

    与此同时,在城南的卫戍军大营里,两名卫戍军的副将,正坐在桌前,他们的两副银狼头,整齐的摆在桌子上,几位身穿黑色大袄的人,在他们面前站着,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考虑的时间可不要太久哦,两位副将大人。银狼头,虽然看上去银光闪闪,尊贵无比,可是和匣子里那枚金色的相比,还是有些逊色。可惜,金色的也只有一枚,而你们,有两个人。”

    两名副将,互相打量了一下对方,又抬头看了看领头的黑衣人,左边的那位副将说道,“你们这么做,就不怕金将军把你们一个个都揪出来吗!”

    领头的黑衣人呵呵一笑,“金将军,金将军他怕是自身难保了。再说了,你不干,总有人会干。”

    左边那位副将,心头猛然一惊,刚想转头,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低头一看,一截匕首尖,从自己的胸口探出。他艰难地转过脖子,只看到自己的同僚,狞笑着看着自己,比划着嘴型,“对不起了!”

    副将口中喷出鲜血,想说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的。脑袋一歪,就此死去。剩余的那名副将,丢开手中的匕首,伸出去抓桌上的木匣子。

    打开匣子,一枚金光闪闪的狼头短棒正躺在那里,用名贵的绸缎编织的绳子绑好,副将用三根手指捏起金狼头,放到耳边,用脸颊感受了一下金子的味道,然后郑重地系到了自己腰间。

    黑衣人依然在那里冷笑着,“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吧,将军大人!”

    听到对方对自己的称呼,从副将转为了将军大人,副将脸上喜形于色,“当然,我这就召集所有的军官。”

    短短时间内,被召集的军官就来到了大帐,不少人还睡眼惺忪,没听说今天有什么紧急集合的任务,将军大人也去城里还没有回来,这是怎么回事。

    副将单独坐在帐内,身旁有几个奇怪的黑衣人,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一些疑问,这些黑衣人是谁?

    看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副将朝着黑衣人使了个眼色,领头的黑衣人上前一步,当着所有人的面,嘿嘿的不住冷笑。

    许久之后,大帐里的嘈杂声安静了下来,几名黑衣人,领着那位将军大人走出了帐篷,黑衣人拍了拍将军的肩膀,“从现在开始,到明天早上,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保证,这个卫戍军营,一只鸟都飞不出去,就完成任务了。我们现在要回去向大公复命。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你收到的是军事联席会的直接命令。”

    那将军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得机械的点着头。刚才发生的事情太过于震撼,他的心情还没能够平复下来。中央卫戍军里忠于金将军的军官,现在全部都变成不会说话的尸体,躺在大帐里,而他们的领袖,金将军呢?

    金将军,他的境况比他的副将更惨一些,四肢都受了伤,鲜血大滴大滴的滴在地上。金将军单膝跪在地上,佩刀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只手扶着残破的马车,大口地喘着粗气。

    在他的面前,横七竖八躺着不少尸体,都是死在金将军的佩刀之下。袭击者包围着跪在地上的金将军,没有再上前。

    “看在您是帝国的将军份上,我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还是那个粗哑的声音。

    “你们这么做,是想将德西克帝国拖入泥沼吗!”金将军犹如困兽般发出怒吼。

    “那就不是我们考虑的问题了,金将军,既然你不愿意保留这份体面,我们也没有义务。再见了,金将军!”那刺客首领,后退一步,朝着前方挥了挥手。

    “嘎吱嘎吱!”一阵令人牙酸的机械声,金将军抬起了头,他的眼睛已经被不知道血还是汗水迷糊了,一向坚毅的面孔布满了不甘心。

    “嗖”破空的利刃,划破了黑夜的宁静。

    在白岩城外,刚刚与金将军分别不久的诺顿伯爵焦急地看着内城方向,不久之后,一个黑影匆匆奔来,赫然是诺顿伯爵的马车夫。

    “怎么样?”诺顿伯爵异常焦急的问道。

    “伯爵大人,卫队长说的没错,城内发生大事了,大批的军队在向皇宫方向调动,卫戍军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所有的瞭望哨塔都黑漆漆的。”

    诺顿伯爵听完,震惊地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中年人,那是他的卫队长,卫队长也是急匆匆的,“伯爵大人,消息来的太晚,但是绝对准确。现在再通知金将军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必须赶在爱德华大公反应过来之前离开白岩城。”

    “哎,我为什么要去金牙酒馆和金将军会面啊!”诺顿伯爵叹了口气,“如果不去,我就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说不定,就能救他一命了。”

    “顾不得那么多了,伯爵,现在第一要务就是立即远离白岩城,第二步还得您来决定,去哪里汇合!伯爵您的力量不在军方,撤离的及时,可能受到的损失不大!”

    诺顿伯爵捏了捏鼻子,仔细想了想,“所有的人,都去奥克兰城汇合,我要去那里找贝兹莫尔大公。白岩城发生的事情,基本肯定是跟爱德华大公有关,既然他不容我们,我们也只能去找三皇子了。”

    “三皇子?”卫队长有些迷惑。

    “是的,三皇子,他很少来白岩城。刚好我们有消息源说他在奥克兰城,我们现在就去奥克兰。”

    白岩城内,大批的士兵武装着,沿着接到向不远处的皇宫方向,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出,他们手中,都握着雪亮的弯刀,赫然是精锐的荒原武士。

    一行人,现在街道旁,一辆破损的马车上,金将军的尸体静静地躺在那里,一支被截断的粗大弩箭,正穿过他的胸口,大片的鲜血流了满地。

    “不是让你们给他体面点的死法么,毕竟也是个金狼头!”领头的穿着华贵铠甲的贵族,不满的问道。在白岩城,穿盔甲的贵族还是很少见的。

    刺客首领却不买账,“人死了,目的就达到了。死的漂不漂亮,很重要吗!哼,爱德华大公!”

    那穿着华丽铠甲的贵族,赫然就是德西克帝国的二皇子,爱德华公爵。“不说了,去皇宫吧!”说完,带着人,爱德华公爵抬步而去。

    地上,金将军的尸体,略显凄凉的被留在了原地。
新书推荐: 白衣妖仙 生肖猎魂传 邪帝独宠:盛世小毒后 我的无敌洪荒聊天群 修武天帝 玄天亿梦之人王传说 鬼马塔罗师 贪觅 我怎么就无敌了呢 不朽的战歌